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9, 2016

時勢造不出英雄

從被革副首相職到被凍結黨署理主席職,慕以丁那“得把口”的表現,實在讓人看傻了眼,相信民眾也覺得之前太高估他了。

難怪行動黨陸兆福叫他不要只是光說卻沒有行動。

他這樣的被動反應的確也很奇怪,只會一直在外面嚷啊嚷,在黨內卻毫無反抗之力,更甭說有任何招架之力。

與當年安華轟天動地的烈火莫熄氣氛相比,別說是相差三萬八千里,根本都沒有得比。

自被革副首相職以來,以為他會有什麽反擊行動,超過半年過去了,只見他一直“動口不動手”,當時以為他有什麽秘密武器,只待時機成熟才出擊,結果仍一直在原地,踏不出半步。

既然幾個月來表現如此不濟,最終連黨職也被凍結,遲些被開除黨籍,那也是遲早的問題了。

與其被開除黨籍,他倒不如識相地先自行退黨。

退了黨,他能到哪裡去?看來看去,似乎選項不多。

哈迪如今與納吉眉來眼去,接受他的機會等於零。

以他“馬來人為先”的理念,他也不可能加入行動黨。

公正黨或誠信黨會接受他嗎?

當然你可以搬出“政治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或“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些理論,至少在這個階段我不認為會咯。

一個在政壇浸淫這麼久,政治經驗不可不說豐富,而且一直都在巫統,從柔州大臣職爬到了全國老二的位子,照理應該已建起一批勢力強大的基層才是,但從目前情況來看,他似乎在孤軍作戰,高處不勝寒。

如果他在黨內沒有任何支持,那他如何可以坐到署理主席職?

他那批強大基層支持去了哪裡?如今連柔州方面也粒聲不出,當真是樹倒猢猻散,眾叛親離?

這也難怪,到此地步,唯識時務者為俊傑,良禽擇木而棲,這是政治現實,縱再追問“為何是我而不是納吉”,也無濟於事。

以慕以丁目前無勇無謀這個狀況,不覺得他會有任何突破,他若一直如此“光說沒有行動”下去,看來他的政治生涯,很快就劃下句點。

Friday, February 26, 2016

財政部捐款200萬給MAICCI

以為是兩則互無關聯的新聞,沒想到兩者前呼後應。

1.週三,讀到拉菲茲爆料,說財政部曾在2013年大選時“捐款”200萬給大馬印裔工商總會(MAICCI),這筆捐款被用在國陣競選用途,主要是在印裔社群的活動上。

拉菲茲問,既然是國陣的競選資金,爲什麽不是從26億捐款拿出200萬,而是挪用200萬公帑?

2.昨天,雪蘭莪印裔工商會(SICCI)會長P.Muguntha透露他已在兩星期前報案,指控聯昌銀行在缺少MAICCI財政的簽名下,導致MAICCI戶口被提出200多萬元款項。

Muguntha也是MAICCI的助理秘書長。

根據Muguntha說法,MAICCI的支票或提款必須擁有兩個簽名,一個是財政,另一簽名則是總會長或秘書長。

即是說,兩個簽名可以是財政和總會長或財政和秘書長。

但是,在2013和去年間,總共有230多萬元被提出,卻只有總會長和秘書長簽名,缺少財政簽名。

當時的財政是Rajasegaran,目前是副會長。

當時的總會長是Kenneth Eswaran,秘書長是M. Davendran,當時後者也是一名彭亨州議員及彭亨州國大黨主席。

拉菲茲證實了這點,他說在這段期間,所有單據僅由Eswaran和Davendran簽名批准通過,款項用途則清楚列明“第13屆大選開銷”或“彭亨競選團隊開銷”。

我的看法是,如果提款的授權簽名其中一位必須是財政,那聯昌明顯忽略了該戶口的提款條件。

但我也很懷疑,從2013至去年,頭尾長達三年,該總會財政都在睡覺嗎?難道支票簿不在他手上?

銀行肯定每個月有出帳單,他本身有沒有簽支票過帳,他應該最清楚,怎會完全沒有察覺?而且200多萬可不是小數目呢!

難道他只是睡覺的掛名財政?真正的財務工作另有其人?但這也不能作為他推卸責任的藉口啊!

由此看來,聯昌本身當然有所疏忽,我覺得這位財政也難辭其咎。

Thursday, February 25, 2016

早不說,原来是他自己要出國..............

一大早就讀到一則令人莞爾的新聞。

公帳會主席哈山為何要展延總稽查司提呈報告的日期?原來是他自己也要出國,所以這兩天他不在國內。

這就奇了,難道他是臨時有事要出國?當時擇定開會日期的時候,他不知道自己這兩天不在嗎?

爲什麽等到會議兩天前才宣佈延後,卻不說是因為自己不在,而說是大部份成員不在?

