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9, 2017

普腾和吉利的前生今世

吉利集团收购普腾的49.9%股份,价钱只有1.7亿元马币?

这是潘俭伟说的。

另一方面,政府同意reimburse给普腾11亿元,做为普腾自被DRB私有化以来花在R&D的部分补偿。

五年来,普腾在R&D共花了惊人的35亿元,却对销售方面毫无帮助。

潘俭伟质问,大马政府补偿11亿元给普腾,吉利却只以1.7亿元收购普腾的49.9%股权,如此一来,政府不是还要倒贴9.3亿元?

目前还未听到财政部或DRB/普腾就这方面的回应。

如果1.7亿元就可购得普腾的49.9%股权,那也真的太便宜了。难怪吉利愿意妥协,从原本要求51%不果后宣布放弃,却在两个月后忽然改变主意,愿意只收购普腾不到一半的股份。

之前就曾提过,吉利愿意这样妥协,收购近半股份却不持有控制权,显得相当不寻常。

还在普腾课题上。几天前,敦马说政府把普腾近半股份卖给吉利集团,如同典当国家尊严,等同把他的孩子也给卖了。

有人挖出三年前的旧闻,原来早在三年前,敦马就曾主动接洽吉利集团,寻求合作的机会了。

根据《日经亚洲评论》的一则报道(20140613),敦马当时声称普腾可以不需要政府的资助,在该年四月和DRB老板赛莫达飞往中国会见当地官员和吉利集团高层,试图说服吉利集团与普腾合作。

赛莫达是在2012年透过DRB私有化普腾,但普腾销量从此未见有所好转,国内市场从2001年的50%占有率跌到2014年的20%。

那时敦马和纳吉首相的关系还未公开恶化。该年五月,敦马还受委普腾主席。这点大家应该记得。

虽有敦马和赛莫达亲自出马,为何当时和吉利集团的洽谈却没有了下文?我找不到相关的后续报道。

敦马和纳吉首相的关系却日渐恶劣,因为1MDB课题,敦马联合反对政党在去年三月推出《人民宣言》运动,要纳吉首相下台,导致最后敦马在国油的顾问身份被撤,由阿都拉取代。

敦马一气之下也辞去了普腾主席职位,同时一并辞去了所有官职。

又有一则报道指出,原来早在12年前,即2005年,吉利集团就曾有意打入我国市场,并曾与我国IG Bumi和Information Gateway Corporation(IGC)签约。

原本的协议是吉利将与IGC在我国制造、组装和出口吉利汽车,然后每年至少向我国出口1万辆轿车和3万辆组装零件。

说过我国政策朝令夕改,朝不保夕,但做生意怎能这样?

原来和IWH-CREC签的大马城协议告吹不是首次发生,早在12年前和吉利集团签的协议也半途反悔。

根据报道,该年五月签约后,同年11月,吉利在我国的生产线即将开跑之际,吉利老板李书福忽然收到大马政府的“国家汽车政策”(National Automotive Policy)调整通知,指在大马境内制造的汽车产量,80%以上必须供作出口。

明显就是为了要保护普腾这辆国产车。

那时候,虽然敦马已经卸去首相职,由阿都拉接任,但在普腾和国油等政策上,敦马仍然紧抓不放。

也由于这样一个骤变,吉利放弃了大马市场,却没想到12年后,我国还是找回吉利,希望对方可以协助普腾起死回生,这不就是冥冥中的一个造化吗?

http://asia.nikkei.com/Business/Companies/Mahathir-seeks-to-turn-Malaysia-s-Proton-around-with-Geely-s-help?page=2

http://wardsauto.com/chinese-car-maker-geely-export-malaysia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