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5, 2015

大馬淪為「垃圾國」

四年前,高盛一份研究報告預測,巴西和三個大國俄羅斯、印度及中國,簡稱「金磚四國」(BRIC),將與美國、日本一起躋身全球新的六大經濟體。

可惜好景不長,雖然巴西與我國一樣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卻因為長期的貪污腐敗與政治危機導致匯率貶值、資金外流、財赤高企、經濟衰退,結果信用評級遭到下調。

聽起來,巴西面對的問題,好像也和大馬差不多。20年前,我國也被喻為亞洲四小虎之一呢!卻同樣也是好景不長。

兩周前,標普(Standard & Poor)將巴西的“投資級”信用評級調降為“垃圾級”(junk grade),并警告未來幾個月可能還會再次調降。

昨天,彭博報導,穆迪(Moody's)數據顯示,根據Credit Default Swap(CDS)交易商的交易情況,大馬和另5個新興國家的信貸評級,或將跌至與巴西同等的“垃圾級”。

另5個國家分別是:秘魯、南非、巴林(Bahrain)、土耳其和哈薩克(Kahzakstan)。

(題外話:哈薩克,首相的女婿正來自這個國家。)

而今天,馬幣兌美元又跌至了4.45新低。

國家經濟情況堪慮,卻未聞國家領袖採取了什麽振興措施,除了宣佈丟200億進去股市,但那對整個經濟起了正面作用嗎?除了那曇花一現,完全沒有。

爲了轉移大家對1MDB和26億元的視線,高官反而縱容種族主義份子胡作非為,搞煽動搞恐嚇,至今完全無事。

什麽「一個大馬」精神,如今已前功盡廢,蕩然無存。

對國家經濟來說,只有雪上加霜。

此人的自私心態,從這可見一斑。

納西爾也在他的instagram對大馬被列為“垃圾級”表示沮喪。他說,近來外媒對我國的負面報導,影響了我國評級。

近來外媒對我國做了什麽負面報導?顯然便是1MDB和納吉的負面報導。

這些報導是不是真的?若是無中生有,為何至今未見首相起訴它們?

但是,馬幣貶值、資金外逃、經濟一蹶不振肯定都是事實,為何國家好像完全束手無策?

不止如此,之前還不斷自欺欺人說國家經濟穩定馬幣貶值對國家有利無弊這類騙小孩子的話?

成立經濟特委會,根本是推卸責任的一種做法,納吉首要做的,應該是先辭去財長職,讓更有能力的人當財長。

雖然我看不見國陣議員里有誰有這個能力,但經過這6年來,可以看出,納吉對財政這方面是無能為力的,他的Najibnomics只是他的智囊團為他想出來的一個名詞,但他做了什麽成績出來?除了紙上談兵的ETP。

所謂的Najibnomics,不如說是「派錢學」,他認為只要派錢,萬事就能解決。

還記得他在呈現他的ETP大計的時候,他常以數字為傲,說TRX和大馬城製造了多少千多少萬個就業機會。

請看最近,銀行業製造業紛紛裁員,數字也是萬萬聲,那邊廂,TRX和大馬城的進度又到了哪裡?

還記得兩個月前,國家經濟明明已經淒風苦雨,另一評級機構惠譽(Fitch)忽將大馬信貸評級將展望從負面(negative)轉為穩定(stable),理由竟然是因為“政府實施GST和取消燃油補貼”。真是給它吹漲。

難道它沒有看到資金外流、股市下滑、馬幣貶值、油價低落、國債高築、1MDB醜聞?

首相也不忘第一時間出來宣佈這項好消息,說惠譽也贊同政府“津貼合理化”和落實GST。

當時我認為這個消息造假,因為那幾個月前,惠譽才提到有50%可能(more than 50% likely)下調我國評級,爲什麽才幾個月時間卻突然“上調”?

尤其是,惠譽是在首相署部長阿都華希會見其高層後“上調”評級的。大家只要上網去找有關新聞就可以證實。

所以如果過不久,有報導說大馬信用被列為“垃圾級”只是一場誤會,那也不用太吃驚了。

之前說的Credit Default Swap(CDS),是債券市場中的一種信用衍生產品(derivative)。長話短說,它像是對沖基金(hedge fund),承擔發債者違約的風險。如之前提過的“垃圾債券”一樣,評級愈低/風險愈高,利息/價格就愈高。

ttp://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5-09-23/do-malaysia-south-africa-deserve-junk-moody-s-model-says-yes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