林吉祥說,其實只有三名成員(巫統)不在國內,其餘10人仍然足夠法定人數開會。

但既然主席本身不在,會當然也開不成了。

昨天任期屆滿的反貪會行政檢視小組(ORP),始終未獲總檢察長會見,也未聞他們的任期是否獲得更新。

無論如何,這個小組在最後一個會議向反貪會建議,有足夠的可靠證據(credible evidence)提控納吉,堅持反貪會應繼續調查捐款案,并要求總檢察長檢討SRC案。

記得嗎?阿班迪只針對“來自海外”的26億獻金而決定不提控納吉,卻未交待來自SRC的資金為何會進入納吉的阿馬私人戶口。

就算納吉辯稱不知那筆錢來自SRC,如果你的戶口突然多了一筆來歷不明的款項,難道你就靜悄悄,不會撥電去問個清楚或報警嗎?

Wednesday, February 24, 2016

公帳會等著AG報告

媒體對公帳會展延提呈1MDB報告的報導,讓人有點混淆。

公帳會宣佈展延的應該是總稽查司(Auditor General)原訂在今明兩天提呈給公帳會的最後報告(final report)。

湊巧總檢察長(Attorney General)的英文縮寫也是AG,於是,有些媒體(包括英文媒體)說是來自總檢察長的調查報告。

但此AG非彼AG。總檢察長早在上月底公佈他的調查結果,不可能公帳會到現在還在等著他的報告。

反之總稽查署的初步報告是在去年7月提呈給公帳會,當時就說明最後報告將在去年底呈交,那時的公帳會主席還是諾加茲蘭。

到了去年12月,因為總稽查司還有資料要補充,預計今年三月才完成。

(請參閱《這個世界很小,馬來西亞更小》20151217)

所提的就是最後改訂在今明兩天提呈的總稽查司最後報告。

周一,新任主席哈山阿里芬透露,由於大部份公帳會成員不在國內,總稽查司提呈報告的日期已推遲至下周。

言下之意,總稽查司的調查報告應該已經出爐,只因為碰上公帳會大部份成員不在,因此將總稽查司提呈報告的日期推遲至下星期。

下星期即是三月,也是去年底原訂的日期,我想那也沒什麽。

但倒是不解,總稽查司只要提呈報告罷了,有必要大部份公帳會成員都在場嗎?應該不必要吧,那又何必展延日期?

如此一來,會不會也影響公帳會提呈調查報告給國會的日期?

國行總裁潔蒂也發表談話,說要為她的接班人“提供清白記錄”,希望1MDB的調查能夠在她任期內完成。

潔蒂將在4月30日退休,她說國行有個監督委員會,這個委員會已根據現有機制推薦最適當的人選。

她不斷強調,國行向來獨立運作,歷年來未曾有政治人物擔任該職位。她的接班人不應有任何政治背景,不應受到任何政治干擾,以捍衛國家金融與經濟的穩定。

你讀得到她字裡行間的另一層意思嗎?

納吉首相則說,政府將在近期內決定國行新總裁的人選,這是政府的一個權限。

從他的語氣,我覺得首相似乎不認同國行監督委員會推薦的人選,他可能另有人選。

這樣子搞下去,國家前途堪憂。

順帶一提,反貪會的行政檢視小組(ORP)任期也在今天屆滿,與總檢察長阿班迪的會面仍然遙遙無期。

ORP成員也由首相委任,你認為他會委任原班人馬嗎?還是乾脆將它解散?

Tuesday, February 23, 2016

引進孟加拉外勞是要推翻納吉首相的陰謀?

在政府與孟加拉簽署引進該國外勞MoU的第二天,也是副首相阿末扎希在24小時不到忽然宣佈凍結引進所有外勞包括孟加拉外勞的當天,出現兩則不大為人注意的新聞。

說不大為人注意,因為兩則新聞標題不大,讀者容易漏讀掉,報紙似乎也沒有跟進報導。

一則是關於有孟加拉外勞承認進來我國就取得大馬卡,而且喜歡和本地馬來女子結婚,獲得政府各種便利,因此他們來了後就不願回國。

這類新聞時有所聞,已不算是什麽新聞。

另一則報導一個叫大馬中小型企業聯盟(IKHLAS)的組織,當天跑到孟加拉最高專員署外抗議。

這也算是小事一樁,因為這個組織曾在去年針對電子煙課題入稟法庭,挑戰其業者遭到取締及向政府索賠。

但這次,其主席莫哈末里端(Mohd Ridzuan)指名道姓副首相引進150萬名孟加拉外勞的決定,是要推翻納吉并取代其首相職的一項陰謀。

這就不算是一樁小事。

他要求取消引進孟加拉外勞的MoU,還促請阿末扎希辭職,將內長職讓給他人擔任。

里端對阿末扎希的指控,可說是相當嚴重。

納吉遠在美國要求阿末扎希即刻擱置有關計劃,不懂是否鑒於IKHLAS主席的指控?

吊詭的是,阿末扎希並未對里端的指控作出回應,納吉回國後,也沒有針對這個課題做進一步的補充。

似乎,整件事情根本沒有發生,IKHLAS并沒有作出阿末扎希欲推翻納吉的指控。

然而,有關報導卻是白紙黑字出現在報紙上啊!

