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5, 2015

華人收入高 孩子少 還超級怕輸

有時我在想,從政者是不是應該都去上一堂改善說話技巧的課,那就不會常常說錯話?

繼之前有意無意說錯話的農長伊斯邁和副財長阿末馬斯蘭後,消費部長哈山馬力週末忽然又語出驚人,說雲冰(Rompin)補選成績將反映人民是否接受GST。

他的意思是國陣一定會贏,證明人民接受GST嗎?那萬一國陣輸了呢,豈非證明人民反對GST?

那他是鼓勵人民反對GST還是證明人民支持GST?

人民反對還是支持GST,其實大家最心知肚明不過。部長這麼說,等於冒一個很大的風險,就是可能會害國陣輸掉這個原本就屬於國陣的議席。

所以第二天副首相慕以丁趕緊否認,說補選成績非反映選民贊同GST與否的指標。

也許消費部長對此補選太過有自信了,但他這麼一說,豈非告訴人民:如果你不支持GST,那就投民聯一票?所以說,這個賭注實在博不過。

同樣在GST課題上,讓我想起馬華婦女組主席王賽芝上周的“華裔最不該反對GST”論,沒想到一個星期過去了,有關風波還未平息下來。

雖然王賽芝過後否認她不是那樣的意思,《中國報》也刊登了道歉啟事(其實《星洲》也有報導,後來卻取下)。我讀了有關錄音內容,王賽芝的確有那樣說,所以我不明白為何《中國報》需要道歉。

也許王賽芝的原意是要安慰華裔,說華人收入高、孩子也生的少,落實消費稅,對華裔負擔不大,所以不要為了反對而反對。

但這真是事實嗎?華人里難道沒有窮人嗎?華人孩子一定生的少嗎?就算收入高孩子少,難道這就是不該反對繳GST的理由嗎?別忘了華人大都有還所得稅啊!

這個國家,爲什麽凡事一定要從種族角度去看問題呢?這是不是凡種族政黨的一個通病?

而且王賽芝這麼說,間接就是告訴大家,馬來人付的消費稅比華人多。

英文報就是這樣報導,包括《當今大馬》英文版,相信巫文報也是一樣。

我在社交媒體已經看到馬來網友對王賽芝的言論表示不滿,可見王賽芝這番言論兩面不討好,以後發言真是要先三思才行。

不久前,才有宗教司辯說回教徒應該豁免GST,因為他們已經繳付回教的zakat;如今經王賽芝這麼再提醒,豈非多給他們一個豁免GST的理由?

說到兩面不討好,倒叫我想起《伊索寓言》里一則關於蝙蝠的故事。這隻蝙蝠,在鳥群里自認為鳥類,在獸群里就說自己是鼠類,結果當雙方都發現它的詭計時,大家都不再歡迎它加入它們的圈子。

在我國,不乏有這樣的人。

也有一種忘本的人,最典型的便是不斷批評華人為超級怕輸民族(ultra kiasu)的鄭全行。

連巫統領袖Syed Ali Alhabshee都忍不住說他是爲了討好馬來族群,是個要表現得比馬來人更馬來人的華裔回教徒。

可以瞭解爲什麽他會有那樣的表現,就像半島一些時常出來鬧事的馬來人,他們其實是印裔回教徒,就是所謂的嘛嘛,並非真正的馬來人。

根據我國憲法,只要符合三個條件,你就是馬來人;所以這些人時常要出來表現,比真正的馬來人更馬來人。

我很奇怪,既然他這麼討厭華人,爲什麽他還要保持他的「鄭」姓?他整天在種族課題上煽風點火,爲什麽警方從不找他問話?

昨天他又說話,提醒馬來人說,如果布城落入反對黨手裡,國家就會增加更多的養豬場和夜總會。

他還自誇說敦馬曾邀他加入土權,但被他拒絕了。

這位華裔回教徒這麼憎恨華人,以身為華人為恥,不知是否在童年時期留下可怕的陰影?

日前他再語不驚人死不休,建議欲競選國州議席者的SPM馬來文必須取得至少優等成績。

如此荒謬建議,竟然也獲得選委會主席阿都阿茲回應說:準備研究此建議的可行性。

如果成行,選民以後要根據什麽來投票?選賢與能?還是選很會考SPM馬來文的候選人?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