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2, 2016

幕后人物相安无事

针对上市公司价量出现不寻常异动,大马交易所通常会向相关公司发“不寻常市场交易”(UMA)信质询;但对非上市公司造成上市公司股价异动,交易所是无法向对方发UMA的。

说的就是最近影响KFM价量如过山车般飙涨狂泻的Felcra。

(请参阅《又不是去市场买菜》20161216)

虽然UMA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因为通常上市公司都会给予标准答复,即对股价飙升原因一无所知;而在公司作出答复后,股价即迅速回落,一切回归原位,公司交代了事,交易所也算做了它应做的工作。

这一次却有点不一样。交易所发出的UMA是要KFM解释为何原先表示有意要倒置收购(RTO)KFM的Felcra会撤销其LOI。

Reasons for retraction by Felcra on the letter of interest(LOI).

KFM给交易所的答复是:公司不了解Felcra撤销献购的原因,不过目前正在向后者寻求澄清。

that the Company is not aware of any particular reason on the above retraction and is in the process of seeking clarification from Felcra Berhad.

对KFM给予交易所的答复,Felcra却表示惊讶,说KFM不该在未正式向它作出回应就对外发布消息。它说,它并没有与KFM达致任何最后协议,也没有RTO的明确计划,因为那只是和KFM的其中一个方案。

Felcra说,在12月9日的RTO意愿书,纯粹是探讨性且需要经过常规的管理层讨论,但KFM没有正式回应就对外发布消息,在考量到Felcra对公众及各利益相关者的责任,为避免公众对此事的误解,因此撤销献购的意愿。

Felcra这样的解释,大家认为可以接受吗?我觉得理由很牵强啰。

身为上市公司,KFM自然需要向交易所报备,交易所就需要把报备消息公布给投资者,这点KFM没有做错,并没有说KFM必须先回应给Felcra后才能通知交易所。

Felcra以这单一理由而撤销其RTO献议,恐怕只是一个借口,我觉得交易所也不能接受,但鉴于Felcra不是上市公司,相信交易所对它也无可奈何。

其实,Felcra立场暧昧又矛盾,在接受记者访问时,其CEO Zulkarnain Md Eusope透露,公司将先加强及重组公司结构,才要考虑进行首次公开售股(IPO)。

好,既然原本就打算以IPO公开售股上市,为何又向KFM献议RTO?

却又说没有RTO的明确计划,如果没有,贸贸然就向对方提出献议?真是匪夷所思。

企业交易岂可只是信口开河,若本来就没有那个意愿,那不是搞搞震?

倒很好奇,在这段期间,有谁从KFM的交易获利?交易所只要查看有哪些大户进出场内外就知道了。

KFM的个案,让我想起数年前也发生几乎一模一样的情形,可以说是相同的剧码,屡试不爽。

2013年,Nazifuddin收购了一家上市公司Eastland Equity(前身Furqan)股权,并宣布成为公司董事,还发表了拓展大计,公司股价顿时以倍数飙升。

正当散户沉醉于股价涨幅时,Nazifuddin忽然表示无意入主该公司,短短几天内将所有股票卖掉,股价跟着狂泻,有多少散户因而血流成河。

你会对Nazifuddin这个名字感到很熟悉吗?

你猜对了,他就是纳吉首相的二公子。那阵子,有多少公司股票只要和他的名字沾上一点关系,立即身价百倍。

随手拈来就有Harvest、Supercomnet、Nicorp、SerSol等公司,操作手法皆如出一辙,即在短时间内进出自如。

那时候,交易所也忙于向被看中的公司发UMA信质询,但幕后人物总是相安无事。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