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0, 2012

東馬35歲以下男性土著被禁到新加坡打工


百林讚揚納吉是我國的“政治醫生”(Doktor Politik),因為他“無時無刻都在設法解決我國及人民所面對的問題”。

嘩,這頂高帽,也未免戴得太高了吧!

百林當然有表達他看法的自由,但,首相是否真的解決了我國及人民所面對的問題,效率如何?那就見仁見智了。

有關非法移民皇委會還未“開工”一事,百林為納吉辯解說:“因為需要國家元首簽署有關委任狀,因此需要時間。”

那爲什麽一個月了,國家元首還未把委任狀簽下來呢?

百林說,那就請記者自己去問首相了。

百林是團結黨主席,當年從哈里士手裡贏取州政權後,曾被當時的首相敦馬大力打壓,苦不堪言。

州內來自鄰國的移民人數亦從此激增,背後原因,身為當時首長的百林應該最清楚不過。

既然首相如今有意調查非法移民不正常增長的真相,百林卻表現得好像“來來閑”,那就叫人不懂了。

不是有句成語「英雄遲暮」嗎?覺得百林老了,不像是當年的Huguan Siau了。

這樣子,他又哪對得起他的族人?

今天在《星報》讀到一則有關東馬土著被禁止到新加坡工作的新聞。

http://thestar.com.my/news/story.asp?file=/2012/9/10/nation/11999070&sec=nation

這則新聞,好像沒有在本地報紙報導。

覺得很不明,爲什麽本地新聞,常常在本地報紙找不到,往往要在其他媒體才讀得到?

報導說,由於東馬土著(也包括砂拉越土著)到新加坡打工製造社會治安問題,因此,新加坡政府已禁止35歲以下的東馬男性土著到新國打工。

不止如此,那些已經在那兒工作的東馬土著,在工作准證到期後(每兩年需更新),就算行為良好,也將不再獲得更新。

這項禁令,被稱為“行政上的懲罰”(adminsitrative punishment)。

老實說,讀到這則新聞時,心底感到有點難過。

這些友族,應該是在州內找不到工作,才會想到漂洋過海去新國打工。

爲什麽會在州內找不到工作?本州又大量雇用非法移民,然後他們又在本州製造治安問題,那不是很矛盾嗎?

當然其中有糾纏不盡的社會與政治因素,在此一言難盡。

先說土著在新國面對的問題。

覺得新加坡政府這項禁令未免太嚴苛了,只是一小撮人在搞事鬧事,卻害到全族人也不能到那兒找工作。

反過來想,如果我國政府也以同樣的手法來對付州內的鄰國移民,那本州治安可能也不會像現在這麼糟糕吧!

所以你看,不同的政府,不同的治理手法,就有不同的生活環境。

不知道在新國工作的沙巴土著人數有多少?

根據行動黨亞庇國會議員上回說,有多達10萬沙巴漢淪落在半島巴生河流域;如果這個數據可靠,那漂洋過海到新加坡工作的沙巴漢,應該也不止此數。

其中有多少是沙巴土著?就算是1%吧,也有1000人左右。

這個數字,應該不會太誇張。

州政府是否要想辦法為這些友族同胞解決他們的困境?

肯定的,這將成為民聯在來屆大選大事利用的課題。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蒙古大夫吧。

好吃好住,有谁要rock the boat.静静坐部长好过斗来斗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