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5, 2017

七天查完FGV

伊德里斯只花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完成FGV的调查工作,并将把调查报告交给财长首相?

这是财长首相昨天在开完财政理事会会议后说的。

调查结果如何?财长首相没有透露,只说他要伊德里斯找出解决措施及选项(some measures and options)。

我有点好奇,既然报告还没有交到财长首相手上,他怎么知道伊德里斯没有在报告作出建议?或许伊德里斯做了口头报告吧。

这就让我想起几年前,当本州「M计划」RCI报告出炉后,财长首相要州政府针对报告作出建议一样,就这样不知不觉几年过去了,有没有RCI调查,对州民来说,好像也没什么分别,日子还是照过,来自邻国的非法移民还是有办法进来,还是有办法拿到大马卡。

回到正题。财长首相是在上个星期三宣布委任伊德里斯“检视FGV查卡里亚等四名高层被停职事件“的,伊德里斯第二天就去了FGV office,媒体说他只逗留了一个多钟头,然后几天后就有了结果,可见伊德里斯做事效率还蛮高的。

但调查结果是什么呢?他会做出什么建议?暂时无可奉告。

与其同时,FGV母公司就是联土局(Felda)主席沙里尔今天出来说话,指FGV必须改善其企业管理(corporate governance)来解决当下的问题。

此外,他也指出,做为FGV的一个重要股东,联土局应该有代表在公司的董事局里。

对啊!联土局是母公司也是大股东,怎会没有来自联土局的FGV董事成员?这可很奇怪呢!

沙里尔是在年初才受委联土局主席的,之前是伊沙一人身兼两职,即联土局和FGV主席职,看到问题出在哪里吗?问题在他是唯一的联土局代表,当沙里尔接过联土局主席职位,他并没有受委入FGV董事局,所以就变成联土局没有代表了。

可见在伊沙身兼两职时期,他可以一手遮天,他如果没有向联土局董事局报告,联土局根本就不知道FGV发生什么事。

或者他也根本不必向联土局报告,因为他只需要直接对财长首相。

我觉得问题就出在这里,所以沙里尔才会说FGV没有企业管理,那也不奇怪,因为伊沙本来就是政治委任,不要说企业管理,和财长首相一样,他可能也不懂得财务管理。

伊沙对沙里尔取代他当联土局主席可能也不是味儿,我觉得两人不咬弦。

沙里尔说,伊沙没有对这次风波找他,也没有派任何FGV代表来见他。

沙里尔直言,联土局是大股东,FGV应该尊重股东的看法以及保障股东利益。

从沙里尔的谈话,你就可以听出端倪了。

沙里尔亦话有玄机,虽然身为联土局主席,他却说由财长首相对是项课题做出宣布。

我有个直觉,不管伊德里斯的报告如何,或他做了什么建议,财长首相将做出的决定多会对查卡里亚等四人不利。

针对查卡里亚的指控,FGV董事部执行委员会一律否认。

上周末,其主席奥马沙林(Omar Salim)说,FGV额外投资一亿英镑(5.5亿马币)在FGV剑桥纳米系统(FGVCNS)并不是事实;该公司在过去三、四年亏损了1.17亿马币等也不是事实,真正损失是500万英镑(2750万马币)。

他也否认FGV投资三亿元在一家奶精厂的30%股权,因为该计划未被投资委员会(IC)批准。

我看回查卡里亚的指控,针对额外一亿英镑的投资,他是说原本董事局已经同意中止,却在三周后U转。

至于奶精厂的投资,则说执行委员会原本已经拒绝,却被董事局推翻。

事实如何?等伊德里斯的调查报告正式出炉后再向大家报告,如果它不被列为机密文件的话。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