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5, 2017

向中国贷款,背后的动机和用途

一名读者在上篇拙文不客气的留言,有点莫名其妙。

他指的“神之州”,我想了一会儿,才知道他是指槟城。

他质问我为什么有关“神之州向大陆贷款”一篇都没写,是因为我“假假看不见神有猫腻吗”?

槟城向中国贷款一事,上周有约略读到报道,当时也不以为意,因为当时还没有写完“吉利和普腾”课题。

其实还有几个题材未写,包括邻国1MDB的最新司法进展、有人受贿950万元,以及兴业并购阿马银行等事件,这些都是值得记录下来的课题。

如我所说,国家有太多离奇荒诞的事情发生,永远都写不完,有时只好选择性的写,写我熟悉的题材,或写我认为有必要让大家知道的真相,这样有问题吗?

我以事论事,几乎天天在写,不做任何政党的枪手,也不敢说是为公平为正义而写这么伟大,不为名也不为利,没有一点酬劳,还时常被他人在未知会更未征求同意之下抄袭或转载过去,因为我乐在其中。

这位读者说我不写“槟城向中国贷款”是因为我“假假看不见”,如此言重及小人心,根本不屑与他辩驳。

原本今天想写“联昌阿马并购”事件,既然这位读者提了出来,好奇之下,就去找了“槟城向中国贷款”的相关报道来深入了解一下,也借此观察自己是否会有所“偏心”。

从媒体报道所得到的了解,槟城政府要向中国进出口银行(EXIM Bank of China)申请贷款以资助交通蓝图,通过2017年槟州借贷法案,引起反对党批评和质疑,主要质疑如下:

1)既然槟州政府准备从填海建岛集资,为何还要向中国贷款?

2)自称拥有16亿储备金,为何还需贷款10亿?

对此,林冠英的答复如下:

1)填海地段要两年后才能出售套现,这期间需要一笔过渡资金(bridging finance)来填补这个融资缺口(funding gap)。

2)林冠英未直接回答第二道疑问,只说“向中方贷款能节省利息成本”及“加强槟城的国际声誉”。

我觉得林冠英对第一点的答复合情合理,但第二点我就认为欠缺说服力。

何为贷款能节省利息成本?不贷款才不用还利息。

至于为何不动用储备金?我觉得从16亿储备金动用10亿,几乎占去了三分二的资金,这个比率偏高,不鼓励。既然槟政府预算两年后可以从售卖土地上开始还债,五年期限属于短期贷款,这笔债应该借得过。

我觉得问题不应该在贷款与否,我们应该了解贷款背后的动机和用途,以及是否有偿还能力等等。

看问题,不应该只看表面,如果贷款就一定是邪恶的,那所有的银行岂非都应该被谴责,关门大吉?

如果一定要比较,请看看,1MDB所举的数百亿元债,它背后的动机和用途是否正确?它有没有还债能力?

不要说无力还债,它连利息都还不起;从大部分资金已被确定消失无踪,政府不得不以其他名义再举债以还1MDB债,大家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所以,这些人为何偏偏漏掉1MDB这世纪大丑闻当视而不见,却对槟城政府穷追猛打?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

各位可以看看我的旧文,联邦向中国贷款的几个工程计划,为何我方和中方所报的数额有差?我觉得联邦有义务向人民作出解释。

就拿ECRL计划来说好了,贷款数额大过成本数额,为何会有这样的情况?联邦避而不谈,除了潘俭伟和拉菲兹,为何没有人去追究?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康华兄自己的blog, 喜欢写啥就写啥,何必管一些粉肠的看法。

NGYuSang said...

向外国银行贷款然后转贷给得标的承建商以赚取些许利息(这可是神亲自说的!),没有充足财务能力的公司竟然也能得标!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非神统治的州恐怕作者最少可以写个十几二十篇咯。

· 康華 · said...

NGYuSang,

我可没认同林冠英这句话,至于该公司有没有财务能力,等我有了这方面的资料再来分析一下。
说到这,财长首相自夸说1MDB以股东资金100万却能借到420亿元贷款,请问你又怎么看?

Anonumous,

对,不需管这些人的看法,但也希望他们能以事论事,不要无的放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