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3, 2015

大馬貪很大

忽然發現,505後,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TI)大馬主席劉勝權被召入閣受委首相署部長,首相此舉動機,與諾阿茲蘭受委副內長和納西爾受委經濟特委會成員的動機是一樣的。

就好如我念中學時,學校讓一些頑皮學生當糾察一樣,這些頑皮學生從此就“變乖”了。

諾阿茲蘭的情況最明顯,從原本的國會公帳會主席到“升級”當副內長,諾阿茲蘭的立場來個180度轉變,說話也不一樣了。

目前還看不出納西爾會不會也來個180度的轉變。

之前他頻頻針對政府在社媒留言,我心想,與其在社媒指桑駡槐,極盡挖苦;對方是自己的親哥哥,納西爾有沒有親口和納吉談論過國家大事,有沒有好好勸過他哥哥呢?

畢竟血濃於水,納西爾真的忍心看到自己親哥哥所可能遭遇到的下場嗎?

劉勝權受委首相署部長,負責廉政與人權事務;這兩年來,卻未見他有什麽表現,包括針對鬧哄哄的1MDB債務和26億“獻金”發言。

這還不打緊,前幾個星期,他還語出驚人,說政府不可如色情片般太透明。一個前TI大馬主席現任負責廉政的部長,這樣說話是否恰當?

昨天,他更不諱言勸告納吉,爲了“安全”理由,勿出席在我國舉辦的國際反貪大會(IACC)。

堂堂一國首相,爲了“安全”理由,受促不要出席在本身國家舉辦的會議?這是什麽爛理由!

記得不久前,納吉也以“安全”考量臨時缺席為他舉辦的《Nothing to Hide》的對話會嗎?

真正的理由,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

原本,納吉受邀以國家領袖身份為大會致開幕詞。問題是他現在醜聞纏身,他有什麽資格談反貪廉政?

果然,整個大會就繞著1MDB和私人獻金課題,TI主席烏加茲(Jose Ugaz)就大肆批評大馬政府針對1MDB調查所進行的一連串逮捕革職扣查行動,說如果納吉銀行戶頭里的7億美元問題無法得到解答,大馬在反貪所作的努力將不會有任何進展。

他說只有一個人可以回答兩大問題,即“誰支付這筆資金和為何”?以及“這筆資金去了哪裡”?

但還是有忠臣為納吉解圍,他就是來自本州的沙烈。他批評TI說首相早已給了答案,爲什麽還問這些問題。

首相真的給了答案?那答案的可信度有多高?獻金來自中東?無名無姓,誰相信?數額那麼高,誰相信?因為大馬大力反IS,誰相信?

而且,絕大部份的獻金後來又匯去了鄰國,這點納吉至今都還未說清楚呢!它現在又去了哪裡,被凍結了還是又去了其他地方?最重要的是,這筆錢還在不在?

為讓反貪會和總稽查署更獨立,與其現在隸屬首相署,劉勝權說,他將建議讓這兩個機構向國會負責。

我懷疑這是否行得通,公帳會不就向國會負責嗎?但,還是有人有辦法讓公帳會停止調查1MDB。

國家原本三權分立,有人卻有辦法革總檢察長職,解散1MDB調查特工隊,并進行連串逮捕行動。

可見是因為有人濫用權力,又無人得以制止或採取行動,所以才會有上述惡行發生。

國家面對當下種種問題,該如何解決,會如何結束呢?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对马来西亚政坛的感觉就像我们的地球一样。
有人在污染地球,有人在做环保。

突然感到很绝望。

· 康華 · said...

正不勝邪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