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6, 2015

財政部代1MDB現任和前任CEO請假

公帳會的1MDB聽證會已經在上週二開跑。

原本今天輪到現任CEO阿魯和前任CEO沙魯(Shahrol Halmi)供證,但公帳會主席諾阿茲蘭昨天透露,他收到財政部來信通知,兩人因公務在身人在海外不刻出席,雙雙要求多30天時間以做準備。

我很奇怪,爲什麽不是兩人親手致函公帳會,而要勞煩由財政部告知?爲示誠意,由兩人親自通知公帳會不是更好嗎?還是,這是財政部的主意?

我瞭解1MDB是隸屬財政部的GLC,財政部告知阿魯缺席或也無可厚非。

但沙魯卸任後被調至首相署的PEMANDU,即依德里斯的部門,他并沒有在財政部,爲什麽也要財政部替他“告假”呢?應該是PEMANDU或首相署替他“告假”才對吧!

雖然財長首相屬同一人,那也構不成理由吧!

難怪拉菲茲質疑說,兩人是不是受到納吉的壓力指示,故意缺席聽證會。

但醜媳婦遲早總要見家翁啊!現在缺席,將來總得要挪出一個時間出席吧!

但我又很不解,沙魯是第一任CEO,阿魯是第三任,在沙魯辭職和阿魯接任之前,中間還有一位叫哈晉(Hazem Abdul Rahman)的CEO,大家是不是忽略掉了?爲什麽公帳會沒有傳召他?

哈晉的任期是從2013年三月至今年一月,長達兩年的時間,相信他應該知道公司很多事,更何況傳言他是被逼辭職的,公帳會應該也傳召他才是。

據說第一任CEO沙魯是因為和劉特佐不和而被調職的,相信對公司成立初期的交易詳情,他應該一清二楚。

《砂拉越報告》說,當時的許多交易,他事前完全不知情,而是人到現場後才被指示簽約,所以他應該有很多可以“爆料”。

至於阿魯今年一月才上任,之前發生的事他大可推說不知。

但根據《The Edge》報導,他曾在阿布扎比商業銀行(ADCB)任職,而這家銀行是去年貸款10億美元給1MDB的財團成員之一。他當時有沒有參與批准10億美元貸款給1MDB呢?就由他親自向公帳會厘清好了。

原本公帳會是等總稽查署報告出爐後才展開調查的,如今公帳會聽證會已開始了,仍未聞總稽查署的進展如何,當然還有說要同時進行的警方調查又如何?這些都沒有聽到任何報告。

倒讓我很好奇,兩名前任和現任CEO都表示無法出席公帳會的聽證,那總稽查署和警方有沒有遇到相同的問題呢?

昨天,反貪會諮詢會(MACC advisory board)也來湊熱鬧了,說一旦總稽查署完成調查後,政府應該成立一個特工隊(special task force)以深入調查1MDB。

咦,聽起來好熟悉呢!幾年前,當納吉剛上任的時候,不也成立了一個由各部門組成的超級11人特工隊來調查PKFZ自貿區嗎?結果如何呢?還不是不了了之?

其實,警方有透露將聯合反貪會和總檢察署來調查1MDB的,聽反貪會諮詢會這麼講,警方的調查應該也還未正式開始吧。

根據反貪會諮詢會的建議,這個特工隊的成員應該包括警方、國行、證監會、交易所和國家稽查局。

我很奇怪爲什麽證監會和交易所也被列進反貪會諮詢會的名單內,是否因為1MDB也投資在大馬股票?

這也有可能吧!

就像之前我們的EPF口口聲聲否認投資在1MDB,但上周,財政部以書面向國會報告,EPF在1MDB的投資達17億,比KWAP的14億還多出三億。

這17億元是如何來的?今天,副財長阿末馬斯蘭在國會報告,EPF是在2009年(即1MDB成立當時)向1MDB購買了兩億債券,這兩億債券有政府擔保。

EPF分別在2003年投資在一家叫Panglima Power的IPP(即阿南達的Powertek子公司),及在2005年投資在另一家IPP,叫Jimah Energy Ventures,兩項投資總值15.2億。

Jimah由森美蘭州皇室持有,國能則持20%股權。

1MDB在2012年收購了Powertek,及在去年完成收購Jimah。

EPF在1MDB的總投資17億(2+15.2)就這樣來的。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