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8, 2012

926像是一場戲


老實說,當讀到926的新聞報導時,總覺得好像是一場戲。

何解?因為有太多疑點。

比如說,既然沒有准證,警方也說是非法集會,那當天怎還會有警方護送一行人到國會去?草場上的群眾也沒被警方人員驅趕?

到了國會,看到一行人笑嘻嘻和納茲里拍照留念,哪裡像是一項“救亡行動”?

總之,國會內的和諧,對比國會草場上的喧嚷,是截然不同的兩極氣氛,讓我大惑不解。

這是我根據新聞文字與圖片報導而得出的結論。

然後,我也很奇怪,既然是關係到華教課題,不是應該把「訴求」交到魏家祥副教長手裡嗎?

就算要杯葛魏家祥,那也應該交到教長慕以丁手上,怎會輪到納茲里呢?

總之,董總此舉,好像沒有對準窗口呢!

後來讀到報導說,原來原本是要交給首相納吉的,納茲里只是代納吉代收。

那納茲里在接收「訴求」的時候,我覺得,他也只是“代表”而已,他不應該發表自己對「訴求」的看法。

但是他說,董總的訴求合理,也符合時宜,包括承認統考在內,而且“深表同情”。

他說的大義凜然,有點讓人難以置信。

我只能將它詮釋為:因為大選快到了,政府不得不收買人心,尤其是華裔的心。

整出戲,只是爲大家各自尋找一個下臺階吧!

身為教長的慕以丁,先前已經斬釘截鐵,若要他改口,改變他之前的立場,會叫他顔面無光。

而包括副教長魏家祥在內的華裔領袖們又不得華裔民心,和董總見面恐怕很尷尬。

退而求其次,只好由納茲里出馬,先把「訴求」收下,緩和之前的僵硬場面。

說華裔領袖和董總見面恐怕很尷尬,那是我自己的想像,因為我覺得華裔領袖之前說了“謊”,讓董總揭了穿;如果是我,被人揭穿我說謊,我會很不好意思。

爲什麽我說華裔領袖說謊?

記得華裔領袖一直堅持說政府已經批准建關丹獨中嗎?

當時我就很狐疑,不可能的,教長慕以丁已經表明政府立場不會改變,怎麼華裔領袖說法又不一樣?

果然,當批文出來的時候,很明顯的,“它”並不是一所大家所期待的“獨中”,更恰當的說法是,它是一所“私立國中”。

當然有人可以強辯說,批文并沒說“它”不能考統考或不能以華語教學啊!

但重點不在這,而是為何華裔領袖要指鹿為馬,硬指它是獨中,而其實它不是。

當然我們理解華裔領袖的苦衷,由於受到“法令”或之前“協議”的局限,如慕以丁一直強調的,政府是不可能再批一所新的獨中的,唯有以批准此“私立國中”,才是折中或兩全其美的做法吧!

那麼這到底是不是一場戲呢?

如果是一場戲,那草場上的2000名民眾,豈不被利用了當咖哩菲?

但慕以丁已表示不悅,就如我所質疑的,說爲什麽不是見他?

他也批評納茲里不應發表那些言論,叫身為教長的他難做人,他應該將「訴求」轉交給他(慕以丁)即可。

但,董總表明是要交給首相,不是副首相哩!

蔡細歷也指納茲里嘩眾取寵,希望他在內閣會議上不會說一套做一套。

納茲里承認當天他是以外交(diplomatic)手法接見董總,但他不是偽君子(hypocrite)。

納茲里這番話是甚麼意思呢?難道他說的不是真心話?Does not mean what he says?

他只是說一些應酬話?回到內閣,他會替董總力爭嗎?還是把「訴求」交給首相或副首相就算?

看樣子,一切還是要等到大選過後才能做決定。

又或者,大選過後,一切又恢復原本樣貌,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關丹“私立國中”只能邊做邊爭取,希望有日改成名正言順的“獨中”。

再有「訴求」的話,那就再耐心等待五年吧!

3 comments:

老百姓 said...

怕是怕那天出席的老人家还有没有五年可等………
还是国阵也没有那五年了……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康华哥可是心水清啊。。。

· 康華 · said...

老百姓,撲朔迷離。

麗蓮,旁觀者清。: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