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6

你还能相信谁?

当年受指示认购FGV的IPO新股的GLC/基金,除了昨天提到的EPF、LTAT、朝圣基金、退休基金局(KWAP)和PNB等外,也包括社险机构(SOCSO)在内。

此外,还有三个州政府也投资了FGV的IPO,分别是:彭亨、登嘉楼和本州。

我可以理解为何彭亨会愿意认购FGV,因为纳吉首相来自彭亨,该州政府怎会不赏脸?但登嘉楼呢?本州呢?

斗湖行动党州议员陈泓缣建议州政府应该立即脱售所有FGV股份;其实于今于事无补,因为亏损早已造成了。

根据陈泓缣资料,州政府持有FGV的154,950,000股,当年若以每股4.55元认购,就耗资7.05亿元,若以今天市价1.52元脱售得2.36亿,每股亏损3.03元,总计亏损4.69亿或当初投资总额的67%。

即使现在脱售所有股票,三分二的投资就要注销,已完全收不回了。

对于这,兼任州财长的慕沙首长总不能保持缄默吧!

当年纳吉首相急着要将FGV上市,说是天降横财(durian beruntuh)给这些垦殖民。

(请参阅《天降横财给垦殖民》20120509)

这些垦殖民获派现金每户15,000元,分三期分别派发给户主、妻子和子女。不懂这么怪异的发款方式用意是什么?

然后,垦殖民也获得IPO的蓝表格(blue form),可向银行贷款购买FGV股票。

这就让我想起当年,本州州民一窝蜂涌到银行贷款以申请购买州信托基金(Saham Sabah)的情景一模一样。

州信托基金至今仍未升回当年的价位,那些向银行贷款购买信托基金的州民是否还欠着银行?那就不得而知了。

说回这些垦殖民,他们就算变卖股票,也不可能还清银行贷款;天降横财,如今变成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

当时我说了,FGV上市计划根本就像在掠夺这些垦殖民的土地。不幸一言中的。

不怕死的拉菲兹说这几天要继续爆料。他问,Felda户头现金从6.84亿跌剩2.91亿,两年净亏损分别达23.12亿和10.23亿,哪来的资金支付22.6亿的三倍市价收购Eagle High?

拉菲兹相信Felda会利用垦殖民的地库作抵押以寻求贷款融资,或发售债券和私下配售股权。

他也质疑是不是纳吉指示Felda进行收购该印尼公司,因为Eagle High属PT Rajawali Corpora所有,后者老板Peter Sondakh和纳吉是好朋友。

根据《星报》报道,Felda将发行回教债券及向一家欧洲银行贷款,筹募所需资金,比例各半,由政府提供担保。

以Felda的现今业绩来看,肯定无法承担这笔债;即是说,最后需要买单的,不止是那些垦殖民,还有我们这些老百姓。

与其说政府未能从1MDB吸取教训,不如说政府从1MDB得到更熟练的经验!

呜呼!在这个国家体制里,你还能信任谁?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