我看不出阿末扎希如何可以通過引進孟加拉外勞而得以推翻納吉,就算是給他們大馬卡給他們投票權吧,他們也未必會在他的選區投票。

但,IKHLAS對副首相作出這麼嚴重的指控,後者竟然可以完全置之不理,首相回國後也沒有追究,就顯得非同尋常。

總之,IKHLAS對阿末扎希的指控,相關人士都當做沒有發生過就對了。

不止IKHLAS事件非同尋常,擱置引進孟加拉外勞的決定也不尋常。

其一,本來承認其公司即時網(Real Time Networking)將“協助孟加拉代理將該國外勞引進我國”的阿末扎希胞弟阿都哈金,卻在兩國簽署MoU當天,說他已退出有關計劃。

其二,代表我國簽署MoU的人力部長里察烈“更正”說,150萬是孟加拉國登記欲到海外覓職的人數,不是進來我國的人數。

但根據該國《達卡先驅報》(Dhaka Tribune)報導,隨著簽署MoU,該國將遣送150萬名該國外勞到馬來西亞。

Deal signed to send 1.5 million workers to Malaysia.

到底是誰在說真話?

其三,針對我國擱置引進外勞一事,見證兩國簽署MoU的該國海外就業部代秘書Begum Shamsun Nahar回應此說為“胡扯”。

她向其人民保證,大馬政府將根據MoU引進該國外勞到大馬工作。

她說,大馬政府宣佈擱置,只是爲了要“轉移民眾視線,以安撫當地反對引進外勞的團體。”

It is juat an eyewash. The Malaysian government has made the announcement to calm the pressure group in that country who do not want foreign workers' recruitment.

同樣,至今未見阿末扎希否認該國的報導。

可見擱置或凍結決定,只是政府一項援兵之計。

150萬孟加拉外勞湧進大馬,只是在時間上的遲早罷了!

在1MDB課題上,來自本州的兩位聯邦部長說不明白爲什麽人民總是選擇相信外報而不相信政府。

這次再經政府在孟加拉外勞課題上反復無常的決定與說詞,他們到現在還不明白爲什麽嗎?

Monday, February 22, 2016

年,終於過完了

今天是元宵。終於來到“過年”的最後一天,換另外一個說法:年,終於過完了。

當你有了一把年紀,這些節日或節慶,其實已不太具有任何意義了,因為每天都是一樣的過;每一天,都是值得我去珍惜與感恩的日子。

不知不覺間,二月也快過去,2016年也只剩下10個月。

似乎年紀越大,時間就過得越快。

在新的一年,為自己的生活做了一些調整,放下了一些,也提起了一些。

對我來說,外在的東西不重要,我不會去爭名,不會去爭利,更不會去爭權位,更別說爭寵什麽的。

所以,當我說放下,我就真的放下了。

有朋友不瞭解,卻又以為很瞭解的勸我,說什麽不要執著啦等等等。

我們不是對方,他們以為我在意的是他們看到的東西,那也不怪他們,因為我看到的東西與他們看到的不一樣。

讓我想起Stephen Covey在他的《與成功有約》書裡寫到:有次他搭電車遇到一個父親不理他的孩子在車上吵鬧影響其他乘客的情形,當他知道那位父親的情況後,他反而為自己所表現的無理感到羞愧。

當然我的情況與那位車上的父親不同,我要帶出的是:當你不在對方的情況時,要理解對方,其實並不容易。

對那些關心我的朋友,我想向他們做些解釋,才發現要解釋是多麼的艱難。

為何?有時候,你的解釋會不小心傷害到別人。因為不想傷害他人,就不想做任何解釋,因為很多話很多事你說不出口,說出口了你就傷到了別人。

有時候,同樣的一句話,傳到他人耳里,對方再做不同的詮釋,就會變出不同的聲音來。

尤其是在人多事雜的地方,人人變得特別敏感起來,真是話多不如話少,你說的話,聽進對方耳里,往往變成不是你原先的意思。

也許對方不是有心,但聽者有意,自願對號入座。

有些事情的發生,在時間的順序上的確會讓人誤解,倒因為果。

我也懶得多做解釋,就讓他人繼續誤解好了,畢竟這也不是頭一次。

像這次,因為健康欠佳,某些事情跟著發生,很多人就以為我是因為事情發生而以健康做藉口。

當你設法把事情說清楚,對方還是選擇相信他們要相信的版本。

有些事情,的確很難說清楚,那就讓別人去說好了。

讓我再以一個故事來做比喻:

有錢孩子捐了一筆錢給學校,校長對這孩子說,今年你的成績一定要全A。

老師在旁聽了,年終就給了孩子全A。

問題是,這孩子的功課真的很爛,考試也考得很爛。

校長的意思不是要老師不管孩子考得好不好都要給孩子全A,而是要孩子認真努力讀書以實力去考取全A啊!

不要本末倒置,倒因為果。

說這個故事,你懂了嗎?不懂也不要緊。

可能我太守原則吧,不懂人情世故,不會變通。我相信做事情可以隨機應變,但原則不應也不會因某人某事而改變的,否則就是有了分別心。

或者人心會隨時間改變,包括自己,彼此的距離,包括心的距離,也跟著愈離愈遠。

可能問題就在我自己,知道自己是少數,不想為難多數人,我的決定,可能對大家都是一件好事。

說到我的健康,有朋友不解的問,你說眼睛不好,爲什麽你還在看電腦?

