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9, 2015

又一筆14億美元不知所蹤.......

我很好奇,爲什麽1MDB的海外投資對象,來來去去都是阿布扎比的IPIC/Aabar與相關公司?

而且資金龐大,每項投資都以數億元計,風險相對提高,爲什麽把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里?

首相說要對《華爾街報》的報導採取法律行動,至今卻依然靜悄悄。

今天,《華爾街報》繼續爆1MDB料,指公司原本要付給IPIC子公司Aabar一筆14億美元(馬幣約60億)的資金,做為IPIC擔保1MDB籌資35億美元債券的“抵押”,已宣告“失蹤”。

IPIC是阿聯酋國的投資控股,也是1MDB投資夥伴Aabar的母公司。

三年前,1MDB為收購丹絨和雲頂杉原籌資,發行總額35億美元的10年債券。

為了籌資,1MDB尋求第三方即是IPIC的擔保,籌資活動才得以成功進行。

根據當時《The Edge》報導,為取得IPIC的擔保,1MDB必須繳付高昂的保證金抵押給IPIC,即貸款總額35億美元的40%,這筆款項有記錄在公司的2014年3月的財報里。

即是說,1MDB為取得35億美元貸款,繳付14億美元(40%)給IPIC做保證金,所以實際上,1MDB只取得21億美元或60%貸款,卻仍得每年繳付整筆35億美元貸款的5.99%利息,為期10年。

然後,IPIC子公司Aabar有個期權(option),即可在1MDB收購的發電廠上市時獲取高達49%股權。

不過,根據總稽查司審查1MDB的財務報告,公司已在去年5月取得一個2.5億美元的過渡貸款(bridging loan),以回購Aabar的option。

等於說,1MDB賠了IPIC一筆2.5億美元資金,以讓後者放棄電力廠股權的option。

所以你可以想像,為收購兩家電力廠籌資35億元,公司付出了非常昂貴的成本,即上述2.5億美元加高盛的3.5億美元融資開銷與成本,再加35億美元每年5.99%的利息(而公司實際上只取得貸款的60%或21億美元),這35億美元的總成本每年就超過12%!實在貴得嚇人!

如今,IPIC卻透露,1MDB財報顯示繳付的14億美元,它或其子公司Aabar都沒有收到這筆款項。

那這筆錢又去了哪裡?

曾在8月27日根據鄰國《商業時報》報導寫了《財政部擔保IPIC替1MDB還債?》

兩文在1MDB賠償IPIC以中止option的數字有出入,《商業時報》說是10億美元,但總稽查司報告說是2.5億美元。

我覺得繳付2.5億美元以中止公司49%股權的option是少了些,因丹絨和雲頂杉原的收購價分別是馬幣85億和25.5億元,加起來110.5億元;以當時的兌換率等於35億美元,就是當時發售的債券數額。

49%股權即17.15億美元,1MDB若只以2.5億美元賠償IPIC,似乎少了點。

1MDB應該繳付給14億美元保證金給IPIC,即是說萬一能源公司上市不成功,IPIC將獲得這筆賠償。

總稽查司報告顯示14億美元已支出去,但IPIC說沒有收到這筆保證金,1MDB的確有太多離奇古怪的不透明事件,如何說才說得清?

http://www.wsj.com/articles/malaysia-fund-scandal-spreads-to-u-a-e-1441755072?mod=e2fb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wsj-auditor-only-closed-1mdbs-books-after-uae-firm-guaranteed-us2.32b-in-ca?utm_source=twitterfeed&utm_medium=facebook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