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3, 2013

人不在其位 也無需辭職


相信投資者都有注意到,昨天的FGV股價一度跌至有史以來最低4.27元,臨閉市才勉強推回4.5元水平,仍然低過去年IPO發售價4.55元。

其實,自從去年底,FGV已經跌破價好多次了,尤其是當大戶“禁售期”解凍後,更面對重重賣壓。

那是誰進場苦撐著FGV的價位?

除了聯土局本身,便是你我都有份的EPF。

所以你我都間接通過EPF成為FGV的大股東了。

這是幸或不幸?但看EPF今年業績表現就可知道。

說到聯土局,兩個星期前,高庭裁決聯土局合作社(KPF)主席依沙會員籍無效,意即他不能繼續當KPF主席。

但是很奇怪,至今未聞依沙上訴,卻也未聞他已辭去KPF主席職,還有FGV主席職。

我的看法是,他是因為去年聯土局要將FGV上市而獲納吉委任他當聯土局公司/合作社主席,接著順理成章當上FGV主席的。

如今既然高庭判他入會無效,不可當KPF主席,那他自然也不可繼續當FGV主席啊!

但爲什麽至今他還是繼續當主席?他不是應當自動辭職下臺嗎?

此外,當初他因為當FGV主席而獲得配額的股票,是不是也一併應該歸還給公司呢?

這些,都沒有下文。

當然我也相信,依沙可能也趁FGV上市溢價,或禁售期滿後趕快賣掉了。

那些相信高官甜言蜜語的,才會還在那兒癡癡地等。

如今看回頭,更能證實為何政府千方百計要將FGV搞上市,當時我也多次在博里提過了(請參閱去年4、5月的博文)。

現在面對墾殖民,不懂納吉要如何向他們交待?

.....................

順帶一提一件風馬牛不相及的事。

那便是納閩國會議員尤索夫瑪哈,雖然已在去年被判破產,但他一直沒有辭去他的國會議員席位和其他納閩官職。

國會議長班迪卡也很配合,雖然報窮局已經通知,仍然遲遲不願公佈尤索夫需辭去所有官職。

如今尤索夫自行“宣佈”自己脫窮,而且還高調出席/主持各官方活動,至今卻仍未獲得報窮局的證實,不是很奇怪嗎?

破產者自行宣佈自己脫窮,咁都得?

若說依沙和尤索夫有相同之處,那便是:雖然人已不在其位,兩人都無需辭職!

一個馬來西亞,真是無奇不有!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