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8, 2015

種族主義部長愈來愈多

我很好奇,為何聲稱馬幣跌有利旅遊業的納茲里旅遊部長,對916紅衣集會卻不發一言。

直至昨天,他反大罵副外長里扎馬力肯笨蛋,指後者召見中國駐馬大使黃惠康是愚蠢的舉動。

故事背後的來龍去脈這裡就不多說了。

里扎馬力肯,就是出席916紅衣集會的其中六名巫統議員/部長/副部長之一,他在最近的內閣重組獲委為副外長。

可能是急著要表現吧,不久前,他說“要收集在海外參與凈選盟的大馬人資料,以對他們採取法律行動”。至於他們犯了什麽罪,他又說不出來。

言猶在耳,他本身卻高調參與916的紅衣集會,豈非自打嘴巴?

紅衣人無惡不作,恫言上星期六926還要到茨廠街大鬧一場。

對紅衣人變本加厲的囂張,執法者視而不見,執政者聽而不聞。

週末的時候,敦馬再次發言,直指納吉資助紅衣人集會。

敦馬批評納吉無事。

但,中國駐我國大使黃惠康到茨廠街走一遭卻不得了,緊張局勢急轉而下。

結果,加瑪當天晚上被警方扣捕,星期六的鬧場宣佈取消,一直與加瑪“同進同出”的拳王阿里也忙著劃清界限,說他與加瑪無關。

加瑪改口說他不是星期六集會的策劃人,他只是傳話的中間人。我心想,他到底是在幫誰傳話?真正的策劃人又是誰?

跟著,黃惠康出現茨廠街竟被詮釋為干預我國內政。新聞說,布城將召見黃惠康要他解釋他在茨廠街發表的言論。

覺得布城此舉真荒謬,不管是916的紅衣集會或星期六的926鬧事,又不是布城在背後策劃,為何黃惠康的言論會被詮釋為干預我國內政?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不打自招嗎?

後來發現,原來有關“召見”是副外長里扎的主意。

而他本身出席紅衣集會,這“召見”的意圖,已昭然若揭。

納茲里這位“資深”部長,直斥這位“資淺”副外長的做法愚蠢。

這也難怪,從旅遊業角度來看,萬一中國遊客一致杯葛不來我國遊玩,那是上億元的外匯損失,要是中國資金全部從我國撤退,我國經濟恐怕更雪上加霜。

你要玩種族牌,這就是你要付出的慘重代價。

根據納茲里說法,原來副部長并不能代表正部長,只有同等級的部長能代攝其職務,不是由副手代替。

由於外長阿尼化目前正身在美國陪著首相,代外長是韓查再奴丁(消費部長),不是副外長里扎,所以里扎不能自作主張召見外國大使。

里扎一再而三的愚蠢言行舉止,如果在外國,早就該引咎辭職了。

問題是,為何內閣里種族主義部長愈來愈多?

最新消息:雖然納茲里說黃惠康無需出席“召見”,後者今早仍然赴約,但不是與里扎,而是與代外長韓查會面。

會面結果如何?目前尚未得知,但相信將皆大歡喜,無事。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