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8, 2015

原來CIMB和興業合併失敗間接和1MDB有關

納西爾是聯昌主席,身為銀行家,他已不止一次公開批評1MDB。

上周末,他再次抨擊1MDB董事會如果不打算積極解決其財務問題,就應該集體辭職;這是董事會的一個基本責任,尤其是其財務狀況已完全無法讓人信任。

他用“信任赤字”(trust deficit)來形容外界對1MDB的信任程度。

他說,公司應該即刻主動委任一個獨立稽查師,而不是等待總稽查司採取行動。

納吉首相兩個月前指示總稽查司進行稽查1MDB帳目,至今進度如何?總稽查司安比林說,初步調查報告預料下個月杪可以出爐。

當時公帳會說不等總稽查司報告,要同步進行調查。但公帳會主席諾嘉茲蘭上周透露,原來聽證會明天(19日)才要進行。

也說要同時進行調查的警方,又是否已經開檔調查呢?

據知聯昌沒有貸款給1MDB,何以納西爾不斷抨擊後者?

相比之下,身為國行總裁的潔蒂卻以“不評估個別公司”為由而拒絕對1MDB債務作出回應。她有什麽難言之隱?如果對1MDB的管制無能為力,她是不是應該引咎辭職呢?

週末的時候,納吉還把BR1M的責任推給國行,說是由國行和財政委員會提出,不是他的建議;叫她啞子吃黃蓮。

納西爾是納吉胞弟,他雖將矛頭指向董事會,其實他是指桑駡槐。

1MDB雖未向聯昌貸款,兩者其實也有關聯。

大家記得去年和四年前聯昌和興業兩度倂購皆告吹的事件嗎?兩次告吹的原因,都因為興業的一大股東Aabar在售價上爭持不下,結果陷入了僵局。

長話短說,Aabar要求以當年據說是每股12元的買價出讓所持的股份,而興業市價當時僅9元,差價3元,聯昌拒絕以高過市價三成的價格向Aabar收購興業股份。

Aabar是中東阿布扎比機構的一個投資臂膀,如果有讀最近關於1MDB當年交易的來龍去脈,就會知道Aabar所持的興業股份,是在劉特佐的撮合下向砂拉越的UBG購買的。

也因為這樣,結果兩家銀行的兩次倂購計劃都失敗,Aabar是中間最大的絆腳石。

是否也因如此,導致納西爾針對1MDB?聯昌也不貸款給1MDB?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