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0, 2015

再給我半年時間

《華爾街報》揭露1MDB給IPIC的14億美元抵押金神秘“失蹤”,正常的公司,正常的人,應該回應說:好,我們會深入調查,這筆錢去了哪裡。

1MDB的回應卻是,《華爾街報》或違反了大馬法律,還懷疑是公帳會里有人洩密。

親巫統網站MyKMU.net說是潘儉偉。

又來杯弓蛇影,警方這回又有得忙了,忙著要把洩密者掀出來。

到底是要把“失蹤”的14億美元找出來重要,還是把“洩密者”找出來重要?

我們好像永遠都分不出事情輕重緩急的取捨順序。

根據1MDB說法,《華爾街報》是從國家總稽查司的1MDB報告取得資料,但總稽查司報告並未對外公佈,它已交給國會公帳會調查,仍是機密文件,因此,1MDB懷疑是公帳會成員將資料洩了出去。

大家都知道,由於原有的公帳會主席諾阿茲蘭在最近的內閣重組升級當副內長去了,公帳會被指示暫停所有調查工作,直至國會下個月選出新主席為止。

恕我小人,到時候,會不會節外生枝?我也不會感到太意外,不是有人千方百計中止各方對1MDB以及阿馬銀行私人戶頭里7億美元的調查嗎?

“失蹤”的14億美元,是7億美元的整整一倍呢!如果沒有進到IPIC或其子公司Aabar的戶頭里,那它會去了哪裡呢?

在阿魯公佈1MDB籌資420億元馬幣的去向時,有一筆42億存在Aabar,我曾在27/8拙稿《財政部擔保IPIC替1MDB還債?》質疑爲什麽要把這筆龐大的資金存在Aabar,并懷疑它可能就是原本存在開曼群島後來下落不明的11億美元。

現在看回頭,它可能就是1MDB提供給IPIC/Aabar的抵押金,看你用什麽兌換率,可能1MDB是以3元計算,42億馬幣就兌成14億美元。

這純粹是我的猜測,因為1MDB操作神神秘秘,只能根據有限的資料來做猜測。

上回我是猜測這筆在Aabar的存款是IPIC/Aabar今年六月注資10億美元替1MDB還債的抵押;但如果它是早在幾年前就存在Aabar里了,看來它更像是當年IPIC為擔保1MDB籌資35億美元收購電力廠的抵押。

其實,既然1MDB聲稱稽查公司Deloitte簽核審計公司帳目前,曾詢問有關抵押金事宜,若有文件證明錢的確匯了出去,那又何必緊張?緊張的應該是IPIC本身才對啊!

人家IPIC至今都未有回應,1MDB就還比人家著急,讓人感覺此地無銀三百兩。

倒教我想起兩個月前,IPIC/Aabar主席卡登(Khadem al-Qubaisi)辭職,上個月又炒了CEO莫哈末(Mohammed al-Husseiny),然後又傳出有意撤銷參與1MDB重組的協議,這一連串的發展,是否與這筆“失蹤”的14億美元有關呢?

昨天,納吉再叫人民給他半年時間來解決1MDB的債務問題。

我記得好像年頭的時候,他也是說需要半年的時間,如果從年頭算起,半年時間早就過了,如此左半年右半年,還要多少個半年才能夠解決呢?

4 comments:

Beza said...

Ha! Ha! ha!

· 康華 · said...

嗚!嗚!嗚!

Anonymous said...

看来污桶在位,事情没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嗨

· 康華 · said...

醜聞天天見報,晚上如何安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