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0, 2013

土權是國陣第14個成員黨?

上周,當媒體報導拉沙里出席土權大會時,著實讓人吃了一驚。

在腦海里,無論如何,都無法將拉沙里和土權尤其是其主席伊布拉欣扯在一起。

沒想到拉沙里在土權大會上完全不給臉,除了叫馬來人要有競爭能力,不要再依賴政府保護外,還直指土權造成了馬來社會分裂。

但是,身為土權主席的伊布拉欣似將拉沙里的勸告當做耳邊風,大言不慚說,如果沒有土權,國陣不會在大選勝出。

他還說有日土權將取代巫統。

他這番話引起了聯土局(FGV)主席伊沙的不滿,爆料說土權一直接受“我們”的保護和利益,如何得以取代“我們”?

伊沙就是森美蘭的前州務大臣,在2005年黨選時,因金錢政治被凍結黨籍三年,同時也失去了部長職,卻在去年FGV上市時獲首相納吉委為FGV主席。

伊沙這麼一說,土權秘書賽哈山阿里也大方地承認,土權獲得國家安全理事會、國家幹訓局(BTN)和特別事務部(新聞部)等政府機構的撥款。

引起朝野與民間一片嘩然。

林吉祥將土權比喻為國陣第14個成員黨,擁有比其他成員黨更大的影響力。

但是,國陣成員黨皆說對土權獲得政府支助一事不知情。

怎會不知情?

早在三年前我就提過此事,在28/02/2010的一篇《政府 • 政黨 • 非政府組織》里這樣寫:

“之前听过,近来忽然间冒出来的许多NGO,它们并非单纯的NGO,而是有政府或政党或政客的支持与资助,表面上它们是与政府无关的NGO,事实上与政府政党大有关系。

这样的NGO,还可叫NGO吗?”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sg/2010/02/blog-post_28.html

我也引述當時《當今大馬》的報導,說有多達76個馬來NGO組成了一個協商理事會,名稱就叫馬來NGO理事會(MPM),宗旨是“捍衛國內馬來人與回教權力”。

這近百個馬來NGO是在308後,尤其是2009年開始如雨後春荀般冒起。這些馬來NGO的資金何來?

順帶一提,其中一個NGO叫PEDIKA(大馬回教福利及宣教組織),本州自封為沙巴蘇丹的阿克占便是本州分會的主席。

事有湊巧,納吉在2009年當首相,推動「一個大馬」概念。

記得那陣子,有不少馬來官員發表種族主義言論,此起彼落,把其他種族當箭靶,大唱首相「一個大馬」概念的反調。

關於這點,請參閱我在05/02/2010寫的《Nasir之後,還有Ibrahim、還有Najieb、還有.......》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sg/2010/02/nasiribrahimnajieb.html

這些人的種族言論,還有這些差不多在同一時間冒起的NGO,絕對不是偶然,那它們的資金來自何處?我想其實大家心中都有數。

所以這次土權不打自招,甚至想他日取代巫統,對國陣來說,不知是不是“養虎為患”?

問題是,政府動用公款資助這種美其名為NGO的極端組織,豈不與「一個大馬」概念背道而馳?

首相啊首相,你欠人民太多解釋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