我何嘗不想不看電腦?但它是我做生意的工具。我也跟朋友說,有沒有不需要用到電腦的工作?

問題是,身體狀況也不允許我太勞力。

不是不要付出,而是覺得自己已無法付出,不想成為別人的累贅,那就只好退下。

這點,可能很多人不瞭解。

某友問,你不怕你的“求”沒有了嗎?

當初本就無求的去做,從未爲了得到“求”而做,既然從來沒有為“求”而做,又怎會害怕因此失去了“求”呢?

Friday, February 19, 2016

朝令夕改又一桩

朝令夕改又一桩。

高官可以表现得再專業一點點嗎?

昨天讀到,就引進150萬孟加拉外勞計劃,我國和孟加拉國昨天已在孟加拉簽署政府對政府的諒解備忘錄(MoU G2G Plus),“允許私人企業在孟加拉政府安排下,把孟勞工送到大馬工作”。

代表我國簽署MoU的是人力部長里察烈(Richard Riot)。

今天,他卻澄清大馬并沒有要引進多達150萬名孟加拉外勞,150萬只是在該國登記欲到海外覓職的人數。

這與副首相阿末扎希說的又不同。副首相之前不斷強調,根據兩國協議,這150萬孟加拉外勞是分三年分批引進我國的。

到底MoU有沒有這樣提呢?相信人力部長里察烈應該比較清楚。

連納吉首相也以為要引進的孟加拉外勞人數是150萬。

他遠在美國說,他將和阿末扎希討論引進150萬名孟加拉外勞的決定。

跟著,阿末扎希就宣佈擱置引進所有國家外勞,包括孟加拉外勞在內。

嘩,那昨天才跟孟加拉簽署的MoU怎麼辦?

那也沒怎麼辦,反正只是MoU罷了!

人力部長里察烈承諾,外勞人數不會超過勞工總數的15%或230萬人。

如此說來,我國外勞人數目前610萬人,早就超額2.7倍了,爲什麽人力部長還遠赴孟加拉國去簽MoU?

沒有預先做好功課,真是該打100大板!

其實,引進孟加拉外勞這項課題已經哄鬧了好一段日子,從去年就開始了,難道內閣從來沒有討論過,要等到備忘錄簽了,才說要擱置再討論?

不覺得這就是我國官員慣有的惡習嗎?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做事情朝令夕改,就是這個原因。

這是什麽治國法?

幾天前還承認其公司即時網(Real Time Networking)將“協助孟加拉代理將該國外勞引進我國”的阿末扎希胞弟阿都哈金,昨天也改變語調,說他已退出有關計劃。

根據報載,兩國簽署的MoU只適用於西馬半島。

雖然如此,沙砂兩州政府已先後表明了拒絕引進孟加拉外勞的立場。

州資源發展部長西林岸古拔(Siringan Gubat)說,州政府早在三年前就已通過只引進印尼和菲律賓外勞,拒絕孟加拉外勞了。

當真如此有“遠見”,三年前就預知聯邦將大量引進孟加拉外勞?

但說的也是,本州有三分一人口是來自鄰國的非法合法勞工移民,無需特別引進,他們都有辦法偷渡進來,遣返回去後還是倒回來。

既然計劃已經擱置,半島如果有需要,不妨從本州引進這些外勞過去,不過是一水之隔,何須從那麼遙遠的孟加拉引進?

Thursday, February 18, 2016

阿班迪不見反貪會

從鄰國BSI銀行高級私人銀行經理Yak Yew Chee涉嫌為1MDB洗黑錢戶口被凍結案,我們得知不止1MDB銀行戶口被凍結,原來SRC和Aabar也有戶口在BSI,同樣也被凍結。

納吉首相去年透露,爲了避免尋求國行批准,1MDB從開曼群島贖回的11.3億美元資金存放在鄰國,BSI銀行卻證實,1MDB的戶口并沒有現款。

於是,首相改口說是些“紙面資產”(paper assets),第二財長胡斯尼則說11.3億美元已換為“單位”(units)。

假設11.3億美元的確存在鄰國,但BSI的1MDB戶口里又沒有這筆資金,有沒有可能,11.3億美元是存放在其他戶口里,如SRC或Aabar的戶口?

原本是1MDB子公司的SRC,為何改由財政部掌管?1MDB或財政部應該做出解釋。

SRC的唯一業務是投資2.5億元(6000萬美元)在蒙古一家煤能源公司(Gobi Coal & Energy Ltd),為何需要向KWAP貸款40億?其餘37.5億去了哪裡?

應該一併做出解釋的包括,為何它需要在鄰國開銀行戶口?

向KWAP貸款的37.5億餘額,是不是匯進了BSI的戶口?

