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0, 2016

土团党的始乱终弃

今天来谈谈土团党吧!

之前就曾说过,这个党的架构很奇怪,因为它同时有一个主席(Chairman)和一个会长(President)。

主席和会长哪个职位比较大?要看担当的人是谁你才会知道。

报纸说,慕以丁是会长,敦马是主席。而根据慕以丁本身说法,敦马职位比较像是顾问,既然如此,何不干脆让慕以丁当主席而敦马当顾问?

显而易见,了解敦马的性格,土团党的实权领袖还是敦马本身,慕以丁只能算是老二吧!

土团党是在九月获准成立,虽然注册局不让新党简称为Bersatu,只能用国语缩写PPBM,但我看好些媒体报道仍以Bersatu称之,西马华文报也直译为《团结党》,本地华文报一字不改copy paste过来,就很容易让本州读者误以为说的是本地的团结党。

就好像当年若没有安华就不会有后来的公正党,同样,若没有敦马就不会有现在的土团党。

好如电影重拍,只是换了主角上场,冥冥中这不都是敦马的现世报吗?

和公正党一样,土团党里的党员,绝大部份都是从巫统出来的,所以你可以预期,基本上它还是无法摆脱巫统的影子,因为基因还是一样的。

成立短短几个月,忽然传出内乱,里边妇女组主席阿妮娜(Anina Saadudin)突然被“撤职”。

随即出现一份党文告,说土团党妇女组根本未有成立,何来妇女组主席被撤职之说?

如果妇女组还未成立,那在党成立大会上,阿妮娜为何又宣誓成为妇女组主席呢?

土团党总秘书沙鲁丁(Shahruddin Md Salleh)说是“技术上的错误”。当然这个解释是很牵强的。

然后,凯鲁丁(Khairuddin Abu Hassan)也开口了,他指名慕以丁必须厘清他的“婚外情”传言,否则巫统就会在来届大选利用这课题来大做文章。

至今,慕以丁完全没有回应。

凯鲁丁就是和他律师针对1MDB跑到美国去报案的前巫统党员。他是土团党的创党领袖之一,却在两个月后就宣布退党。 

可见那时候,土团党内部就出现问题了。

犹记得敦马那时候就语带玄机道,在野党若在下届大选赢了,慕以丁是否出任当首相,那就要看土团党是否选慕以丁作为会长,以及反对党联盟是否同意由他当首相。

奇怪,土团党不是对外宣布慕以丁是会长了吗?为什么敦马还说要看党员选不选他?

看来,那时党内已经有人不顺慕以丁了。

(请看旧文《慕以丁不是敦马的理想人选》20160927)

凯鲁丁十月忽然宣布退党,相信就是因为和慕以丁不和。

敦马也没有出席半个月前的3+1联盟签约仪式,会不会表示他不认同这样的“合作”方式呢?

凯鲁丁说阿妮娜被撤职就是因为被人以“性丑闻”加害,所以他不要巫统也以“性丑闻”课题来攻击慕以丁。

有没有发现,马来朝野领袖发生丑闻,若非有关贪污,必定是与“性丑闻”有关?除了如假包换的图文并茂还有影带作证,叫人难以断定真假。

问题是,第14届大选还未到来,土团党的是非纠纷就已连续不断,选民还会对它有信心吗?

当然它可能也只会在马来选区上阵,但对希盟来说,成立3+1,是否明智之举?

当然希盟的本意是为了避免出现多角战导致国阵得利,只怕土团党的加入反而会害了希盟。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土团党或会分裂巫统的选票也说不定。

长远来看,土团党的成立,可说是乌合之众,不会长久。

奸猾的敦马进出巫统少说也有两三次了,假设巫统领导层有日出现变化,他会不会又借机回去巫统?谁也不敢说。

真来到那么一天,现在的反对党是不是已被他耍了,以达到他个人目的?

真有那么一天,不止是土团党,连带希盟+1的成立,只能以“始乱终弃”四字来形容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