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 2017

金钱游戏,这个玩最大

周末的时候,邻国《海峡时报》跟进报道,指1MDB的基金单位投资达24.3亿美元,通过两家子公司,除了Brazen Sky,另一家是1MDB环球投资(1MDB GILFund),这些基金单位是由IPIC子公司Aabar提供担保。

如今可以确定的是,提供担保的是在维京群岛注册的Aabar,即是冒牌Aabar。

在和解协议下,1MDB同意放弃向Aabar索取担保,阿布扎比则将安排一家在塞舌尔群岛(Seychelles)注册的公司以担保价值向1MDB购买上述基金单位,为期从今至2022年10月。

所以现在我们知道,1MDB基金单位的买家是IPIC安排的另一家岸外公司。

《海峡》的报道应该可靠,如今我们对双方所达成的协议也比较明朗,如下:

1)IPIC/Aabar将支付1MDB/大马财政部24.3亿美元,分期五年(至2022年)。但别忘了这本来就是属于1MDB投资在基金单位的资金;

2)1MDB/大马财政部将在今年底分两次付还IPIC的贷款加利息共12亿美元;

3)1MDB/大马财政部同意偿还IPIC/Aabar 35亿美元债券的担保,分期五年(至2022年)。

根据较早的报道,35亿美元还需加13亿美元利息即共48亿美元。

两者contra起来,1MDB还是net付款者,需付IPIC前后共达60亿美元(48+12),扣掉IPIC同意以原价购买的基金单位达24.3亿美元,1MDB还是得付出35.7亿美元,兑成马币约157亿元!

但24.3亿美元本来就是1MDB投资在基金单位的资金,1MDB只是讨回自己的资金,另一方面,35亿美元明明已经汇过去了给对方,却以对方户口是假户口为由,如今同意再还多一次,所谓的和解协议,其实,1MDB/大马财政部成了最大的输家。

说回1MDB的投资基金,根据阿鲁当时所公布的数额达马币154亿元,分别是在Brazen Sky(61亿)、1MDB GIL(51亿)和Aabar(42亿),以当时的汇率约等于47亿美元,IPIC/Aabar如今只同意支付24.3亿美元,那是47亿美元的一半,另外一半去了哪里呢?难道要1MDB一笔write off吗?

虽然说是达致了和解,其实还有很多包括上述的疑问没有获得解答。

高官口口声声说获得解决,但是代价呢?却是额外的60亿美元或264亿马币。

1MDB的损失,包括寄去假公司的35亿美元,上述“失踪”无法accounted for的投资基金达22.7亿美元(47-24.3),以及和解协议下同意付多一次的60亿美元,共达117.7亿美元或兑成马币518亿。

这笔天文数字,没有一位高官或公司人员需要负责,需要负责的就是你我和你我的下一代。

大马金钱游戏猖獗,唯有这个玩最大。

http://www.straitstimes.com/asia/1mdb-abu-dhabi-deal-irons-out-funds-tangled-transactions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