若說SRC和1MDB沒有任何關聯,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上個月底,總檢察長阿班迪為SRC和26億捐款“結案”,反貪會不服,要求會見總檢察長針對決定作出解釋。

反貪會有兩個監督小組,一個是行政檢視小組(Operations Review Panel (ORP)),另一個是針對SRC和26億調查報告成立的5人特別小組(Special Panel),原本兩個小組建議反貪會直接與阿班迪接洽討論,後來改為兩個小組成員代表會見阿班迪。

原訂在今天下午3點的會面,阿班迪卻在最後一分鐘取消了。

總檢察署說是延期(postpone),但未訂下下次會面日期。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ORP的“任期”將在本月24日(下星期三)屆滿,阿班迪會不會以這為理由而將會面無限延期?

而ORP的成員也是由納吉直接委任,他會不會因此“換人”?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6

政治捐款免稅

1.上個月尾,首相宣佈了11項預算案調整措施,包括嚴加追稅,對象鎖定醫生律師和藝人等專業人士。

內稅局奉命行事,說因為專業人士屬於逃稅的高風險群,而且他們是公眾人物,因此必須以身作則,做納稅人的典範。

2.至於政治捐款是否需要繳稅?內稅局CEO莫哈末蘇古(Mohd Shukor Hj.Mahfar)說,政治捐款不會被徵稅,因此,納吉首相無需為26億政治獻金繳稅。

3.蘇古是昨天在一個稅務講座會後回答記者的問題。

我很奇怪為何沒有記者更正:沙地政府已經作出回應;其外長朱貝爾(Adel al-Jubeir)說,那26億資金並非政治獻金,也不是來自沙地已故國王阿都拉,而是來自沙地一名王子的私人投資。

當然,26億若是投資而非捐款,我想那也不關內稅局的事。

4.至今,不管是總檢察長阿班迪或副首相阿末扎希都還未對沙地政府的澄清作出回應。

因為阿班迪說它是沒有可疑的政治獻金,如今是不是要重新開檔複查?

而阿末扎希竟說曾在去年見過捐款人,他是見過投資的王子還是捐款的國王?為何他會將投資誤為捐款?

5.是的,爲什麽沒有人跟進26億是政治獻金或私人投資的問題?因為不管屬於哪樣,都同樣充滿疑團。

6.若是政治獻金,為何不是進入黨的戶口而是進入納吉的私人戶口?而且,其他黨員都不知道有這筆獻金?

7.若是私人投資,那又是什麼樣的投資?同樣,為何是匯進納吉的私人戶口,不是進入專業的管理基金?難道對方那麼信任我國首相,委託他代他投資?

若非有看准投資目標,將這麼龐大的一筆資金當做私人投資,而且是匯入一個私人戶口,顯得非比尋常。

8.若是投資,為何又在短短半年後,也就是在2013年8月,僅6億被動用(在大選上),又將剩餘的20.3億(6.2億美金)匯回給對方?

這已足以證明它不是一項投資。這樣的匯款不覺得可疑嗎?

9.阿班迪說6.2億美金還回給對方,因為沒有用完,這筆錢是不是匯進新加坡BSI的戶口,如今已被凍結?還是,根本就沒有這筆6.2億美金的存在,因為它其實就是被換為“單位”的部份資金?

10.因為不想拆穿我國的“謊言”,我覺得,沙地外長說26億是來自一名王子的“投資”,只是一個禮貌的說法。

根據《砂拉越報告》的文件顯示,這名王子叫Prince Turki,與劉特佐關係匪淺。

上回提過,向BBC“爆料”指資金來自沙地國王阿都拉的匿名者就是他。《砂拉越報告》更指他因而獲得7700萬美元“酬勞”。

11.阿班迪提過,一旦有新的證據,總檢察署將重新開檔調查。既然沙地政府已經否認,爲什麽他到現在還是靜悄悄?

Tuesday, February 16, 2016

政府愈來愈會做生意

政府在未來三年引進150萬孟加拉外勞計劃乃勢在必行。

不止副首相阿末扎希本身不斷為此計劃辯護,其他部長如凱里和阿莎麗娜也挺身表示支持。

連久未露面的諾奧瑪,他以巫統雪蘭莪聯委會主席身份說話。他建議政府乾脆把所有外勞遣送回國,看這些雇主們“要如何發展我國經濟”。

當然說這些話是於事無補的。

我倒是很好奇,這150萬孟加拉外勞是進來我國後自行找工作,還是雇主需向政府申請取得準證後才能從孟國雇請他們?

若屬於前者,萬一他們找不到工作,那豈不是成了社會治安的負擔?看看本州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若屬於後者,爲什麽一定要孟加拉外勞?難道他們更勤奮過人?雇主聘雇其他國家外勞,可以嗎?

