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3, 2017

「陈金隆」是虚构人物?

《当今大马》向新加坡Putra Star Investment(PSI)公司求证,后者证实提供联土局10亿贷款。

联土局新任主席沙里尔亦回应拉菲兹说,该笔贷款是融资联土局为垦殖民兴建的第二期房屋计划(Felda New Generation Housing Project),但未说明为何要向邻国贷款,而且PSI只是一家普通公司,不是银行。

拉菲兹上网查询,怀疑PSI只是一家“中介”公司(又是“中介”),该笔10亿贷款可能来自中国。

拉菲兹说:PSI老板Ng Peter Titan与中国重工业银行业有联系,包括和中国建设银行(CCB)公关经理关系良好。

因此,他有理由怀疑联土局打算通过PSI向中国取得贷款。

根据资料,CCB刚在去年底获得我国商业银行执照。

联土局垦殖民第二期房屋计划的融资银行会不会也是它?但为何还要通过而且还是邻国的第三方?干嘛鬼鬼祟祟?

说到邻国,就不能不谈谈1MDB案的最新发展。

该案的第五被告已经认罪,他便是Falcon银行新加坡分行经理Jens Sturzenegger。

大家可以从媒体取得详情,这里要谈的是该案数次提到的陈金隆(Eric Tan Kim Loong)这个人物。

我曾两次提到这个人,一次在《和Aabar一样,SRC也有岸外分身》(20160517),另一次在《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20161012)。

陈金隆在新加坡有四个银行户口,SRC/1MDB的资金通过他和刘特佐户口再转移至其他户口,他也竞标名画,再将名画“赠送”给刘特佐。

之前一直好奇,这位神秘人物陈金隆是谁?因为媒体只报道他的名,却从未刊登他的庐山真面目;连神通广大的《砂拉越报告》也无法取得他的照片。

上网去搜索也无此人资料,所以是不是很神秘?

在第五被告Sturzenegger的审讯案,被告也说他从未见过此人,在与此人会面的时候,出现的人赫然是刘特佐!后者告诉他他就是陈金隆,为了“保安”理由所以用陈金隆这个名字。

不可思议的是,刘特佐化名的陈金隆竟然有本事在该银行开了四个企业户口,Sturzenegger说,根据陈姓男子的护照和履历文件,的确有陈金隆这个人,因为相片里的陈金隆是另外一个人,不是刘特佐本身。

从这可以得到两个结论:一是陈金隆是真有其人,但其护照和文件被人盗用了;二是陈金隆是个虚构人物,护照和文件是伪造的。

要查也很容易,护照和文件必定有陈金隆的护照和大马卡号码,只要向我国移民厅或国民登记局确认一下就可以了。

最近,英美瑞士澳洲等国媒体都在报道1MDB,澳洲也说要调查1MDB,看是不是有黑钱流入了该国,唯独我国“水静鹅飞”,好像完全与我国无关似的。

呜呼,国外查到证据凿凿,牵连了多少人,我国却是不成证据,是国外比较厉害查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