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9, 2015

敦馬怕國陣輸,林冠英躺著也中槍

最近學到一句流行語:“躺著也會中槍”。

意思就是自己什麽也沒做、什麽也沒說,莫名其妙卻被人以言語攻擊,真是死了也不知爲什麽。

它和成語《殃及池魚》意思相近,但說起來就生動得多。

敦馬最近展開對納吉首相一連串的攻擊,要求後者辭職。

昨天,他突然提到林冠英,說兩人都應該一起下臺。

他要林冠英下臺的原因很奇怪,只是因為“納吉和林冠英分別領導中央和州政府,因不同政府治理不同州屬,導致對立和種族情緒出現,這對國家無益”。

言下之意,因為一個是國陣一個是民聯,造成兩者對立,所以兩人都要下臺。

照他這個邏輯,把兩人換掉,問題就能解決嗎?當然不能,因為接任者肯定還是來自不同的陣綫政府。

照他的邏輯,除非兩人都來自同一個陣綫同一個政府,問題才能獲得解決。

可見敦馬只是借題發揮,他真正的原意,就是不願看到非國陣者執政;如果檳城由國陣執政,就算首長仍是林冠英,對敦馬來說就變得沒有問題的。

最近他口口聲聲要納吉下臺,他也說白了,就是因為害怕納吉會害國陣輸掉下屆的大選。

倒叫我想起正正30年前,當團結黨挫敗人民黨成為沙巴執政黨的時候,敦馬不能接受,千方百計要團結黨倒臺,他當時的心機,就與現在對檳城的心機一樣。

原因無他,眾所周知,敦馬是個種族主義者,對他來說,這是馬來人的國家,只有馬來人才有資格當國家領袖。

當年團結黨上臺後,理所當然由黨主席百林當首長,百林是基督教徒,不是回教徒,這是敦馬所最不能接受的;如果百林是回教徒,相信後來所浮現的種種問題就不會叢生。

在敦馬的精心策劃下,州內回教徒人數倍數增長,敦馬分而治之,以「輪任制」為諾(這些之前都提過了),總之百林後來面對眾叛親離,最後州政權再次易手,回歸國陣。

既有沙巴為鑒,如果敦馬還是首相,相信他還是會以同樣的手法來處理檳城,直至檳州政權回到國陣手裡。

更何況除了檳城還有雪州至今依然由民聯執政,敦馬自然對納吉首相愈加不滿。

雪州大臣至少還是一名回教徒,但林冠英不是,造成檳城是唯一非由回教徒當大臣/首長的州屬,敦馬這名馬來主義者是不是更氣?

或者你會問,民政掌權的時候首長也不是回教徒啊!我覺得主要他還是聽命於國陣,這點能夠讓敦馬接受;畢竟檳城的種族結構還是以華族居多。

就與當年(1994)的沙巴情況一樣,爲了奪回州政權,敦馬無奈做出「輪任制」承諾,便是一旦國陣做回政府,州內的三大種族領袖將以兩年一任輪流當首長。

雖然如此,國陣重新執政後,當巫統的兩年任期屆滿,有人還想反悔,不想兌現承諾呢!

輪到嘉族領袖東博當首長時最不好彩,因遇到五年大選(1999),雖然國陣贏回政權,東博不幸在其選區輸掉,理應由另一名嘉族領袖擔任首長,將「輪任制」延續下去,但有人仍想反悔,結果又倒回由巫統領袖擔任首長。

那時團結黨已經加入國陣(2002),當應該輪到代表嘉裔領袖的百林當首長的時候(2003),輪任制的遊戲規則忽又改變,再由巫統領袖也就是慕沙擔任首長。

次年大選後(2004),輪任制終於正式宣佈取消。

無可否認,若非敦馬頻頻插手,本州歷史也不會是今天這個樣貌。敦馬不止改變了沙巴人口結構,也改變了沙巴政治和歷史。

以他在沙巴的所作所為,他對林冠英的不滿也不足為奇了。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大概不想人民说他老人家像反对党,所以随便拿个反对党来开炮以示他是"中立"

· 康華 · said...

他的確對非馬來人有成見。

Anonymous said...

老马养很多种族主义的马仔,看看Perkasa就好。还有二十四小时更新他的踪影的支持者面子书, 简直是吃马粮长大的。
最奇怪的是还有华人将他当偶像,难道当年是被电视洗脑的产品。

· 康華 · said...

因為有時他又會贊贊華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