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9, 2017

阿鲁因为利益冲突被炒

还是在大马城/1MDB课题上。

昨天早上,传出上市公司Malton将和中国首富王健林的万达集团联同EPF竞标大马城,消息立竿见影,价量齐升。

下午的时候,Malton否认参与竞标,也没有和万达或EPF合作,股价立刻打回原形。

若非空穴来风,Malton怎会被扯上?难道是假新闻,纯粹为了炒作股价然后抛售套利?

还把EPF拉进来,却不见EPF有作出任何反应。

如果EPF真的也参与一份的话,你说是好事坏事?

这几天,大马城的新闻一波紧接一波,紧凑得叫人目不暇给。

昨天傍晚,读到阿鲁被“炒”的新闻,以为又是假新闻,后来证实是真的,不过只是被解除大马城主席和TRX City董事的职位,1MDB的CEO职仍获保留。

老实说,之前不知道原来他也是大马城的主席。

但,为什么消息来得这么突然?据说被“炒”的原因是“利益冲突”。我想了好久,想不出阿鲁的职位有什么或如何“利益冲突”,有的话,为什么现在才来被“炒”?

阿鲁自己的解释是,因为之前大马城和TRX City是1MDB的子公司,现已改为财政部子公司。

但我还是看不出哪里有“利益冲突”。纳吉身兼财长首相两职,之前是1MDB顾问局主席,如今又以财长身份设法解决1MDB的庞大债务,那才是最大的“利益冲突”。

还有财政部秘书长伊万,他如今兼任1MDB主席,那不也是明显的“利益冲突”吗?

上周五提到,和IWH-CREC之间的售股协议(SSA)失效,是财长首相和财政部秘书长伊万两人做的决定,第二财长佐哈里都不知道。

如今看来,连原本是大马城主席兼TRX City董事成员的阿鲁事先也不知情。

据《Malaysian Insight》报道,阿鲁并不同意取消和IWH-CREC的协议,是否因为如此,就以“利益冲突”的名义解除阿鲁在两家公司的职位?

1MDB除了减不了的债务,只剩下一个空壳,以后,阿鲁是不是就在1MDB坐冷板凳?

虽然Malton否认竞标大马城,王健林的万达接手像是来真的。

邻国《海峡时报》说,去年年尾纳吉首相官访中国的时候,就曾与王健林会面。

财长首相下周再访中国,据说即将和万达签约。

但,大马城早在前年底就和IWH-CREC财团签了协议啊,同一块地皮,岂可卖两次?

是不是因为这样,财政部才要找个借口让早前的协议“失效”,那就有理由将大马城转卖给别人,何况对方是中国首富王健林?

阿鲁因为反对,所以被炒?

财政部在上周宣布协议“失效”的文告提到,自在2015年接管大马城,该段地皮价值已大幅提高。

据《The Edge》报道,前年和IWH-CREC签署协议的当时,该块地皮总值高达123.5亿或每平方尺583.4元,如今已升值到每平方尺800至1000元,总值超过200亿。

是否因为地皮大幅增值,财政部才想“毁约”,改卖给愿意出更高价钱的万达集团。

随着阿鲁被炒,如今改由伊万负责大马城和TRX City的买卖。

我在上星期(4/5)写的《大马城变不成中国城》里有提到,CREC可能不愿负责回教债券和空军基地搬迁成本余额的60%约21.3亿元。

果然,我的估计没有错,《海峡时报》今天提到,财政部所谓对方没有符合协议的一些先决条件,其中包括提供搬迁空军基地的19.3亿元资金。

为什么我的数字和《海峡时报》的数字相差2亿(21.3-19.3)?因为我把债券的部分也算进去;如果仅仅计算搬迁成本的余额则是19亿(《大马城未定价?》20160105及《LTAT和1MDB暗度陈仓》20160405)。

若说这笔数字未还,我觉得是有可能的,因为CREC本来当时就不愿承担这笔费用。

所以IWH才说,财政部的文告并没有反映真相。

对财政部来说,既然IWH-CREC没有履行协议里的先决条件,大马城地皮这两年来也已大幅增值,如果另一个买家出的价钱更好,价高者得,那也理所当然啊!

但是,做生意要讲信用,财政部如此单方面宣布协议失效的做法,我觉得不是很恰当。

财政部可懂得这些?

http://www.straitstimes.com/asia/se-asia/chinas-wanda-in-talks-to-develop-bandar-malaysia-project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从这起事件也看得出河叔好像有点失势。河叔一向来和南方帝国有密切关系。看来时移世异,之前的favourite 已经不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