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8, 2013

連大馬首富郭鶴年都不屑回國......


去年年底,郭鶴年在中國獲頒「經濟年度人物終身成就獎」,最近才在臉書看到當晚的頒獎典禮片段。

郭鶴年在發表感言時給了時下年輕人一些忠言,給我深刻印象的一句是:「成功也是失敗之母」。

爲什麽郭鶴年會這麼說?

他說那是他本人的經驗,我想,或是因為他看到很多人取得成功後就志得意滿,以為自己不可一世;但驕者必敗,這些人雖然取得了當下的成功,不消幾年卻又以失敗告終。

人生有起必有落,當下的成功,只是一時的成功,有多少人能夠保持終身不敗的記錄呢?

是的,驕者必敗,郭鶴年把古人說的「失敗是成功之母」倒置為「成功是失敗之母」,我想真是貼切不過了。

郭鶴年是大馬首富,他指的所謂成功,應該是指財富上的成功。

古言「富不過三代」,現在大概少見了,應該改為「富不過一代」才是。

說到財富,前陣子,報載郭鶴年是大馬首富,他的資產高達461億。

其實,郭鶴年多年以香港爲家,近年來更在中國大事發展,說他是大馬首富,似乎並不很恰當。

可能他還保留著大馬公民權吧,但他的財富,相信早就移往海外了吧!

他富可敵國,只要他點頭,不止中國,相信每個國家都樂於讓他當公民,為何我國卻會輕易把他忽略掉呢?這不也是人才外流嗎?

不止人才外流,我國可說是「人財兩失」呢!

試想想,郭鶴年只要把他的其中一項業務留在國內發展,可以給我國的GDP帶來多少的增長?

事實卻是,郭鶴年的旗下業務,近年來卻一件一件移往海外。

不,正確的說法是,郭鶴年被逼將旗下業務一件一件的轉手給NEP的朋黨們。

首相的人才機構,有沒有遊說郭鶴年再把業務搬回我國呢?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我想,郭鶴年也不會再有那樣的意思了。

爲什麽我國經濟和財務狀況總是輸人一等?除了管理不當,我想就是給NEP害死。

國家財務管理不當,也是因為NEP所造成。

拿最典型的例子來說吧,在郭鶴年時代,我國糖價多年不獲准起價,未聞郭鶴年公司因而虧損,但當政黨朋黨接手過去後,糖價竟然在一年內起了五次,這有夠離譜嗎?

更離譜的是,政府竟然還要繼續津貼這家公司。

你說,這個國家如何能夠和人家比?

連大馬首富都不屑回國,我們還能說什麽?你能怪他嗎?

4 comments:

zeus said...

康華大哥,糖王的成功,我個人並不是很欣賞。

面書裡很多人拿他的華人身份大做文章,意淫一番。把糖王和賽莫大比,再比較兩人在位時糖的價格,原本是朋黨之禍,隱隱約約變成了華人富豪比馬來人富豪優越的種族問題。


說到朋黨,郭鶴年也是國陣的“朋黨”吧?
早期他可以拿到政府的糖的獨家批發權(我記得除了糖還有其他日常用品的執照),獨家賣糖才變成首富的吧?

加上多年來都不知道他有幾天在大馬,我也認為說他是大馬富豪也是不正確。頂多是政府拿一個“華人控制經濟”在馬來社會做假想敵的人物而已。

而且一個人富可敵國,一個不爽可以導致一個國家的經濟受到傷害,面書的狂熱網民以為這樣很厲害,殊不知道這也是資本主義世界裡,資本家強大到可以控制一切的悲哀。

anakmalaysia said...

Can we blame others ? No, only the ruling regime can answer this.

· 康華 · said...

zeus,

我也不認同面書那些種族主義的文章,因為當我們那樣講的時候,我們不也是種族主義者?

但是,當我在提像敦馬這些人的時候,我就無可避免的要辯駁他的種族思想,我就因而意識到我也有了種族思想。

在早期,因為有了“華人經濟馬來人政治”的想法,所以很多生意都由華人壟斷,糖王即是一例。

am,

that's why our neighbouring countries are overtaking us now.

看不顺眼 said...

我不认为郭鹤年是朋党。

郭鹤年早在1948年英国殖民时就已经营白糖生意,树大根深,马来西亚独立后,郭鹤年的白糖业务已经是涉及种植、提炼、分销、等等作业,已经不是一般公司所能正面竞争的。

还有,白糖工业是必须End-to-end,如果只是种植而不提炼,那是农产品;如果提炼而不分销,那是加工业,只有做到种植、提炼、分销End-to-end,那才是真正的设定了Entry Barrier。而郭鹤年早在50、60年代就尊定了这地位。

所以,说郭鹤年是靠国阵政府批发的特权,那是不了解工业Economy of Scale、Entry Barrier、等等因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