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30, 2013

州宗教司要將州土著「馬來人化」


來自沙巴的州宗教司週末在布城一個主題為「馬來領袖危機」(Malay Leadership Crisis)的論壇上,呼籲當局落實一項名為「馬來人化」(meMelayukan)的計劃,以將州內的土著回教徒改稱為「馬來人」。

這名州宗教司叫Bungsu @ Aziz Jaafar。

他在論壇上說,雖然這些土著已經皈依回教,但他們不願放棄祖籍,也拒絕自稱為「馬來人」。

你看,州宗教司也和敦馬一樣,把祖籍和民族混為一談。

幾年前,敦馬不是叫半島的印裔放棄祖籍,當馬來人嗎?

難怪安華會說,有個秘密特工隊至今還在進行著相關的活動。

這名州宗教司指的是州內那些改信回教的杜順和巫律等土著群。

他甚至直認不諱,還引以為傲,說在70年代的時候,當局“成功”在本州大規模進行的“回教化運動”(Islamisation movement),回教因而成為州官方宗教。

最後馬來族群也從少數民族一躍成為州內最大族群。

我想,「M計劃」不就是這“回教化運動”的演進版本嗎?

如今,他們已經公開提議要進行「馬來人化」計劃了。

大家記得嗎?在當年制訂的《20條款》第一條,原本注明沙巴將不制定擁有任何官方宗教的,但,當時的首長馬士達華卻在1973年修憲,將回教列為州官方宗教。

(同樣,《20條款》第二條原本注明沙砂兩州的官方語言是英語,可在州級或聯邦用途上無時限使用。但也同樣在馬士達華時代,馬來語被列為州官方語言。)

那時民智未開,很多原本信奉基督教天主教的土著便在利誘威迫的情形下改了教。

不止土著,也有不少華裔也在那時改信回教,這在當時都是公開的秘密。

我二嫂的父親也在那時被逼改教,我的二哥因不願跟從,最後移民海外。

上星期,拉沙里呼籲政府重新檢討東馬兩州的權益。

我覺得,聯邦若真有誠意,應該為當年的舉措向州民致歉,然後要認真檢視這《20條款》里,有多少已被剝奪。

州宗教司的政治意圖是非常明顯的。他說,需要落實「馬來人化」計劃,因為在上屆大選,如果不把沙砂選票算進去,我們已經換掉政府了。

一名宗教司,提議政府將州民「馬來人化」以鞏固政權,恰當嗎?

新任的兵南邦國會議員德勒雷京(Darrel Leiking)對州宗教司的論點也感到不爽。

(德勒雷京的父親Marcel Leiking,在人民黨時代當過州部長。)

他說,沙巴當年同意成立大馬,是爲了要獲得治安保障、經濟繁榮和更好的教育和醫療,不是要成為一個馬來人占大多數的州屬。

他直指這名宗教司的思想很狹隘。

他說,這裡的民族,雖然他們信奉回教,但他們的語言和傳統習俗和半島的馬來人並不相同,要將這個民族「馬來人化」是否符合情理?

其實,這名宗教司也太多顧慮了,他應該有聽過敦馬對「馬來人」的定義,那便是:只要他是回教徒,會講馬來話,那他就可以當「馬來人」。

本州很多鄰國湧入的移民,不就是因為如此而輕而易舉取得身份證并搖身一變而成為「馬來人」嗎?

是的,對敦馬來說,只要是回教徒,就可稱為土著。

但在東馬兩州,原本占較大多數的土著族群,未必都是回教徒。

也因為這樣,當年外來移民從鄰國大量湧入,不止如此,在非法移民皇委會的聽證會上,我們也得知,遠自印度巴基斯坦的移民來到這裡,也可成為大馬公民。

如今,非回教徒土著已不再是州內的最大族群。

這人口結構的改變,若非背後有股龐大的政治力量在推動,根本是不可能成形的。

那時候,州土著還曾被列為沙巴「原住民」(Pribumi),引起州土著的普遍不滿,認為在地位上,他們被當成二等土著,地位低於半島的馬來土著。

直到團結黨上臺,「原住民」這個名詞才被刪除。

團結黨主席百林是嘉達山籍,信奉基督教,是「非回教徒土著」。

敦馬恨百林入骨,可能就是基於這個原故吧!

再說回州宗教司出席的Facing Foreign Agenda(MEGA)論壇,它是由幾個馬來NGO聯盟所舉辦。

論壇也列舉五項馬來回教徒所面對的威脅(threats),分別是:

1. the teachings of the Shiah school of Islam,
2. an alleged “invasion” of the Chinese,
3. free trade agreements including the high-profil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TPPA),
4. Americanisation, and
5. Christianisation.

這些算是威脅嗎?太杯弓蛇影了吧!

有看到第二項嗎?華人竟被指為是馬來回教徒的“侵略”者(an alleged “invasion” of the Chinese)。

說這的是一名叫扎哈拉蘇萊曼(Zaharah Sulaiman)的歷史學家。

她說華人掠奪了早期馬來人的財富和知識,導致馬來人的後代如今比其他種族落後。

這位歷史學家的言論夠煽動性嗎?她還是一個「大馬考古協會」(Malaysia Archaeology Association)的成員呢!

這種狹隘的種族主義言論,難道不該受到譴責嗎?

爲什麽華裔領袖們對此噤若寒蟬?

我想,就是因為一個種族的嚴重自卑,他們才會有那麼多的假想敵,國家因而面對今天這樣的局面。

而華裔領袖的阿諛態度,正造就了大家的一個共業。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citing-unity-mufti-wants-sabahs-bumiputera-muslims-made-malay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看来最终的目的是想要建立回教国。伊斯兰党就比他们好,至少他们公开说要成立回教国.

· 康華 · said...

角色掉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