從孟加拉引進外勞,是因為兩國簽署了“政府對政府”協議。

雖然之前阿末扎希否認其胞弟阿都哈金取得外勞電子中介合約,阿都哈金已親口證實其公司即時網(Real Time Networking)將“協助孟加拉代理將該國外勞引進我國”,還說他的公司所賺的利潤其實不多。

引進外勞費用是多少?根據報導,隨著兩國簽署協議,費用已從之前的4000美元銳減至400美元。(《星洲》20150808)。

http://news.sinchew.com.my/node/437577?tid=1

400美元等於馬幣約1600元。我對這個費用有點懷疑,因為剛從昨天開始的“非法外勞漂白計劃”,報導說費用介於2000至4000元。

阿末扎希的秘書長奧威(Alwi Ibrahim)也說這遠比從國外引進一名新外勞所需的1萬元來的便宜。

就算是1600元吧,150萬名外勞就等於24億元入袋。

若是一萬元就更不得了,150萬名外勞就等於150億!

看來,政府似乎愈來愈會做生意。

肥水不流外人田。這盤生意,絕對做得過。

Monday, February 15, 2016

為何只要孟加拉外勞?

1.早在2011年的時候,在孟加拉總理署的官方網站竟然出現這樣一則令大馬人震驚的新聞,指在大馬工作的孟加拉外勞不但能夠獲得大馬公民權,也可以在大馬舉行大選時投票。

2.因此,該國總理哈西娜(Sheikh Hasina)促請在大馬工作的該國外勞趕緊把握機會,以協助降低該國的貧窮水平。

3.根據該網站報導,哈西娜是在2010年5月前來大馬參加世界回教經濟論壇(World Islamic Economic Forum)時與納吉首相會面,當時即談論了將我國孟加拉外勞合法化的課題。

4.當時仍是副首相的慕以丁否認有關報導,並要孟加拉駐我國最高專員署作出解釋,結果如何則不得而知,因為沒有後續報導,而孟加拉總理署的該則報導後來也被撤下/無法登入。

5.納吉首相在2013大選後訪問孟加拉,而根據當時孟加拉政府的數據庫顯示,有大約140萬孟加拉人登記欲前來大馬工作,其中有50萬人符合資格。

6.當時就納悶,我國既要往先進國目標邁進,企業領域理應從勞力密集移至資本密集,為何還要從他國大量聘請外勞?而且只要孟加拉外勞?

7.再說,國內外勞(包括非法)已經夠多了,加上我國收容的難民人數,再不夠的話,占本州人口多達三分一的鄰國非法合法移民也可以到半島去效勞。

8.根據副首相阿末扎希透露,政府欲引進的孟加拉外勞是150萬人。有需要這麼龐大的數目嗎?

9.大馬雇主聯合會(MEF)執行董事三蘇丁指出,我國外勞人數目前610萬,孟加拉外勞有80萬,若再讓150萬外勞進來就高達760萬人,這個數目太驚人了!

10.半島外勞人數占大馬人口20%,但在沙巴則高占三分一之多。沙巴目前所面對的問題乃前車之鑒,政府不擔心會引起社會問題嗎?而且,爲什麽僅是孟加拉外勞呢?

11.阿末扎希胞弟阿都哈金(Abdul Hakim Hamidi)證實,其公司即時網(Real Time Networking)將“協助孟加拉代理將該國外勞引進我國”。

12.政府如何取得需求150萬名外勞數據?阿末扎希說,是商家要求政府引進這些外勞的,但商家們回應,他們只是要求政府將申請程序簡化,並沒有要求將150萬的外勞人數引進我國。

13.副首相改口說是因為我國年輕人不願從事外勞的工作,政府才會要引進這些外勞。副首相這番言論,還贏得凱里的附和。

14.國家面對當前經濟困境,各大企業紛紛裁員,我國還需要進口這麼多外勞嗎?

15.我相信,很多人認為政府執意引進這150萬名孟加拉外勞,實際另有所圖。這才是人民真正擔心的問題。

Friday, February 12, 2016

水落石未出

這位Yak Yew Chee,原本申請解凍其個人銀行戶口,卻在最後一分鐘撤銷申請。

原因是:他決定從他的海外戶口匯進176萬新幣,以應付他的生活費、律師費和稅務等,前提是法庭不會沒收他從海外匯進來的這些資金。

Yak Yew Chee是誰?他是新加坡瑞意銀行(BSI)的高級私人銀行經理,負責管理和1MDB有關的多個戶口,包括1MDB本身、SRC和Aabar等公司的戶口。

報導說,他因涉嫌與1MDB洗黑錢案有關而遭逮捕調查,本身的私人戶口亦被凍結,數額新幣1000萬左右。

報導也說,他否認犯錯或從1MDB及相關公司獲取不正當利益。

恕我生性多疑,不解既然已經向法庭申請解凍戶口,為何又臨時變卦撤銷申請?而且數目可不小,是新幣1000萬呢!

唯一解釋,可能他覺得法庭批准的機會不大吧!那為何之前又要提出申請呢!不試又如何知道有沒有機會呢?

他卻放棄了這個機會,寧可從海外提款回來。

我不是認同或鼓勵他人犯罪,而是站在當事人的角度來看,這個舉動有點反常呢!

既然聲稱本身未涉及1MDB醜聞,首要做的,當然就是申請解凍自己的銀行戶口,裡邊的1000萬可不是小數目呢!

