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7, 2015

原來只有沙巴慶祝916!

今年我才發覺,原來只有沙巴每年都在慶祝916這個大馬日,916對砂拉越州民和半島人民來說,不過是另一個公共假期。

可能你不記得,東馬兩州過去也不當916是個重要節日,往年,這一天仍是公共假期,卻因為它被訂為州元首華誕,不因為它是大馬日。

2009年,甫上任不久的納吉首相宣佈從2010年開始,916將被列為全國公共假期,大家才漸漸熟悉,它才是國家真正誕生的日子。

有鑑於此,將州元首華誕訂在這天的東馬兩州唯有跟著改期。

據知砂拉越訂在每年9月的第二個星期六。

本州則改至每年10月的第一個星期六,今年落在10月3日。至於為何要訂在星期六?據說是因為公共假期太多了。

雖然如此,對半島人民來說,916並不具有任何意義,它只不過是另一個公共假期,對他們來說,國家是在1957年8月31日獨立的,雖然那時候他們的國家只是馬來亞。

聯邦自1957年以來,就已將831定為國慶日,而一個國家不可能有兩個國慶日,於是,916成了大馬成立日,簡稱大馬日,而831仍是大馬國慶日。

那國家是從何時開始獨立?這個爭議一直以來都不曾解決。

若從1957年開始,今年是58周年,但對東馬人民來說,1963年才是國家獨立的年份,那今年就應該只是52周年。

於是,爲了解決這永無止盡的爭議,首相去年宣佈,從此不再強調多少周年的字眼,總之831是國慶日,916是大馬日。

其實這仍是一個消極的做法,因為國家從何時獨立及獨立多少年的問題仍未獲得解決啊!

雖然916已被訂為大馬日,半島卻沒有一個州在這一天大舉慶祝,令我訝異的是,原來鄰州也不慶祝大馬日。

何解?原來鄰州慶祝的是722,這是什麽日子?這是砂拉越在1963年從英國殖民政府取得獨立的日子,而後才在那年的916連同沙巴新加坡和馬來亞共組馬來西亞。

如此說來,對砂民來說,這似乎是個更值得慶祝的日子。

因為如此,變成只有沙巴單獨在慶祝大馬日,但這又有何意義?916,才是應該全國普天同慶的日子。

也因為這樣,今年你看到砂首長阿德南還有正副首相納吉和阿末扎希都過來沙巴與沙巴領袖一同慶祝大馬日。

報導說整個內閣部長也都過來,除了幾位來自沙巴的聯邦部長,從新聞圖片,我看不到其他內閣部長在場。

倒是看到前副財長現任副貿長阿末馬斯蘭現身首都的紅衣人集會,原來他也是巫統宣傳主任。

說到昨天的紅衣人大集會,我看得有點混亂,因為之前PESAKA主席阿里魯斯旦和馬來NGO聯盟主席加瑪互相推說對方是此次集會的主辦者,阿里還說PESAKA的是黑衣大集會,加瑪要的話可以參與PESAKA的集會。

於是,一度以為會有黑衣和紅衣兩個大集會。

但以昨天所見,並沒有黑衣人的出現,倒是阿里自己也穿紅衣站台演講。

他的演講充滿了種族言論,指馬來人、回教和國家憲法被非馬來人侮辱,所以馬來人才要上街捍衛地位云云。

看來他在上屆大選傷得不輕,至今還未從失敗的陰影里走出來,才會說出這麼極端的言論。

但,做為一名前首長,說出這些言論,可說自毀前途,除非他不想在下屆大選從新競選。

另一個出現在集會的巫統領袖是瑪拉主席也是國會議員的安奴亞慕沙,他在會上強調自己是個種族主義者沒有錯,因為那符合回教教義。

他還承認此次出席集會者都得到金錢報酬,也不否認巫統也有動員,說那是正常合理的。

他還指正副首相看到有那麼多人出席集會又能和平地進行感到感到和驚訝。

意思是說,他們沒想到會那麼“無意外”嗎?那在茨廠街發生的騷亂逼得鎮暴隊要出動水炮對付呢?

他和加瑪卻怪罪他人,說是外人幹的,可能是行動黨的人。真是莫名其妙!

你看,國家領袖的素質,都在此次的大集會上一覽無遺。

你說,有這樣的人做國家領袖,這個國家要如何進步?焉能進步?

國家領袖對916的重視,從這也可見一斑。

不顯得矛盾嗎?正副首相迢迢飛來這裡與州領袖慶祝大馬日,那邊廂,卻任由種族主義份子無法無天,也不阻止黨員參加,參加者更獲得金錢報酬,這是如何虛偽的國家領袖?你究竟要鼓吹什麽?

所以說,將916列為大馬日,這一天,只有沙巴在慶祝,有何意義?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