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6, 2016

又不是去市场买菜

Felda(联土局)大家应该都不陌生了,上个月(23日)写了一篇有关其子公司FGV最新状况的文章《FGV海外联营有舞弊》

FGV新CEO Zakaria说将对公司亏损和舞弊事件进行调查,如今不知怎样了?

另一家和Felda名字相似,叫Felcra的,相信大家就比较少听到。

它的全名叫联邦土地统一复兴局(Federal Land Consolidation and Rehabilitation Authority),主席是来自本州的国会议员邦莫达。

它是在1966年成立,旨在发展乡区领域,“协助乡民参与经济活动,进而提升乡民生活水平”。

这样听起来,其性质和Felda、玛拉等是大同小异的。

Felcra其实也同样丑闻不断,但媒体似乎鲜少报道。

三年前,Felcra曾被总稽查司指出管理不当及财务出现弊端,公帐会随着说要进行调查。

调查结果如何?当时还是公帐会主席,最近在内阁重组改当副内长的诺嘉兹兰透露,Felcra曾在未经财政部的批准下,分别在2010年派发14.3万、2011年派发25.75万及在2012年派发33.25万“奖励金”给董事局成员。

2012年,传出类似「养牛案」丑闻的疑云。一个叫Badan Bertindak Peserta Felcra(BAPA)的NGO指责Felcra滥用公帑,旗下一个耗资1800万元的养牛计划根本就不存在。

数个月前,传出反贪会也在调查Felcra,主席邦莫达和董事成员都被问话,结果如何?至今没有对外公布。

根据报道,事关Felcra曾在2014年豪掷1.5亿元投资在信托基金,这是一笔很大的数目,结果导致信托投资严重亏损,主席还涉嫌误导董事局批准该笔投资。

奇怪的是,纳吉首相去年五月还宣布拨款1000万元让Felcra成立一个信托基金,然后“该局将每年注入至少500万元到该基金”。

这个新成立的信托基金表现如何?际此经济低迷期间,加上已有前鉴,大概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另一“失策”是,Felcra与一家WZR集团合作,由Felcra提供土地,后者进行发展,包括三栋建筑物:35层楼大厦,43层公寓大楼和商业购物中心。

该项发展预计成本5.5亿元,Felcra不用出一分钱,融资方面由WZR负责,Felcra最终将“免费”获得购物中心的其中12层,作为提供土地的代价。

如今WZR融资失利,结果变成Felcra需“自掏腰包”近7亿元,来承建原本应该能“免费”获得的楼层。

虽然“业绩”一向不好,Felcra仍然计划要上市,像Felda那样。原本计划在去年上市,由于还在鉴定上市资产,如今估计“可在两年内”上市。

这几天,Felcra有了一些新动作。

上星期五(9日),Felcra致上市公司关丹面粉厂(KFM)一份意向书(LOI),表示有意以倒置收购(RTO)方式入股后者。

KFM于本周二(13日)透过交易所对外公布上述消息,导致股价从原本4分两天内飙涨6.5倍至最高26分。

但是,很戏剧化的,在KFM公布了消息后,Felcra于隔天(14日)致函KFM撤回5天前的LOI,却没有透露撤销意愿的原因。

如所预料,KFM于今天股价狂跌,从昨天24.5分一度跌至最低7分。

可以想象,那些喜欢追股的散户,亏损有多惨重。

同样,那些在背后操纵股价走势的大户,已经从中赚了一笔。

至今,未闻交易所向KFM询问股价大飙大跌的原因。

KFM是家陷困PN17公司,是否有人借此机会发假消息推高KFM股价赚取暴利?这是交易所所要调查的。

Felcra可以在短短五天内就改变倒置收购的意愿,而且是在KFM透露其意愿后隔天就撤销,的确让人大惑不解。

如此做法,好像不是很专业吧!又不是去市场买菜,决定怎可如此草率?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