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8, 2017

FGV成了第二个1MDB

PEMANDU的CEO伊德里斯受财长首相委以独立者身份(independent party),检视FGV查卡里亚等四名高层被勒令停职事件。

进入正题之前,让我先谈谈伊德里斯。

大家大概会奇怪为何我说伊德里斯是PEMANDU的CEO,而之前我说他是首相署PEMANDU部长。

那是因为伊德里斯不是经过民选,当年他是以上议员身份受委当部长,但自他在2015年两任上议员任期届满后,不能继续当部长,于是,财长首相灵机一动,把PEMANDU转为一家GLC,伊德里斯改以CEO身份继续留任在内。

财长首相这个做法,应该是史无前例。

也因为这样,伊德里斯也得以出任上市公司Heineken的主席,何乐而不为?否则,以部长的身份,他是不可能出任上市公司职位的。

PEMANDU也不再是一个政府部门,而是一家GLC,却是一家只有支出没有收入更遑论盈利的GLC。当然你可以说,有几家GLC能为政府带来收入和盈利?屈指可数。

进入正题。伊德里斯受委检视FGV事件,这个做法是否恰当?FGV是家上市公司,要检视或调查的话,不是应该由公司或公司股东来成立一个独立小组去进行吗?

当然你可以说FGV也是一家GLC,由财长首相委任伊德里斯也无不可。那就要请这方面的专家来提供看法。

不过,他不应该只是调查查卡里亚等高层被停职事件,他也应该一并调查身为非执行董事的伊沙主席此举是否有滥权,以及查卡里亚所做的四项指控(请看昨天博文)是否真有其事,毕竟,无论在数额和程度上来讲,查卡里亚对伊沙比本身所面对的指控来得严重多了!

查卡里亚昨天带着一大堆文件主动到反贪会,可见他对自己信心满满。

顺带一提,《大马Insight》将FGV事件比喻为1MDB第二,是自1MDB丑闻以来我国另一大大丑闻。

不是吗?从FGV五年前上市,伊沙受委主席开始,大家就应该可以预见今天这个窘局了。

好,现在除了伊沙启动的内部调查和反贪会的调查,还有由财长首相委任伊德里斯的独立调查,要查出实际真相应该不会难吧!

但万一各方面调查出来的结果都不同呢?谁的调查才最可信?这是我所能想到的一个可能。

既然各有指控,公平起见,在这调查期间,伊沙甚至整个董事局是否也要停职,确保三项调查可以顺利进行呢?

为什么财长首相会介入?不难理解,因为当初就是他亲自委任伊沙的;两人关系匪浅。

《大马Insight》也说,因为联土局垦殖民占据了几乎54个国会选区,在全国222议席中占24%,这是一个很大的比率,财长首相不能掉以轻心。

更何况,这些垦殖民当初因为被迫以土地换取股份,从股价最高5.45跌至目前1.65元,亏损高达70%,早已引起这些垦殖民的不满。

记得EPF在脱售完手中FGV股票时怎么说吗?它说不会涉足任何没有价值的投资。

财长首相说,EPF投资FGV亏了二亿元,上回我算来起码有5.3亿(《卖完FGV,公积金只亏2亿元?》20170404)。

FGV业绩烂,不是因为公司烂,而是管理层/董事局烂。

管理层/董事局烂则是因为上市的心术不正动机不良,所以业绩亏损连连股价跌跌不休。

一个代表这些垦殖民叫ANAK(Persatuan Anak Peneroka Felda Kebangsaan)的NGO,已经呼吁伊沙必须引咎辞职下台。

查卡里亚是垦殖民的第二代,本身在联土局工作数十年,去年才被升任为CEO。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