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4, 2016

朝聖基金和SRC扯上關係

總檢察長阿班迪在上個月的記者會上不小心公開的一個圖表,圖表顯示著SRC錯綜複雜的資金流向。

所謂的資金流向,當然就是流入納吉的阿馬私人戶口。

圖表顯示,SRC的資金不是直接匯入阿馬的私人戶口,而是通過三家公司:Putra Perdana發展、Putra Perdana建築和Permai Binaraya的戶口。

雖然輾轉曲折,反貪會的圖表將資金的去向清楚的顯示出來了。

潘儉偉透露,這三家公司,其實都是Putra Perdana的子公司。

但你不會想到,朝聖基金也在幕後扮演了一個角色,因為它持有Putra Perdana的30%股權,朝聖基金主席阿都阿茲同時也是Putra Perdana的主席。

SRC是在2014年7至8月之間分三次將1.7億元轉入Putra Perdana建築戶口,而後朝聖基金在2014年11月收購後者股份,後者在12月12日將一筆1.4億資金匯回給SRC。

因此,潘儉偉問,朝聖基金收購Putra Perdana,是不是借此注資助它將1.4億匯還給SRC?也就是說,收購後者是爲了bail out它?

你會發現當中少了3000萬(1.7-1.4=0.3),這3000萬就是比4200萬更早匯入納吉戶口的另一筆款項。

這裡要帶出的重點是,朝聖基金在SRC的資金流向,通過其子公司Putra Perdana扮演一個要角。

最重要的問題是,SRC原本只投資在蒙古的一個聯營計劃,爲什麽與Putra Perdana之間,一個完全無關的公司,資金卻如此詭異的流進流出?

國行總裁潔蒂會致函朝聖基金和首相署宗教事務部長賈米爾,應該便是基於這個原因吧!

相信反貪會的調查報告也會提到朝聖基金或其子公司所扮演的角色,總檢察長阿班迪在研究調查報告的時候應該會讀到。

不解的是,既然如此,爲什麽阿班迪還會接受加入朝聖基金董事局?

今天也讀到總稽查司安比林力挺朝聖基金財務狀況良好,還保證該局今年有能力派息/紅利。

安比林大概是沒有讀清楚潔蒂的信,潔蒂指朝聖基金過去動用儲備金來派息,若不解決儲備金不足的問題,今年將無法派息云云。

在致予首相署部長賈米爾的信,潔蒂則提醒政府財政將會因此受到影響,因為朝聖基金有政府擔保。

安比林只說基金有能力派息,沒有提及儲備金不足問題;既有政府擔保,朝聖基金當然可以繼續派息,但派息資金何來?

說回這家Putra Perdana,我在去年的《Project Uganda》(20150727)有提過它。原來它又與劉特佐扯上關係。

長話短說,它是劉說服當時砂拉越首長泰益通過UBG收購的其中一家公司,經過一系列的轉手再轉手後,最後朝聖基金也收購了它30%股權。

國行還在“通緝”的幾個前UBG高層,他們也是Putra Perdana的董事,難怪國行“通緝”他們,但如今他們都身在海外,你以為他們會回來嗎?

在潔蒂的信件曝光後,阿都阿茲曾說朝聖基金隸屬首相署,不在國行的管制下,但知道了以上的來龍去脈,現在你知道爲什麽潔蒂要插手了吧!

如果我是阿班迪,我就不會接受加入成為朝聖基金的董事。

SRC和朝聖基金之間看似毫無關係,但一個是財政部的GLC,一個是首相署掌管的基金,你不覺得兩者間的資金流向可疑嗎?

(最新消息:朝聖基金宣佈今年派息5%及紅利3%。)

http://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6/02/04/th-records-highest-profit-in-its-52-year-history/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29370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