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0, 2013

是時候為Najibnomics定義


2009年,納吉從阿都拉接任首相職不久,高教部即透露美國哈佛大學將研究「納吉經濟學」(Najibnomics)。

當時就很納悶,難道納吉上任才幾個月就在我國經濟領域造出了什麽輝煌成績?連哈佛都另眼相看,馬上為他造字?

相比之下,敦馬當了22年大馬首相,後來也兼任財長;還有阿都拉至少也當了六年首相兼財長,哈佛有沒有研究他們的成果及為他們造字呢?

後來知道有APCO這家國際公關公司,大馬聘請這家公司當國家的國際公關,我相信,那大概是APCO的傑作吧!

無論如何,如果那是真的,轉眼間四年過去了,有研究必定會有結果,哈佛「納吉經濟學」的研究結果如何呢?似乎沒有了下文。

不管哈佛究竟有沒有研究「納吉經濟學」,如果真的要為Najibnomics定義,我唯一能夠想到的就是依德里斯喜歡久不久就update一次,全國樂此不疲的「經濟轉型計劃」(ETP)。

當然還有一個「政府轉型計劃」(GTP),但那不在今天要談的topic內。

老實說,不管ETP或GTP,在我看來都是紙上談兵,不明白爲什麽依德里斯願意那樣子陪納吉玩。

那些所謂的驕人數據,你無法在現實世界里感覺到它們的存在。

ETP里的數據,仿佛與世隔絕,與人民無關。

如果人民無法感受到數據上的成果,你能夠說它是成功的嗎?

令人困惑的是,依德里斯聲聲說要取消各種補貼,否則國家必在2019年前破產云云。

言猶在耳,國家領袖作風近來忽然大變,不再談論取消補貼一事,反而推介「派錢政策」,各種巧立名目的派錢方法,難道這才是「納吉經濟學」的真髓?

問題是,國家真的有那麼多錢來派嗎?

如果補貼人民將造成國家破產,那派錢給人民就不會令國家破產嗎?

這不是一件很令人感覺自相矛盾的做法嗎?

政府派錢派得不亦樂乎,進入百日倒數的大選年,副首相慕以丁建議考慮將一馬援金(BR1M)從500元增至1000元。

喜歡錦上添花阿諛奉迎的分析家還說無損國庫。

難道這也算經濟學的一環嗎?

新年伊始,看到首相宣佈政府為新的一年定下的七大未來方向和優先執行的領域:

1. 落實財政預算案、
2. 加強國民團結、
3. 良好管理國家經濟、
4. 強化國家轉型議程、
5. 藍海策略、
6. 部長與部門國家關鍵績效指標、
7. 提升交付服務系統。

老實說,特別訂下這七大項目,根本是沒有意義的。

這些本來就是政府要做該做的事。

不用講,等做出來了再說吧!

就像很多人喜歡在新年里定下他們的New Year Resolution,但,可以做到并堅持到年底的,到底有多少人?

我相信一個都沒有!

首相訂下這新年的七大目標,相信也會像很多人的New Year Resolution那樣有始無終。

到了年底或明年,誰會記得自己立下了什麽resolution呢?

就像Najibnomics那樣,好像也沒有多少人提了。

我倒很想一窺哈佛的研究報告,是褒是貶?

還是,那根本是一個不存在的名詞?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