Monday, January 9, 2017

可以相信沙里尔?

报纸为了吸引读者,有时标题会误导人,尤其是与内容不大相符的时候。

原本以为不会再谈“清真蛋糕”了,但在周末的时候,读到某报标题写到:“A&W KFC也禁非清真蛋糕”。

细读内容的时候,原来这两家快餐店其实是禁止“携带任何外食入内”。

既然禁止所有外食包括蛋糕入内,当然也就包括“清真蛋糕”了!事实上,不管清真不清真,外食一律不准带进店内,这很正常啊!

除了快餐店,相信大部分的餐厅都有此禁例,否则,这些餐厅要赚什么呢?

不止餐厅,茶店档子也不欢迎你坐他的台却又从其他档口叫吃的,这也情有可原,既然你叫的是另一档,你为什么做在我的台又不叫我的食物?怎样都说不过去吧!

该报标题给人的印象是其他快餐店也禁“非清真蛋糕”,事实是包括“所有外食”,不管清真不清真皆被禁带进。所以你说,该报是不是有意误导读者?

也有报道说麦当劳是因为大马新加坡经营权卖给中东Lionhorn后才有此禁例的。但Lionhorn买过麦当劳马新经营权不是去年底的事吗?

根据麦当劳说法,禁“非清真蛋糕入内”是过去就有的禁例,所以我觉得这个说法不能成立。

为了平息这场风波,麦当劳不如撤销此禁例,或干脆禁止“所有食物”,而非只“清真蛋糕”,那就不成课题了!

今天要谈的是联土局/FGV的最新发展。

同样是在周末的时候,纳吉首相宣布委任Felda新主席,他就是当过公帐会主席的沙里尔(Shahrir);可是,FGV主席却没有跟着撤换,他依然是伊沙。

也就是说,伊沙只是将母公司Felda主席职位让出来,他继续当上市子公司FGV主席。

这样子,能为公司带来什么改变吗?

所以,我对FGV股价为此反弹觉得莫名其妙。除非伊沙在FGV的位子也被换掉,否则是不会带来什么改变的。

纳吉说,“这次重组是为了维护垦殖民福利与社会经济,以及联土局的业务”。

沙里尔新官上任,就说要探讨将FGV除牌下市的可能性。有可能吗?我觉得他不如探讨取消收购印尼的Eagle High会更实际些。

这么一个荒谬的收购案,国库已经空虚,政府却还要替联土局贷款以注资23亿收购该公司的37%股权,但又不享有公司的控制权。这是怎样的一个收购案?

明显的,政府替联土局举债,是因为后者的债务已经高达61亿。但国债不也同样逐年增长,加上最近的中国贷款,已经超逾了7000亿吗?

再加有政府担保的GLC贷款1800亿,总额就将近9000亿,难道要往10000亿破关?

而且,若将FGV下市,那些因认购股票贷款而蒙受亏损的垦殖民要如何处理?将他们当初认购的数额悉数退还,还是让他们盈亏自负?

这个阶段来担心这些问题,或许言之过早吧!

沙里尔,如果大家记得,曾被《砂拉越报告》揭发获纳吉首相拨与款项的其中一人,数目100万。新闻见报后,他也没有否认,还理直气壮反问记者,没有拨款,他要如何照顾他议区的选民?

(请参阅《神秘捐款又去了新加坡》20150817)

可能他也有兴趣拨款来源吧,《大马局内人》曾拍到他夜会1MDB的CEO阿鲁。他也不讳言要了解1MDB的来龙去脉,问那有什么问题吗?

但在了解公司的真相之后呢?他仍然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