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3, 2017

《大马城》愈演愈精彩

财政部第二最有权力的人不是第二财长佐哈里,而是最近人红是非多的财政秘书长伊万。

始料未及,大马城居然引发出“内斗”,伊万涉及其中,如今愈演愈剧烈,简直可以拍出一部像《豪门恩怨》的连续剧。

继Raja Petra爆料指财政秘书长伊万是导致IWH-CREC协议生变的幕后主使,如今《Malaysian Insight》爆料,布城已经指示反贪会调查Budiman委员会的工作,是否涉及“潜在利益冲突”。

Budiman委员会,曾告诉大家,是由财长首相成立,赋予1MDB合理化计划任务,主席是第二财长佐哈里,1MDB的CEO阿鲁是主要成员之一。其他成员则不详。

无论如何,之前传出消息指这个委员会已被解除任务,佐哈里否认被解除,而是因为任务已经完成,所以自六个月前就没有再开会了。

他列出委员会所达成的四项任务,分别是:脱售1MDB能源资产予中国广核集团(CGN)、重启TRX中心发展、总结大马城相关的国际竞标,以及处理1MDB和IPIC的仲裁程序解决涉及35亿美元的纠纷。

说到解决IPIC的纠纷,他不是说过他对有关事件不知情吗?怎么如今他却说是以他为主席的委员会的功劳?

虽然他否认Budiman已被解除任务,财长首相几天后在宣布伊万兼任大马城和TRX城主席时,他也宣布Budiman委员会停止运作。这与委员会被解除任务有什么分别?因为现在已经由伊万全权处理啊!

财长首相为何指示反贪会调查Budiman委员会?难道该委员会成员涉及不法金钱交易,所以阿鲁才会因“潜在利益冲突”而被罢免职务?

《The Edge》报道,阿鲁曾和林刚河出席「一带一路」论坛,阿鲁更协助安抚显然不满大马城售股交易告吹一事的中国政府。

CREC是一家中国国有企业。

阿鲁竟然不是随财长首相参与「一带一路」论坛,反而是和林刚河过去,还试图安抚不满大马城进展的中国官员?阿鲁此举真不可思议。

此报道若属实,那就难怪阿鲁会被冠以“潜在利益冲突”罪名。

报道也说,中国官员并不愿意接受7.41亿元的订金退款以及4,488万元搬迁成本的中期付款退款,因此他们也对林刚河兑现退款支票不满。

照这个说法,我不认为王健林会愿意取代CREC投资大马城的发展项目,那样做,岂非等于在“太岁头上动土”?

说回伊万,若非背后有人撑腰,他岂敢如此大胆,说服财长首相宣布和IWH-CREC的协议告吹,较后还强调那是final decision,不会有回头路。

言下之意,就是叫IWH和CREC都死了心。难道他不怕会得罪中国当局,还有柔佛苏丹?别忘记,柔佛皇室在IWH是有股份的。

说到这里,你会想到谁这么胆大包天,不按牌理出牌,连中国政府和柔佛皇室都敢得罪?

相信你想的和我的一样。

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s/3418/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