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3, 2017

兴业、阿马和1MDB的三角关系

原本上个星期就要写兴业和阿马并购事件了,临时却改写槟城向中国贷款事件,跟着又突发FGV高层被撤职风波,今天才来写对兴业阿马并购的看法。

看到有媒体说这将引发另一轮银行并购效应,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这只是个one-off事件,主要是阿马大股东澳纽银行有意卖掉其股权而起。

之前就说过,国内最近发生很多大小事,无一不是因1MDB所引起,这次兴业阿马并购事件也不例外。

大家记得,早在前年,阿马高层出现大调动,来自澳纽银行出任阿马董事经理的Ramamurthy以家庭为由辞职返回澳洲吗?那时候,身为股东的澳纽银行心灰意冷,就曾透露有意卖掉阿马股份了。

(请参阅《没有滥权,是银行程序有缺点》20160519)

而在前年底,阿马被国行罚款5,370万元,再加一亿(每年2,500万共四年)提升银行系统和员工培训开支,共1亿5,370万元(《洁蒂最后一击》20160324)。

阿马和国行都不愿透露阿马是为何被罚款,而阿马董事经理真的是因为家庭而辞职的吗?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些都是因为某人在阿马的私人户口被用来洗黑钱所引起的。矛盾的是,这位某大人至今依然安然无恙,地位稳固如山。针对这,你能说什么?你能做什么?

早在那年(2015),就曾传出兴业阿马洽谈合并一事了,然后在去年底再度传出两者有意合并,当时连身为兴业大股东的EPF声称不知有此事。EPF也持有阿马的12%股权。

并购事件就这样拖拖拉拉,似乎到了最近才有了一些眉目,遂在月初的时候才正式作出宣布。

并购的成功率有多大呢?虽然已经正式作出宣布,我觉得几率还是不大,可能最后仍以失败告终。

不是阿马方面谈不妥,我觉得最大的阻碍,仍将来自兴业的另一大股东Aabar。

你没有看错,兴业的另一大股东除了EPF就是来自中东阿布扎比IPIC的子公司Aabar,而1MDB最近刚和IPIC/Aabar达致协议,以分期付款支付后者35亿美元,这笔资金之前被汇去了Aabar的假公司分身,意即财政部同意代1MDB再还一次!

(请参阅《1MDB可以拖到2020年》20170421)

这个协议,如同FGV CEO查卡里亚形容FGV的亏损投资为“荒谬”一样“荒谬”。

所以我说,国内近年发生的大小事件无一不与1MDB有关;阿马如是,兴业也如是。

(请参阅《原来CIMB和兴业合并失败间接和1MDB有关》20150518及《砂拉越和1MDB的关系20160506)

兴业除了和阿马洽谈并购,之前也曾和联昌前后进行过至少三次的洽谈,但最后都不成功,分别在2011、2014和2015年。

为什么呢?就是因为Aabar从中“作梗”,在售价上无法达成共识,结果只好拉倒。

当然这也不能怪Aabar,因为据说当年Aabar是在刘特佐的撮合下,以每股12元向砂拉越的UBG购入兴业股份的,但兴业从来都没有达到过这个价位,Aabar怎么肯以低过买价的价位脱售股权?

除非这次为了退出我国市场而以亏损价出售,否则,我觉得这次的洽购可能也洽不成。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