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7, 2017

荒谬投资 不怕亏损

首先要厘清一下。

Felda是联土局,其上市子公司叫FGV,全名是Felda Global Ventures。

今年年头以前,联土局和FGV主席都是备受争议的伊沙。

上市后的FGV连年亏损,于是,今年年头的时候,财长首相忽然宣布委任沙里尔为联土局新主席,FGV主席却没有变动,他依然是伊沙(《你可以相信沙里尔?》9/1)。

为了投资者的利益,市场认为应该也换掉FGV主席,但财长首相不这么认为,他说“是为了维护垦殖民福利与社会经济,以及联土局的业务”,不是FGV。

这样说,其实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仍然保留伊沙做为FGV主席。

有伊沙在,就算有心要重振FGV/联土局业务的沙里尔也有心无力。原本他上任后就说要探讨FGV下市的可能,随后他就自我否认了,背后原因不详,我猜是受到伊沙的反对(《联土局/FGV假新闻》17/1)。

由此可见,伊沙虽是联土局子公司FGV的主席,因为有政治撑腰,他说话比母公司主席沙里尔大声。

昨天以来,FGV股价走势就像过山车,因为公司发生大地震,伊沙一口气炒掉了四名FGV管理层成员,包括CEO查卡里亚、CFO阿末迪佛里(Ahmad Tifli Mohd Talha),还有FGV贸易的CEO Ahmad Salman和子公司Delima Oil Product(DOP)高级总经理Kamarzaman。

第一次提到查卡里亚是在去年11月(《FGV海外联营有舞弊》20161123),那时FGV第三季业绩出炉,刚在该年四月升任为CEO的查卡里亚将亏损主要归咎于一家在杜拜叫IFFCO的联营公司,指该公司发生舞弊,而FGV在该公司却没有管理权,因此无法避免舞弊行为发生。

但他没有透露是否要采取什么后续行动,包括是否要脱售停损等等,也不否认公司将继续面对亏损,只说会努力降低成本。

担任FGV CEO一年多,查卡里亚联同CFO和另两名高层忽被停职,以配合子公司Delima某些交易的调查。

伊沙在记者会上指控查卡里亚有“多项不法行为”。

查卡里亚回应说,他被指示“休假”,是因为和一家阿富汗Safitex逾期付款予Delima有关,但那不是大问题。

反之,他指出,他是因为不认同公司的一些“荒谬”投资而被令辞职,如下:

1)注资一亿英镑(5.6亿马币)到子公司Felda Cambridge Nanosystems。这家公司在过去三四年来已亏损了1.17亿马币,他们(FGV董事局)还要投入一亿英镑进去,但这并非我们的核心业务。董事局一度同意中止投资,却在三周后U转,决定继续投资。

2)公司计划投资3亿马币在一家巴生的奶精工厂的30%股权。这也不是我们的核心业务。公司执行委员会已经拒绝,但董事局仍然推翻决定而通过这项投资。

3)一些直接谈判(direct negotiations)的不当行为。

4)直接颁发合约等。

董事局推翻管理层的决定,显然就是主席伊沙搞的鬼。长期这样子下去,管理层就很难做事了。

既然如此,查卡里亚等人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那也不令人感到意外。

伊沙说,Delima的账目出现问题,数额涉及数百万,是因为该公司和长期客户Safitex之间有“不当行为”。谁是谁非?那就让反贪会来查个一清二楚。

有没有注意到,查卡里亚被查的“罪名”只有一个,而查卡里亚对公司的“指控”则多达四项?如果是你?你比较相信谁?

我会比较倾向查卡里亚。他还敦促反贪会调查,还他一个清白,“让外界知道谁才涉及不当行为”。他也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

目前为止,还未听到联土局主席沙里尔出来说话,财长首相也未针对此事发言。

财长首相当年千方百计将FGV搞上市,亲自钦点伊沙担任联土局/FGV主席的,年初委沙里尔当联土局主席时,伊沙的FGV主席位子却文风未动。

为什么保留伊沙在FGV的主席职?我想只有财长首相最清楚。

如果当时换了人,情势可能就不会落得像今天这个样子了。

我觉得查卡里亚是真心要把FGV转亏为盈的,唯时不我与,和主席伊沙达不到共识,结果只能面对现在的下场。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