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4, 2016

回教党妾身不明

希盟与土团党缔结合作关系,以在下届大选以一对一方式对垒国阵。

土团党不是加入希盟,而是以3+1的模式合作,即是说,土团党还是对加入希盟有所保留,为什么?我想是因为回教党没有在里面。

土团党主席慕以丁不是说希望回教党最后将会同意加进来吗?

其实不止慕以丁,公正党的阿兹敏也不愿舍弃回教党,从他仍然保留回教党议员在雪州政府就可看出。

蔡添强也不认为有什么问题。

诚信党就认为大有问题。诚信党领袖都是从回教党出来的,如果回教党没有问题,末沙布等人何必成立诚信党?

不止如此,如果不是回教党,之前的民联也不会分裂,那也不会出现现在的希盟,由诚信党来取代回教党。如果又让回教党进来,那诚信党可还有“立足之地”?

我可以看到土团党/慕以丁要回教党加入3+1联盟的政治需要,但回教党已经公开和巫统“合作”了,就算它同意与3+1联盟合作,土团党/慕以丁不怕它大选后又选择靠拢巫统那一边吗?

敦马对此的看法如何?他没有出席昨天的签约仪式,所以无从告知。

如我之前提过,敦马和林吉祥坐在一起,让很多人大跌眼镜。相信敦马已无从选择,为了将纳吉弄下台,只好出此下策。

(请参阅《為他人作嫁衣裳》20160307)

对行动党或希盟来说,非得与土团党/敦马合作不可吗?

可以说,这是一项互相利用的策略。既然大家都有着共同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再怎么奇怪的一个组合,也只好暂且适应一下吧!

不要说行动党领袖和敦马坐在一起是个奇怪的结合,旺阿兹莎竟然也可以和敦马坐在一起,更是叫人难以理喻。难道旺阿兹莎忘了,当年就是敦马把安华送进监牢去的?

上一回,旺阿兹莎并没有出席希盟和敦马的会面,奴鲁也没有,相信那时她们是刻意回避的,为何这次会愿意和敦马同座?还是政治需要,让他们可以“冰释前嫌”?

不止敦马,身为前副首相的慕以丁,作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会和反对党同坐在一起。当然如果他不是被革职,他也不会选择与反对党人士在一起。

但,安华不也是那样吗?当年他也是副首相,若非被敦马革职坐牢,就不会有烈火莫熄,也不会有现在的公正党了。

慕以丁比安华幸运的是,他只是被革职,没有坐牢。

说到这里,你看到历史是如何的在重复,故事是如何的在重演?这也是一种karma,尤其是对敦马来说,始作俑者的他不知有没有察觉到,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而他现在就正在苦尝这些年来他所种下的恶果?还要全人民来跟他一起共业。

当年他意使沙巴人民四分五裂,如今他该看到,半岛的马来民族也面对着相同的命运,马来政党除了巫统和回教党,后来的公正党,如今又有了诚信党。

马来人也开始接受行动党,让他们多了一个选择。

这些政治上的演变,对敦马应该是始料未及的事吧!

我觉得,这次不得不与行动党合作,对敦马和慕以丁来说,都是个无奈的选择。慕以丁希望可以拉拢回教党,大概就是基于这个原因吧!如果胜算大,可能早就把行动党摒弃在外了。

记得去年的时候,当林吉祥首次毛遂自荐,说为了“救国”愿意和敦马合作,却被敦马一口拒绝吗?

(请参阅《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20150427)

如今为何还是选择有行动党在内的希盟合作?显而易见,那是因为敦马已经没有筹码了。

所以行动党还是不要高兴得太早,狡猾的敦马永远先是为自己利益着想,和希盟合作,只是为了达到他个人目的,那就是把纳吉拉下台。

但,纳吉不是他亲自“钦点”的吗?说的也是,他“钦点”的人选,总没有一个令他满意过。

国家落得像今天这个情况,敦马要负起最大的责任。

也可以说,他这是自食其果,却让无辜的百姓们也遭殃。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