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5, 2017

财长首相的本事

IWC-CREC财团是在2015年底签署协议,原本须在半年内完成付款的先决条件(pre-conditions),但经过10多次的延期,买方都无法符合付款的先决条件。

这先决条件是什么?报道没说清楚,是不是收购价的10%订金即7.41亿元?也就是说,买方是否连订金都未付?我认为有可能。

据说,中方拒绝放行收购,是因为中方要确保得到马新高铁建造工程(HSR)。

但有关工程要在今年尾才开始招标,财政部不敢给予保证,“将工程内定给中国”, 中国政府也迟迟不予批准CREC付款。

财政部是鉴于对方一直拖延付款,最后不得不宣布协议取消,显然,财政部应该已另有打算,或已找到另一买家,才会毅然作出宣布。

《Malaysian Insight》说,这是财长首相本身和财政部秘书长也是1MDB主席伊万做的决定,连第二财长佐哈里都不知道。

所以我说佐哈里至今都还不在状况,一点都没有错。之前和IPIC达致的和解协议,他不也说不知情吗?相信财长首相也不想他知太多吧!

说到和IPIC的“和解”,我还在想,政府要拿什么来还那60亿美元?该不会拿大马城土地来做抵押或contra吧?

财长首相的本事,就只会变卖资产还债,1MDB如此,SRC也如此。今天读到新闻说,SRC将脱售资产来偿还它欠公务员退休金(KWAP)和政府的贷款。

SRC可有资产可卖?这点它又没提。

其实这也不是新闻,因为在去年“中国热”的时候,也曾说要将SRC资产卖给中国还债(《SRC求售求存》20161031)。

SRC原本是1MDB子公司,后来却转为财政部子公司,然后它向KWAP贷款40亿,说要投资在蒙古一家Gobi Coal & Energy公司。

根据首相在国会的书面报告,蒙古投资实际上只有6,000万美元,以当时汇率兑成马币也不过大约2亿,还有38亿去了哪里?书面报告里没有交代。

我们所知道的是,后来却被发现,有4,200万元流入了纳吉在阿马银行的私人户口。

纳吉说他不知道有这么一笔钱进了他户口,那发现后,有没有还回给SRC呢?

SRC也有一笔政府贷款3.1亿元,加上欠KWAP的贷款加利息如今达43.9亿,总共就是47亿元。

SRC有至少47亿元值的资产可卖吗?我怀疑。

可能只是一些存款之类的吧!佐哈里年初的时候不是有说吗,SRC存在邻国BSI的资金被冻结了所以无法取出(《和Aabar一样,SRC也有岸外分身》20160517)。

情况就和1MDB一模一样。我无法想象,竟然有公司举债然后将贷款存在银行吃利息,除了1MDB和SRC,大概没有第三家。

难道BSI银行给的利息会高过贷款利息?

问题是,两家公司业绩亏损,只有支出没有收入,举债目的又为何?这不又是另一类的金钱游戏吧!

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s/2559/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