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8, 2016

中国助1MDB还债?

上周(30/11)提到两周前的国行外汇储备仅达983亿美元,昨天国行宣布,上月底储备金再跌1.9%至964亿美元,可供应付8.3个月的进口和1.2倍短期外债云云。

这样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国行想尽办法以推高市场对马币的需求,包括要商家将75%出口收入兑换成马币等等。

至于效果如何?那就有待时间来告诉我们。

另一厢,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表示,马币走贬只是个暂时的现象,其合理水平应该是在4.05至4.10元之间。

马币走贬,是自去年初前年底即已开始出现的事,这还能说它是暂时性走贬的吗?若从3.50元开始算起,意即它已贬了三分一,算是非常严重呢!

所谓的合理水平,是指根据现有状况除掉投机因素吗?那是不是说,它再也升不回4元水平,连当年3.80的固汇制水平也回不去了吗?

经济学家佐摩(Jomo)说,马币持续下跌,不止是油价的问题,更多是人民对政府失去信心,以及1MDB事件所引起的问题。

何止是人民对国家失去信心,内外资也对国家失去了信心,导致资金严重外流,否则外汇哪会失衡,马币哪会走贬。

记得前EPU部长现在是PNB主席的阿都华希也说过,国家面对的是“信心危机”。

那要如何重拾内外资与人民对国家的信心?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但都不敢开口,只有等着奇迹发生吧!那要等到几时呢?

提到1MDB,昨天英国《金融时报》(FT)报道,中国将协助1MDB解决它和IPIC的财务纠纷。

新官上任时誓将解决1MDB问题的第二财长佐哈里,当被问及FT的报道却答说不知情。

那也不奇怪吧,如果那是不公开的协议,他又如何会知道呢!

财政部秘书长伊万则否认FT的报道。伊万在今年公帐会报告出炉后受委为1MDB主席。

1MDB的CEO阿鲁却不予置评。

记得IPIC原本有个资产交换协议吗?根据纳吉首相当时说法,有关协议将为1MDB减债160亿马币,但自IPIC指控大马政府和1MDB违约后,IPIC即向伦敦国际仲裁庭提呈仲裁申请,追讨65亿美元(当时是266亿马币)赔偿。

(详情请参阅《IPIC追讨266亿》20160615)

根据《砂拉越报告》,相信IPIC将获30亿美元赔偿,另35亿美元将交由刑事检察官进行调查。是不是说,30亿美元是IPIC的财务损失,其余35亿美元来自洗黑钱?

(it is expected that $3 billion has been awarded with the remainder pushed over to criminal prosecutors.)

FT报道,中资将支付10亿美元给1MDB,及通过资产交换方式(asset swap)解决公司35亿美元债务。这笔资金,应该是还给IPIC吧!

那政府/1MDB用什么来和中资交换?

报道提到1MDB在槟城的土地,但槟城土地估价,可能只是资产交换的一部分。

拉菲兹说他有资料显示,政府有意明年将一家GLC在新加坡上市,间接或直接让中国政府控制大部分股权。

他问:这家GLC会是国油、国能、马电讯还是森那美?

我忽然想起,上个月,森那美不是透露说有意分拆业务,以“释放公司价值”吗?

想当年,政府以要打造全球最大油棕公司为由,将国内八大上市油棕公司合并为一,原本取名叫Synergy Drive,后来改回森那美。

但森那美并未因此成为全球最大,在合并短短三年内就传来巨额亏损,可见大未必美,原本几家赚钱公司,却因为合并在一起而互相被拖累。

如今又说要把公司业务拆开各别上市,我多心的怀疑,其中一家,会不会就是拉菲兹说的将转到邻国上市?要不然,还有哪些GLC的资产可以大到足以和中资“交换”资金,好拿去偿债给IPIC?

这些空穴来风的传言,最后会不会一一成真?就像之前的那些传言一样?

https://www.ft.com/content/48689508-b6ae-11e6-ba85-95d1533d9a62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