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7, 2015

身兼國州議員,她不是第一個

今天輪到檳城峇東埔國席補選,旺阿茲莎再次代夫上陣,面對一名國陣一名人民黨和一名獨立人士的挑戰。

旺阿茲莎剛在去年三月中選為雪州加影州議員。

所以有人質疑,如果她在峇東埔勝出,加影在南峇東埔在北,身兼兩區一州一國議員的她要如何兼顧?

兩地的確相隔太遠,據說是370公里。

如果阿茲莎贏了,身兼國州兩席的議員,她並不是第一個。

一向以來,身兼國州兩席的議員,隨手拈來,朝野皆有,本州不少,在半島更是普遍。

不止如此,聽說有些地方一些國州議員也身兼市議員,真叫人大開眼界。

這代表什麽,是蜀中無大將,朝野政黨皆缺乏人才嗎?

這個現象,似乎在民聯比較多,如林冠英和阿茲敏便是。他們還是首長和大臣,就算不把黨職算進內,他們真的兼顧得了嗎?我很懷疑。

議員身兼國州兩職,還可勉強接受,但昨天提到也是我國駐美國大使的云冰前國會議員賈瑪魯丁,我就覺得不可思議。

我上網去查資料,賈瑪魯丁自1990年以來便一直是云冰國會議員,他在接下來的六屆大選都沒有輸過,之前他曾擔任國能主席。

但他在2009至2012年被委任為我國駐美國大使,那時他還是云冰國會議員,他并沒有爲了出任美國大使而辭去國會議員。

即是說,他在那三年期間身兼大使和國會議員兩職。他如何兩者兼顧?

我很好奇,那段期間,平時他是待在美國的大馬大使館,等到國會開會的時候再飛回來嗎?那他平時不用回去選區照顧他的選民的嗎?

當然你可以說,這些哪需議員們親力親為?他們都會雇請助理代勞。

如果這個說法可以接受,那旺阿茲莎到峇東埔就不成問題,比較加影和峇東埔只相隔370公里,哪裡會比美國和我國的距離來得遠?

雖然可以接受,但我認為這個做法不值得鼓勵,包括身兼國州議席兩職,除非你說黨里沒有其他人選那就無話可說,但這不也反映黨里人才不足嗎?那可不是一個好現象呢!

提到兼職,就不能不想到兼職財長的納吉首相。

際此國家經濟財政一團糟的當兒,就算他不想辭去首相職,至少也要辭掉財長職吧!

眾所周知,首相兼當財長做法,是敦馬那個時代搞出來的,自後阿都拉和納吉都學到他的作風,在當上首相後也兼當財長一職。

雖說他們同時委任了多名第二財長和副財長,但大權仍在首相本身。

敦馬雖是醫生背景,老實說他生性聰明,對財政還有一手。

接下來的阿都拉念的是回教研究,不覺得他懂經濟,更甭說懂得理財。

現在的納吉,他的業績已是“有目共睹”,一個1MDB衍生出的種種疑問,至今仍然無法提出有力的辯解和說服力,其他的就更不要說了。

兩周前,他還上電視搬出他的ETP成績,在這個時候,誰還會去相信只有紙上數據卻沒有實際成效的ETP啊?

首相兼任財長,就好如公司的CEO也兼任財務經理、社團主席也兼管財政一樣,這其中的利益衝突太明顯,一點都不恰當。

更糟糕的是,自從敦馬開了先例,許多州屬也有樣學樣,首長或大臣也掌管州財務。

如本州首長慕沙即兼任州財長職。

不止國陣州如此,民聯州也無法倖免!

想不到,朝野人才缺缺,逼得人人皆需身兼數職,至於兼不兼顧得到,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