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0, 2011

原來「蘇祿蘇丹」也是PEKIDA州主席


如果你忘了阿克占是誰,那你對自封為「蘇祿蘇丹」的仁兄應該還有印象吧!

兩周前才讀到報紙,說他成功向法庭申請,將警方扣押的「蘇丹袍」等物件歸還給他。

如今他已迫不及待“重出江湖”。

這次他是以PEKIDA州主席身份發言,反對成立皇委會以調查非法移民取得大馬卡的問題。

記得PEKIDA嗎?

也是在兩周前,首相出席了這個叫PEKIDA的非政府組織集會上,高呼“捍衛馬來人的權益和伊斯蘭的尊嚴”。

PEKIDA的全名叫「大馬伊斯蘭福利及宣教組織」。

提倡「一個大馬」的首相同時要“捍衛馬來民族的權益和伊斯蘭的尊嚴”,身份不顯得矛盾了嗎?

但首相不覺得有甚麼不恰當。

這個PEKIDA成立了多久?不曉得,我也是兩個星期前才知道有這樣一個NGO。

但,「蘇祿蘇丹」竟然當起了州級主席,那就顯得不尋常。

「蘇祿蘇丹」因為自封蘇丹而被取消巫統黨籍,雖被扣留調查,後來又獲釋放。

不知道他有沒有恢復黨籍,但這次他以PEKIDA州主席身份發言,顯然“大有來頭”。

如果背后沒有強大勢力撐腰,他敢這樣放肆嗎?

PEKIDA雖然自稱NGO,我相信它就像很多近年突然冒起的馬來NGO一樣,都是政黨的NGO。

就算「蘇祿蘇丹」未恢復黨籍,他與巫統的關系,已經不言而喻。

大選將近,“移民獲得大馬卡”課題再度熱起,州內各朝野領袖再次要求成立皇委會,以調查當年導致“州人口激增三倍”的「Project M」。

在此課題上,唯巫統領袖保持緘默。

於是,「蘇祿蘇丹」再呈英雄,反對成立皇委會以進行調查這個問題。

「蘇祿蘇丹」這樣發言,自然引起朝野領袖的鞭撻。

首先,他根本沒有資格來談這個問題,更甭說反對。

當年,他就是因為涉嫌發大馬卡給外來移民而在內安法令下被扣留了兩年。

有這樣污點的人,他有資格開口反對成立皇委會嗎?

成立皇委會,應該也一并調查他在大馬卡課題上扮演了甚麼角色,為什么他被扣留長達兩年又沒有被提控。

他自封「蘇祿蘇丹」,警方也同樣扣留了他,過後又無事釋放,未向州民做任何交待。

他反對成立皇委會的理由是甚麼?

他說:「要求成立皇委會的政黨存心要沙巴人民仇恨州政府與聯邦政府。」

這就是他們拿手的地方:先不針對問題,轉移焦點。

他接着說:聯邦有絕對權力給任何人公民權...成立皇委會就是質疑政府的權力...等等等。

擁有絕對權力,難道就可以濫用權力嗎?

要求成立皇委會,就是質疑政府權力?

根本就是講廢話!

作賊心虛吧!

「蘇祿蘇丹」不開口還好,一開口更讓人證實他當年在此課題上扮演了一個“吃重”的角色。

否則,他怎會無端端被逮捕?

逮捕後為什么不采取行動?

這點,我認為聯邦處境尷尬,一方面不承認也不愿針對「Project M」采取行動,另一方面也無法解釋沙巴人口為何增長得最快。

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

然后又來上演「自封蘇丹」的鬧劇,沒想到弄巧反拙,因為州民根本不來那一套。

警方只好扣留他,應酬了事。

今次又以PEKIDA主席身份發言,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2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针对此问题,又是沙巴进步党第一个出来凸。
进步党促联邦成立皇委会 解沙巴汉激增疑惑

· 康華 · said...

「蘇祿蘇丹」成了巫統“代言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