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4, 2013

這一年,我百感交集

還有一個星期,又是一年過去了。

屈指一算,孩子離家也快四個月了。

太太說,好像已經過了很久。

我倒覺得,才那麼一下子。

回顧一年,該怎麼來形容我的心情?

我想起弘一法師寫的四個字:悲欣交集。

不,我此刻的心情,應該說是百感交集才對。

其實,以我這個年紀,還有什麽沒有看過,沒有經歷過的?

但我還是要以“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來概括這一年的遭遇。

說白一點吧,就是我被我信任的人利用了背叛了出賣了。

當然這也不是第一次,每一次事後我都選擇原諒,覺得應該對事不對人。

但同樣的人再三作出同樣的事,那有問題的是不是應該是“人”,而不是“事”呢?

這次,我已完全心灰意冷了。

說好的共識呢?說好的默契呢?原來在我背後做了那麼多事情,都是我不對。

我通通吞下算了。

我不得不說服自己要相信,有些人有些事,不管你如何努力,你是無法期望它能有所改變的。

而且我憑什麽要人家改變?自己覺得不對的事,對方並不那樣認為呀!

凡事都有其正反兩面。

日久可以生情,日久也可以見人心。

我們都不需要有任何偽裝,因為時間是最好的測謊機,你是什麽心態,日子久了,任誰都可以看出來。

有時,我但願自己不要太聰明,混混沌沌的過下去,不會有太多煩惱,不是更好?

一開始,我就看穿對方的動機了,當我告訴別人的時候,別人不相信,結果對方的尾巴終於露了出來。

那大家是不是應該不要讓對方得逞?

爲了某些原因,大家卻還是認同了對方,做了違背自己良心的事。

我成了那個不懂圓融、執著我見的人。

老實說,我恥與這些人同起同坐。

我沒有離開,但我會保持一個距離。

德蕾莎修女說:愛的反面不是恨,是冷漠。

忽然我發現:善的反面不是惡,是偽善。

在末法時代,善惡變得不是那麼分明,因為大家都戴著善的面孔,叫你無法分辨真正的善與惡。

叫你本身也不得不懷疑自己,難道偽善的才是自己?

過去,自己曾經很天真的以為要做“不請之師”,不知道很多人其實對所謂的學習沒有興趣,他們要的只是一個名相。

以前曾很幼稚的以為,來到這裡,還有什麽名利可爭?

漸漸的才發現,有些人只是要來沾光而已,他們有求而來,他們看見的,不止名利,還有權勢。

除了爭名、爭利、爭權、爭勢,還有爭寵啊!

我也讀到孟子說的「人之患,在好為人師」。

讓我一下子感到混淆了,當人師難道不好嗎?孔子不也說「三人行,必有我師」嗎?

原來問題就在這個“好”字。這個“好”字,要用第四音來讀。

有些人不懂愛裝懂,這也罷了,還喜歡常常去“教”別人,是“教訓”的“教”,擺出一個我懂你不懂、我會你不會,自以為了不起的樣子。

我是不是也患了這樣的毛病呢?

我話也不愛說太多了。

說的太多,別人就說你負面。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不管做什麽,凡事還是不要太投入。

我什麽都不求,說放下,我就放下了。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君子之交淡如水。不是冷漠,是保持距离。。。亚伯

清凉 said...

相见好,同住难。适用于有交情的人。

看不顺眼 said...

我的一生有两种“贵人”。

第一是我自已,心态决定状态,失败了、被出卖了,我可以当着是交学费,应该学“精”点。

第二是“试图”折磨我的人。45岁前,他们的确是折磨了我,然而,也因为吃过亏、上过当,我的人生才有了成功的导师。45岁后,这些人只能“试图”了,因为我找到了一个很重要的贵人:我自己。

共勉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