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9, 2017

国行炒汇亏损有时尽,1MDB债务增长无绝期

内阁在二月间成立了一个特工队,调查国行在上世纪90年代的炒汇丑闻(请参阅《查一桩成年旧账..............》16/2)。

该特工队以前首席秘书西迪哈山(Sidek Hassan)为首,目前他是国油主席。

经过四个月的调查结果,他建议成立一个皇家调委会(RCI),以“更有权力深入调查,还原真相”。

内阁已在上星期的会议上(21日)通过成立RCI。

当然,如上回提到,翻查国行25-30年前的炒汇丑闻,项庄舞剑,其实意在当时仍是首相的敦马。

但,当年炒汇亏损的事件不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吗?后来还“害”到达祖丁要出手打救,以收购马航之名来“拯救”国行,这些之前都曾提过了(请参阅《政府注销达祖丁债务之谜》20120216)。

现在才来说要彻查25年前的丑闻,时间上会不会来得太迟?

很自然的,脑海不禁有个问号:那1MDB就不用查吗?查了却没有人需要负责吗?

我注意到有位针对国行炒汇丑闻频频发言的阿都慕拉(Abdul Murad),他是国行前副总裁,今年二月也是他先挑起课题的,之后财长首相才说要成立特工队调查。

我心里就有个想法,身为国行当年副总裁之一,他是不是也要负起责任?

之前提到,另一位副总裁诺莫哈末,据说当年就是由他操盘炒汇,若说要负责,他应该负最大责任。

但诺莫哈末当年并没有因此下台,还平步青云,当敦马的特别经济顾问,后来当阿都拉的第二财长,也在纳吉刚上台时当过EPU部长,目前是国库(Khazanah)副主席。

反而是当年的国行总裁嘉化胡申因此而引咎辞职,郁郁而终。

嘉化胡申是现在副内长诺嘉兹兰的岳父。

当年国行对外宣称炒汇亏损了90亿马币,一般相信实际亏损达300亿。

但根据特工队主席西迪哈山几天前透露,国行当时向内阁及国会汇报的亏损只是57亿元,国行自1994年起,每年还债5亿长达10年以填补炒汇亏损。

如此说来,炒汇的实际亏损,是不是只有57-90亿元左右?

当年财长达因至今未发一言,不过,当年是副首相的安华曾经透露,国行炒汇亏损在150至300亿之间。但150和300亿元的差距也太大了。

外媒估计,我国当年炒汇亏损约100亿美元,以当年汇率来算,100亿美元等于260亿马币。

昨天看到新闻,前国行副总裁阿都慕拉说,根据当时汇率,100亿美元就是400亿马币。

这样说有点夸大和误导性,因为当年汇率只有2.5到2.6,不是现在的4.0兑一美元。

然后他又说,这笔钱(400亿马币)若原封不动存在定期的话,每年可得利率4%,如今就可超过1,000亿马币;如果当年没有炒汇亏损,我国外汇储备金就可增加1,000亿马币或更多。

因此,他的结论是,成立RCI彻查国行当年炒汇亏损丑闻,是刻不容缓的事。

我也在想,1MDB的420亿贷款,加上利息,再加后来以贷还贷的额外贷款,还有最近和IPIC达成协议重付60亿美元(约260亿马币)给对方的数额,总数估计最少800亿以上。

这些债务增长无绝期,都要由人民来承担,照阿都慕拉的算法,25-30年后,不是要破2,000亿元以上?

这样看起来,1MDB岂非更需要被彻查?这些窃国贼更要被绳之以法,万劫不得超生?

一个已经“结束”,一个还在发生着,债务还在增长中,哪一个更为严重,哪一个应该要制止它继续发生,哪一个才是priority?

至少当年国行总裁嘉化胡申还当了替死鬼,但在1MDB丑闻,虽然公帐会建议由首任CEO沙鲁当替死鬼,至今他依然在伊德里斯的PEMANDU上班,逍遥快活得很(请参阅只怪沙鲁一人20160408)。

有趣的是,这位阿都慕拉曾在1999年发表法定宣誓书揭露,安华拥有20个银行户头,涉及总额30亿元资产;却在数个月后撤回有关宣誓书。

那时是烈火莫熄时期,安华敦马交恶,安华被控,阿都慕拉选择在那时对安华做出指控,后来却不了了之。

如今是敦马和纳吉交恶,阿都慕拉又出来剑指敦马,不知敦马如今会作何感想?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