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0, 2012

1MDB: 大選之後誰主皇朝?


在野黨再次質疑作業神秘的一馬發展機構(1MDB),這次是關於1MDB分別以85億及25.5億元收購兩家IPP(獨立發電廠)。

第一次是在今年三月,向阿南達收購丹絨旗下的13家電力廠,據說是國內及東南亞最大宗能源業交易。

五個月後,今年八月,1MDB又向雲頂收購雲頂杉原電力(Genting Sanyen)。

兩宗電力收購就耗去了110.5億元。

報導說,這兩家獨立發電商是我國五家第一代IPP的成員,與政府的購電協議(PPA)將在兩三年後到期。

可以預見,有關合約必會獲得延期,否則,1MDB買來幹嘛?

如果猜測沒錯,跟著1MDB還會收購其餘三家IPP,乾脆來個壟斷,不讓肥水流入外人田。

其餘三家IPP分別是YTLPower、Malakoff和森那美旗下波德申電力。

那時候,合約還會一面倒嗎?

爲什麽這樣問?

之前,政府不是因為和IPP簽下不平等合約而讓人詬病嗎?

不平等,因為合約只對IPP有利,就像大道合約那樣。

因此,在野黨質問,1MDB收購這些IPP,是否又有古怪?

是的,那就要問1MDB收購這些IPP的動機是甚麼。

是爲了制止這一面倒的局面,還是確保這一面倒的局面有利自己?

那不是很矛盾嗎?這不等於魚肉人民,政府卻通過這些IPP賺錢?

根據現有合約,無論IPP生產多少電力,國能都必須向IPP購買,可以想像這對國能的成本造成多大的負擔。

前陣子,國能不是要求政府和國油分擔其成本上的虧損嗎?

這哪裡是做生意的法子?難怪GLC十有八九成本都比私營企業來得高,也更難賺錢。

但解決的辦法,不是在合約上“矯正”它嗎?

爲什麽卻是以收購IPP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難怪在野黨認為其中有古怪。

而且又是以1MDB來收購,1MDB可負擔得來?

當然有政府做擔保,貸款方面沒問題。

但國債不是快接近55%界限了嗎?

一邊說要減債減赤,另一邊卻繼續在無止盡的借錢。

當然以1MDB名義舉債不會讓國債上升。

這或就是成立1MDB的目的吧!

所以你說,1MDB究竟是家GLC,還是私營企業呢?

從其撲朔迷離的成立背景,你看不出它的核心業務甚至成立宗旨是什麽。

除了收購IPP,它也負責發展大馬城(Bandar Malaysia)和吉隆坡國際金融區(KLIFD)。

KLIFD已改名為敦拉薩交易中心(Tun Razak Xchange TRX)。

這名字其實容易誤導人,起初我也以為是家新投資產品的交易所或什麽的。

1MDB也做貸款生意給一家沙地石油,但你不確定它是否真的是一家沙地公司。

然後它每年派發獎學金給各源流學生,包括獨中生在內。

它也成立了一馬青年創業基金,協助青年創業。

由於1MDB資本僅有50億,如何有本事進行這麼多項目?

因此引起在野黨質疑其帳目,尤其是與沙地石油的帳目。

經過公帳會調查後,結論是:公司財務狀況良好。

但公帳會又自相矛盾,建議國家稽查署對1MDB一些帳目進行稽查。

總稽查司報告就要出爐了,且看今次會不會有相關1MDB的報告。

預算案也要出爐了,且看有什麽投資會透過1MDB來進行。

有個直覺,近來GLC業務紛紛上市,而且規模龐大,包括FGV和IHH等。

1MDB最後或也會上市籌資,那是毫不令人意外的。

也許,那就是政府或高官成立1MDB的終極目的。

但,世事難預料,大選之後,誰主皇朝?

一切都言之過早。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