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 2013

拜託,人民要的不是吃喝玩樂


選委會秘書卡瑪魯丁說,會在4日和5日早上再度提醒選舉官員遵守墨汁使用指示,不要忘了每兩小時搖勻30秒。

卡瑪魯丁辯說,可能是第一次使用,所以官員們忘了要那麼做。

覺得這個藉口很荒謬,不就因為是第一次使用,所以才更要謹慎行事,緊記這些細節嗎?

我猜選委會之前根本沒有如所說的有brief過選舉官員們,因為他說墨汁瓶子與包裝盒上有使用指南,官員們應該要仔細閱讀,言下之意,似在責怪官員們沒有細讀指南所以不瞭解使用的正確方法。

選委會主席阿都阿茲更狡辯說:褪色事件只是個別案例,就算洗脫,還能用放大鏡看到痕跡,所以當天將提供放大鏡給選舉官員以檢查選民的手指.......。

OMG!選委會主席不是開玩笑吧!選舉官員當天真會那麼細心,用放大鏡去檢查每位選民的手指頭嗎?

原諒我的小人之心,因為我愈來愈對這個選舉制度沒有信心,沒有信心,是因為從選委會的正副主席和秘書表現出來的態度,我看不到他們的專業和誠意。

然後他又列舉墨水的耐久性會受到諸如皮膚性質的影響,這些影響因素,爲什麽之前完全沒有提到呢?

他還責怪有人在這起事件存有惡意,故意以Dettol或天那水等種種強性清洗液體來洗。難道他不察覺,那些蓄意要投兩次票的人,就是會找盡種種方法來把指頭上的墨水洗脫掉嗎?現在有人已把墨水的缺點告訴你了,你還不感激人家嗎?

的確,在此次的大選,其實選委會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不能不叫我懷疑選委會應有的中立立場。

所以我從國會解散那天就開始寫選委會,寫選委會的種種奇怪言語和舉動。

選委會的所作所為,還是該說:選委會的無所作為,太令人失望了。

選民冊里可疑的選民名單,今天本州一名獨立候選人報警,要求選委會徹查本州選名冊里的數萬名可疑人士。

對這樣的指責,選委會盡把責任推給國民登記局,難道選委會本身無需負起責任嗎?

單單是選民名字重複但身份證號碼不同,選委會又做了什麽?該做如何解釋呢?這可不是登記局的問題吧?

這個情況,根本就是當年本州在M計劃下所面對的問題,沙巴非法移民調查皇委會的調查未有結果,如今同樣的情況再次發生,選委會是束手無策,還是蓄意縱容這種叛國行為?

知其因卻任其果,就算皇委會能查出什麽結果來,那還有什麽意義嗎?

國會解散後,在這期間,納吉只是個看守首相,其領導的也只是個看守政府,無權宣佈任何措施與撥款,但我看他還有很多看守部長們,還在公開宣佈種種措施與撥款,爲什麽選委會對此完全視若無睹,充耳不聞呢?

只會派錢的國陣,在這期間派得更加猖狂,選委會也是一樣噤若寒蟬,無動於衷。

在檳城瘋狂砸錢的一馬福利會,明顯就是國陣的外包,其作業方式與1MDB如出一轍。

那也不出奇,如果你知道背後的操作者是同一人。

長話短說,國陣不方便親自動手做的,就讓“外包”的一馬福利會或1MDB做去。

今天,1MDB在報紙刊登全頁彩色廣告,為國陣歌功頌德,恰當嗎?需要嗎?

梁文道說得好:真理不需要請客,公正不需要恐嚇。

拜託,人民要的不是吃喝玩樂,人民要的是公正公平公義,你以為用錢就可以買到民心嗎?

若用金錢就可以買到民心,那人民的素質也太差了吧!

權力腐敗,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敗。這個國家的政治已經腐敗到極點,已經無可救藥了。

納吉不覺得自相矛盾嗎?一方面說要讓國家在2020年前成為高收入國,一方面卻不間斷地派錢派錢派錢。

如果人民還需要受到政府的資助,國家如何能夠成為高收入國?

如果國家有資格成為高收入國,為何人民還要受到政府的資助?

對納吉來說,似乎派錢,就是國家成為高收入國的唯一可行最直接的途徑。

這就是所謂的Najibnomics?我的天!

http://klse.i3investor.com/blogs/bonescythe/29036.jsp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