當然,如果他的海外存款還不止這個數目,1000萬對他來說就不是很重要,或者他覺得勝算不大,寧可放棄這1000萬。

案情發展至此,其實整個事件已愈來愈明朗。

阿魯去年透露,開曼群島的23億美元已經贖回來,納吉更親口證實其中11.3億美元就存在鄰國的BSI銀行,還說是爲了方便提取,因為若是直接贖回國,那就必須取得國行的批准。

其實這都是廢話,當時就曾質疑,為何另外12億又匯回國?

我懷疑另外12億根本也就沒有匯回國,否則當時就可拿來還債了,哪還需向阿南達借錢又向內閣要求貸款。

也就是說,開曼群島的資金實際也只有11.3億美元,這筆錢是來自當初在沙地石油的18.3億美元投資,也就是國行總裁潔蒂要求1MDB匯回來的資金。

即是說,18.3億美元資金,可能僅剩下11.3億美元,根本就沒有所謂的23億美元。

而11.3億美元如果真的如納吉所言存放在BSI銀行,這筆資金如今已被凍結,可能已拿不回來。

投資沙地石油的18.3億美元,如果11.3億美元在BSI,那還有7億美元去了哪裡?

7億美元?這個數字聽來好熟悉。對,你猜對了!匯入納吉在阿馬私人戶口的馬幣26億,以當時的兌換率,正是這7億美元啊!

我相信反貪會的調查報告應該會提到這點,但總檢察長阿班迪卻宣佈結案,不提控任何人,難道他看不到任何疑點?

更尷尬的是,沙地阿拉伯否認獻金來自阿拉伯國王,而且那也不是獻金,而是一項投資(什麽投資?)。

於是,現在說成獻金其實來自其中一名沙地王子。

《砂拉越報告》說,這名沙地王子就是Prince Turki,接受BBC訪問說獻金來自阿都拉國王的也是他(記得我說為何BBC和《華爾街報》的報導天差地遠嗎?)。

Prince Turki就是照片中和納吉家人合照的那位。

《砂拉越報告》說,他因此獲得了7700萬美元,何樂不為?

之前,阿班迪說若有新的證據,他將重新開檔調查。

至今,他仍未就案情的最新發展做出回應。他是不是應該出來交代一下,總檢察署下一步要做什麽?

Thursday, February 11, 2016

為了Minority Interest,朝聖基金派高息

拉菲茲說:雖然朝聖基金宣佈派息8%(3+5),不代表其財務狀況正常。

上網去找基金的最新財報,但不得要領,只有2014年財報。

之前的數據是根據首相署掌管朝聖基金局的回教事務部長賈米爾文告得來的。

拉菲茲說,朝聖基金儲備金連續第二年處於赤字,截至去年年底,赤字可能高達31.95億,這是將朝聖基金去年在股票投資的31.44億虧損計算進去。

(單單在FGV的虧損就占了8.5億。)

意即若不把股票虧損算進去,儲備金的赤字是0.51億(31.95-31.44)。

因此,他說,賈米爾說基金賺了35.3億元利潤是不確實的,因為他未將31.44億的股票虧損算進去,實際淨利應該只有3.86億,那又如何足以派息32.36億?

針對拉菲茲的指控,朝聖基金很快就給予答覆。

它依然堅持沒有動用到儲備金來支付利息,反之,其累積盈利(accumulated profit)已達6.09億,比前年2.93億多出3億,因為其去年盈利35.3億,派息總值32.3億,剩餘3億則做儲備用途。

但根據前年(2014)財報,存在儲備金的累積盈利顯示3.51億赤字,不是2.93億元盈餘。這點基金已經提供了不實的數據。

為何朝聖基金說的與拉菲茲完全不一樣?基金到底是虧是盈?

這次,基金透露了一個重點,那便是,原來它有兩個儲備金,分作為可分配(distributable)與不可分配(non distributable)的。

可分配的儲備金是累積淨利,而不可分配的儲備金則是股票投資,稱為AFS(available for sale),數額根據股價變動。

既然前年可分配的儲備金已呈負數,加上去年派息後的3億盈餘,也還是0.51億赤字,怎會是6.09億?

不懂其他基金是否也有兩個這樣的儲備金項目,還是僅朝聖基金獨創?因之前首相署副部長阿斯拉夫曾說其財報與眾不同,可能他指的就是這個意思。

《AG兼任Tabung Haji董事,可以咩?》20160127)

果真如此,那拉菲茲說的也沒錯,根據他所舉的數據,兩個儲備金加起來肯定將使赤字惡化。

潔蒂指出,基金目前一元負債只能對98分資產,而《朝聖基金法令》第22條文(2)(i)已闡明:資產一旦低於負債,基金則不可派息。

基金主席阿都阿茲卻堅持其資產多於負債,唯口說無憑。

到底是基金還是潔蒂說的話可靠?數字可以說話。

鑒於股票近來大跌,相信基金未將當今股值算進去,仍舊以當初買價計算,所以才會出現不同的說法。

我仍是很好奇,朝聖基金去年收入44.6億,淨利35.3億,回酬率高達79%,什麽投資這麼好?而且還是52年來最高紀錄?到底有沒有報大數?

