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7, 2017

联土局/FGV假新闻

看来FGV下市计划应该是告吹了。

针对该项传言,交易所向FGV查证,FGV回答:经过向联土局(Felda)查询后得悉,后者并没有在董事会上讨论此事。

这就奇了,如果没有此事,为何《新海峡》上星期报道,指联土局董事会已经开会讨论?该报消息从何得来?(《为了垦殖民的利益》20170110)

若是假消息,该报是不是也该被交易所reprimand,就像上市公司公布假消息被惩戒那样?

退休基金(KWAP)即针对该项报道表示,若要将FGV私有化,必须有足够理由来支持有关计划。

可以了解为何KWAP有此顾虑,如果真的进行私有化,联土局肯定无法以当初IPO价钱献购,因为那是当今市价1.70元的2.7倍。

虽然沙里尔说当今价钱已经被低估,但他会愿意乘以市价数倍的价钱去回购吗?相信是不可能的。

KWAP仍持有FGV约5%股权,其他显著GLC/GLF股东还有朝圣基金(7.8%)和Amanah Trustee(4%)。

联土局本身包括其相关公司联合持有37%股权。

其实,就算不私有化,不管KWAP何时卖,都不可能回到当年的价钱了。

幸好EPF宁可快刀斩乱麻,反正早卖迟卖都是亏,不如当下就cut loss止损。

当天私有化消息传出去后,FGV股价即刻回升,但在澄清无此意愿后,股价又回跌。

难免叫人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放假消息刺激股价回扬,然后趁高脱售?

与其同时,马银行昨天股价也是大幅下降,原因你想也没有想到,竟然也是与FGV有关。

根据《Dow Jones》报道,联土局以每股8至8.05元价格脱售所投资的马银行股票,拟筹资6310万美元(约2.82亿马币)。

联土局是马银行的第五大股东,持有1.9%股权。

如果没有打算私有化,卖股筹资近三亿元是作何用途呢?

让人想起它以22.6亿收购印尼Eagle High集团37%股权一事。

2.82亿是22.6亿的10%,根本是杯水车薪,没什么帮助。

而且,报纸不是报道说政府将替它融资吗?

联土局本身亏损累累,自将FGV上市后,收入不升反降,现金只剩下2.9亿,哪还有资金进行收购或将FGV私有化下市?

沙里尔上任时确有此意,那也是他亲口透露的,如果《新海峡》的报道可信的话,董事局的确有开会讨论,唯在考量资金缺乏等等因素后,只好作罢。

之前我也提过,当年尽管面对垦殖民反对的声音仍然将FGV搞上市的财长首相,是不会答应在短短四年的期间又将它弄下市,否则,那岂不承认自己的计划失败?

顺带一提,拉菲兹之前曾说,FGV若私有化将蒙受78亿亏损,沙里尔驳斥其指控,说拉菲兹的算术不准。

可惜他没有说他的数据是多少;他应该搬出他的数据,这样分析家才可以判定合理不合理。

我还是很好奇,脱售马银行股权所得的2.8亿元将用在哪里?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