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7, 2011

「一個大馬」可以和「馬來人議程」并存


副首相慕以丁在巫統大會上發表“聖戰”言論,他不覺得有何不妥。

這位以「馬來人為先」的副首相,將來當正以後,國家不知會變得怎樣?

也許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去想那么遠。

因為提倡「一個大馬」的首相,在大會的最後一天,竟然也玩起種族與宗教牌來。

也許他是為了“劇情需要”,但既然提倡「一個大馬」概念,想必本身也相信這個理念,而且貴為一國首相,也是全民首相,今時已不同往日,他卻還要發表那樣的言論,是否恰當呢?

他還為自己的言論合理化,說他在“落實一個大馬理念時,並未說過把馬來人議程丟在一旁”。

即是說,在推動「一個大馬」的同時,他也要“保障馬來人議程成功落實,以及馬來人成為一個先進的民族”。

那也無可厚非吧!

但在隔天一個叫PEKIDA的非政府組織集會上,納吉言論變本加厲,口口聲聲要“捍衛馬來人的權益和伊斯蘭的尊嚴”。

難道馬來人的地位受到威脅了嗎?像慕以丁所說的“當前政局令馬來人不安”了嗎?

也許首相要針對的只是反對黨,但不需要拿種族和宗教課題來玩,那是很危險的做法。

其實,當前政局可能只會讓國陣成員感到不安,但不要把它說成好像整個民族受到了外族的侵略那樣,那太嚴重了吧!

同時,我對這個叫PEKIDA的非政府組織也很好奇,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知道有這樣一個NGO的存在。

報導說它的全名是“伊斯蘭傳教與福利組織”,會員有兩百多萬,當天出席人數也有一萬名。

我真是孤陋寡聞,如此聲勢浩大的一個組織,之前竟然完全沒有聽過。

既然是個宗教組織,首相少不免又應“劇情需要”,好像要發動“聖戰”似的聲嘶力竭,聽來怎不叫人恐慌?

我覺得這段最具煽動性:

“我們馬來人不會讓馬來人在本身的國土被侮辱,絕不讓步,即使一吋也不可以,我們不會讓任何人質疑聯邦憲法所賦予的馬來人特權,不應傷害我們的感受和改變之前所決定的事項。”

納吉口中的假想敵,真的只是反對黨嗎?

不是的,早在8月間一個叫GABEM的非政府組織主辦的“一個土著經濟意願:加強新經濟模式”研討會上,他已提到:

“不要以為巫統從未體恤非馬來人;事實上,非馬來人同樣獲得政府給予米糧、銀行及白糖在內的各種商業執照....。”

口口聲聲還是“馬來人”和“非馬來人”之分。

GABEM的全名叫「馬來人經濟組織聯盟」,是另一個NGO。

我相信,這些所謂的NGO,都是在當局的資助下成立的“親政府”的NGO。

既由政府成立,那還可稱為NGO嗎?

你會詫異,原來這樣的NGO大概有數以百計,因為首相在大會上透露,他之前已經接見了“62個馬來NGO”,希望它們可以和GABEM連成一線,為土著議程奮斗。

你看,連這些NGO,也是清一色的NGO。

看來,首相若非為自己提倡的「一個大馬」概念開始動搖,便是因為大選在即,不得不迎合“市場”要求。

誰說「一個大馬」和「馬來人議程」不能并存?

你看,首相納吉做到了!

4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看來他們的團體也很多一下,好比華人的什麼工會,宗親會之類的

anakmalaysia said...

Why not ? This is the Bolehland, Flip floping is no big due in this country, promises of the so call Leader in this country is just like farting, as simple as that.So, "Satu malaysia [or Sapu malaysia] and malay first can always go along.

Anonymous said...

团体多,重叠也很多,比如说团体A的会员,有可能也是团体B的会员。巫统都有三,四百万的会员,或许这个团体的会员都是来自巫统。

· 康華 · said...

小頑童,雖說是NGO,覺得它們更像巫統的臂膀,作用是“壯大聲勢”。

am, so we don't know what he really believes in.

無名,不奇怪,我正是那個意思。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