就好如政府擔保的土著信託單位那樣,每年派息總比其他基金來得高,難道其投資本事過人?

矛盾的是,其股票投資卻大虧,拉菲茲說虧了31.44億。猶如天淵之別。

至於上回說媒體對其盈利數字報導有異,是35.3億和5.77億之差,原來基金還有個Minority Interest,前年就佔據了24.42億,扣掉少數股東權益後淨利得5.46億。

此項目在去年佔去了29.53億(35.3-5.77),因此有些媒體將淨利報為5.77億。

朝聖基金竟然還有Minority Interest?他們是誰?我懷疑是些朋黨投資,逼得基金每年需支付高昂利息,甚至不得不動用儲備金,導致儲備金呈負數。

這些少數股東占去了盈利的82%,可見他們在基金的投資額不少,那還能稱作Minority Interest嗎?根本是大股東了!

http://donplaypuks.blogspot.sg/2016/01/tabung-haji-balance-sheet-at-31st.html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6

皇帝扮不成變曹國舅

請問你知道曹國舅是誰嗎?

我這樣問,相信每10名華人,尤其是現代的年輕華裔,大概有9人不知道他是誰。

可能你沒聽過《八仙過海》的故事,但總聽過「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這形容詞吧!

曹國舅,便是八仙的其中一仙。

過年的時候,讀到一則讓我好奇的新聞,便是有關回教黨議員莫哈末開魯丁(Mohd Khairuddin Othman)在拜年的時候身穿古裝扮皇帝,卻被回教族群抨擊,說他不該扮成曹國舅,因為曹國舅是道教的八仙之一。

我不是道聼塗説,也不是胡扯,而是千真萬確根據媒體報導的。

我很好奇,馬來同胞如何知道有八仙?又知道八仙里有曹國舅這個人物?也知道八仙是屬於道教的神?

(我以為八仙只是神話人物。)

如我說的,如果大部份華人都不認識曹國舅,馬來人又怎麼知道有這樣一個人?還指他是道教里的一個神仙?

當我看到他身穿古裝的照片時,我以為他扮的是財神爺。

他說當地居民告訴他那是古代中國皇帝的服裝。

你分得出財神爺和皇帝的扮相嗎?

老實說,我看不出來,所以我很好奇,馬來同胞如何看得出他穿的其實是曹國舅的服裝?

他們真是比華人還棒!不止知道曹國舅是誰,還辨得出曹國舅的服裝是怎樣的。

不過,這位開魯丁倒也“知錯能改”,在被指出他擺了烏龍後,趕快認錯道歉。

他也澄清說,農曆新年是華社的慶祝活動,與宗教無關。

我很佩服這位開魯丁夠sporting,願意配合當地居民要求而扮皇帝,結果“皇帝”扮不成卻變“曹國舅”,那錯也不在他。

恕我小人之心,我還是很好奇,他是不是遭人設計“陷害”?

Friday, February 5, 2016

朝聖基金淨利迷思

那邊廂,總稽查司安比林剛證實朝聖基金今年有能力派息派紅利;這邊廂,首相署回教事務部長賈米爾就宣佈朝聖基金今年派息5%及紅利3%了!

但很奇怪,媒體在報導基金所獲淨利方面,出現兩個不同的數字,而兩個數字卻相差得非常離譜。

《The Edge》、《新海峽》和《大馬局內人》報導基金局去年收入44.6億,淨利35.3億,是52年來最高紀錄,而根據5%和3%的派息率,今年派息總值32.3億,其餘3億則作儲備用途。

其他媒體數據多一致,唯淨利僅5.77億。

以44.6億收入,淨利35.3億,利潤高達79%,有可能嗎?

另一方面,如果淨利僅5.77億,你如何派出32.36億利息?基金不是還要倒貼26.59億?除非又動用到儲備金?

如果如此,那還何來的其餘3億做儲備用途?

潔蒂之前的警告並非無中生有。

在其2014年財報,基金的該年淨利29.8億,派息32.4億,當時已動用了儲備金派息,基金不可能把國行總裁的忠告當耳邊風,今年還想重蹈覆轍,變本加厲?

為響應納吉首相去年呼籲本地基金從海外撤資回國救市,朝聖基金曾在去年底脫售一項倫敦產業,據說價值2.5億元英鎊(馬幣16億),但那也不夠支付利息啊!

基金去年淨利究竟是多少?媒體各異的報導真叫人混淆。

希望基金進一步澄清,為何淨利會出現兩個相差數倍的數字。

另外,朝聖基金主席阿都阿茲指出,總檢察長阿班迪出任基金董事是無薪的。

他說,這也是爲了響應國行總裁潔蒂建議委任有資格人士入局才在今年一月委任他的,因為基金需要一個有法律背景的人。

而如果委任外人的話,就要動用到基金的資金了;何況這也不是先例,阿班迪也在其他不同組織當董事,包括也是直轄區宗教理事會董事。

他也強調是部長(賈米爾)委任阿班迪的,不是他。

http://www.theedgemarkets.com/my/article/tabung-haji-trims-bonus-after-reserves-controversy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