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15

泰萊大學惹上了馬來主義者

916的紅衣集會,除了正副首相公開“默許”,看到至少有6位巫統議員/部長/副部長現場亮相支持,他們是:

1. 鄉村部長伊斯邁沙比利(Ismail Sabri)
2. 貿工副部長兼巫統宣傳主任阿末馬斯蘭(Ahmad Maslan)
3. 外交副部長里扎馬力肯(Reezal Merican)
4. 農業副部長達祖丁(Tajuddin Abdul Rahman)
5. 國會議員兼巫統最高理事兼雪州主席諾奧瑪(Nor Omar)
6. 國會議員兼瑪拉主席安奴亞慕沙(Anuar Musa)

當然少不了以馬來武術協會(PESAKA)主席身份出席的前馬六甲首長阿里魯斯旦。

這位前首長,只因在505大選落敗,竟然怪罪華裔不懂感恩,從此成了一名馬來種族主義者。

沒想到卸下首長職,他又當起了PESAKA主席。

看PESAKA在916的表現,它顯然是另一個親巫統的馬來NGO。

之前大馬奧運委員會對其參與916集會大表不滿,說要重審其會員資格,不知後來如何?

在三天後的一項大會上,納吉卻大力表揚PESAKA,因為它“無私捍衛政府,因此承諾將大力推廣馬來武術“。

不提前首長阿里,上面所提的六位巫統議員毫不避忌的出席紅衣集會,因為有正副首相的公開“護持”,顯然是有恃無恐。

我不明白的是,他們這樣出現和公開支持集會,肯定會在來屆大選失去大批的非馬來人票,他們難道不擔心會影響他們的選績嗎?

還是,他們已經豁出去了,就算輸了大選也在所不惜?

還是他們信心滿滿,以為他們完全不需要他族選票,單憑馬來票也可以當政?

916集會的餘波未了,因為泰萊大學中止了在916載送參與者的巴士公司合約,卻引來鄉村部長伊斯邁沙比利“以牙還牙”,說要終止贊助瑪拉學生到泰萊深造。

也許你會很納悶,瑪拉學生去泰萊深造和這位部長有什麽關係?

瑪拉是在鄉村部門成立的一個機構,成立的主要目的便是要提升土著的教育和經濟水平。瑪拉學校只收土著便是這個原因。

只因泰萊中止和巴士公司的合約,就要停止學生去泰萊的獎學金,部長風馬牛不相及的“公報私仇”舉動,可見是多麼的愚癡和幼稚,更證實這位部長對916集會的支持,也顯現出部長的種族主義。

但是,他有沒有想過,受害的是誰?還不是無辜的土著學生?

當然,這也不是伊斯邁部長第一次種族主義的表現。

早在今年年初,當他還是農業部長的時候,當國內油價跟隨國際油價下調的時候,他也莫名其妙地發表“馬來人抵制不肯調降物價的華商,否則馬來人將繼續吃虧”以及“馬來人若不團結就會被華人欺壓”的言論。

如此煽動挑釁的言論,部長卻完全沒事;如果是出自反對黨成員的口,恐怕早就被扣留調查了。

更不可理喻的是,當時納吉首相也袒護他,說他只是針對一般商家,並非華人商家。

好像與現實脫離的納吉,不也說916集會很和平沒暴力也不煽動嗎?如今見多也不怪了。

伊斯邁也是說要搞個劉蝶廣場2的部長,這是非不分的部長,他不去譴責那位偷東西的小賊,卻說要在瑪拉大廈幾樓弄個劉蝶廣場2,領袖的道德價值哪裡去了?

另一出席集會的瑪拉主席安奴亞慕沙更承認他是一名馬來主義者,還問那有什麽問題,華人和印度人比他更種族主義。

有這種心態的領袖,到底還適不適合當人民官?

我懷疑,他是不是因為不久前瑪拉在澳洲買貴樓的醜聞曝光,才讓他“性情大變”?

還有一位在最近內閣重組當上副農長的達祖丁,當油價月初僅降價區區10分的時候,他也學伊斯邁的口吻,要商家在一周內降低物價,否則將受到對付。

如今三個禮拜過去了,不知他的部門對那些沒有降價的商家採取了什麽行動?

但,物價怎是由農業部管制,不是消費部嗎?

4 comments:

Yen said...

只要大選時政府出來派米派錢,人們就會忘了什麼種族問題、暴亂之類的。
Bersih 4.0舉辦之前,在吉隆坡半山芭的嘛嘛檔就聽見幾個華人大叔說:要是納吉倒台了,我們就沒得拿1Malaysia派的錢了!

· 康華 · said...

他的派錢政策,無往不利

Anonymous said...

纳吉试图效仿其父亲制造513 2.0,一方面也为自己贪污自保,所以放任手下不停发表种族主义,如果华人顶不顺在某个点爆发冲突,纳吉就可以采取镇压戒严,进一步加强种族主义,以后就是权贵越来越富贵,人民越来越穷,等天上掉下来的石油挖光,外资和国内富商纷纷远走,森林被砍光,建多几件lynas,搞到年纪轻轻个个患癌症。到时把马来西亚推向阿富汗模式,转说拜偶像不好,把所有灾难原因推向非回教徒,到处炸毁非回教庙堂,转移视线。直到天然资源耗光,非回教徒死的走的差不多,具旅游经济价值的非回教建筑物能烧的也烧完了,剩下一片荒土和一班等天养的平民,政治人物依然奢华过日子,连军人也没好吃时,大概这个时候巫统才会倒,按这个路线蓝图至少可以保巫统50-100年以上。

悲观地认为,就算14届大选赢了,分分钟会仿效当年缅甸选举输后反面出动军人镇压,进入军事政府时代。

虽然有生之年,能投票还是会投票,有bersih集会还是尽力支持,但从政府对选举操控和当下执政者凌驾法律毫无牵制力下,很灰。

· 康華 · said...

總好過沉默以對,忍辱偷生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