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5, 2011

FELDA:貪污有個美麗的名字叫“金錢政治”


凡與「土」字有關的,土權都要干涉?

昨天報導聯邦土地發展局(FELDA)董事經理祖基菲里被指示放長假8個月,因他“欲阻止讓FELDA控股FGVH(聯土局環球創投控股)上市”,今天土權就發動千人示威,要FELDA清理門戶,對付那些“阻止首相為FELDA轉型”的官員們,包括祖基菲里在內。

那是FELDA內部的事,土權憑甚麼去干涉?

FGVH上市,或將是2012年最大型的上市計劃,最大受益者是誰?

聯土局的成立,原本是為了照顧國內墾殖民群的利益,它擁有龐大的地庫,那些非墾殖民群,當然也要分一杯羹。

祖基菲里為何反對上市?雖然當局否認,據說是因為墾殖民地會因此而受到影響。

其實,敦馬在2000年時期已經計劃將FELDA上市,但在阿都拉上任後把數項大型計劃押後或喊停,包括聯土局上市計劃在內。

事隔數年,納吉以經濟轉型為由,重啟大型工程計劃。

今年提呈預算案的時候,納吉宣布明年將聯土局上市成為一家控股公司。

寫到此,讓我想起前年在本州鬧得沸沸揚揚的煤電廠計劃,當時從拿篤遷到山打根,受到根民反對後又遷回到拿篤。

當時納吉說建煤電廠乃勢在必行,并說:「既然大家都不愿燃煤廠建在他們的地方,那就把燃煤廠建在FELDA墾殖區內。」

言下之意,FELDA墾殖區屬於聯邦土地,那大家就沒話說了吧!

首相不懂民意,人民反對的不是地點,而是燃煤所造成的環境污染。

國家怎能一方面支持國際減碳運動,一方面卻在國內大建煤電廠?這豈不等於自打嘴巴?

何況,就算新地點屬於墾殖區,那也是州政府當年割讓出來給墾殖民作開墾用途,怎可拿來建煤電廠?

在此事件上,州民看不見聯邦領袖常愛掛在嘴邊的“俯順民意”,反之是“一意孤行”。

話說回來。

FELDA的上市計劃,顯然是一項籌資計劃,籌資為誰?

大家還記得去年當依沙被首相委任為FELDA主席所引發的爭議吧?

為什么會有爭議?

伊沙是前森州大臣,他在2004年巫統黨選因涉及金錢賄賂而被紀律局定罪,凍結黨籍和被迫辭去官職。

雖然如此,伊沙卻未被反貪會或當時的反貪局調查。

不止如此,明知有前科,首相依然委他當2009年補選的候選人,他也出乎意料以5435张多數票勝出。

當時,黨領袖還紛紛為他說好話。

希山慕丁說:伊沙犯的不是“壞”罪。

你看,犯罪還有好罪壞罪之分。

納吉說:伊沙僅犯了黨內的技術(technical)罪行,不涉及國家司法公正的問題。

而伊沙的自辯是:我不是貪污,我只是涉及金錢政治而已。

敦馬也說:不道德行為不是犯罪(which are not criminal but morally wrong )。

是的,在我國,貪污有個美麗的名字,就叫“金錢政治”。

好笑的是,今天才在報紙讀到,敦馬又再叫人民向日本和韓國人學習,這次是叫人民學習他們的羞恥心。

知恥近乎勇。

一些國家領袖,早已不知恥為何物。

唉,又離題了。

有這樣背景的一位領袖,納吉仍然委他當FELDA這擁有國家最大面積地庫的主席,足見他在除貪方面的誠意。

國家貪污指數逐年下降,那也不足為奇了。

祖基菲里被放長假,據說與伊沙意見不合,不認同FELDA上市計劃,因為那將影響墾殖民的土地。

賽胡先阿里說:一旦FELDA上市,FELDA合作社將只持30%股份,出售70%股份的做法,將形同搶奪墾殖民土地的擁有權。

但FGVH總裁沙比利阿末說:上市計劃不會涉及墾殖民的土地。

若不涉及墾殖民土地,FGVH的土地從哪來?

真相如何?目前各執一詞,且看下回分解。

2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学韩国有污点的前总统自杀,学日本人换政府。

· 康華 · said...

學華人的禮義廉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