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8, 2012

40年來石油稅總額僅得72億?


一直想知道國家四個產油州每年獲取5%石油稅額的資料,卻不知從何下手,因為各產油州、財政部還是國油本身,似乎從未公佈過這方面的數據。

例如本州每年獲取多少石油稅收?不止州民,相信州官也一無所知。

倒是記得在吉蘭丹向國油追討所拖欠的石油稅課題上,曾提到每年最少達8億。

爲什麽要追討?因為聯邦拒絕付稅給吉蘭丹,只願以慈善金代替。

昨天讀到新聞,說沙巴在過去40年來,僅獲取了72億石油稅收。

這是兼任財長的首相數天前在國會里透露的。

我懷疑他給錯了數據。

72億平均起來,每年僅取得1.8億?太少了吧?

(羅斯瑪的PERMATA學前教育,在明年的預算案就獲得了12億元撥款!)

我國有四個產油州,單單東馬就貢獻約454%石油和64%天然氣,如果吉蘭丹每年應取得8億稅收,那本州應得的怎止這麼少?

如果5%僅得1.8億,那要求提高至20%,也不過7.2億元,那也不會很過分吧!

當然必須聲明這只是一個平均數據,不排除早年的稅收會比較低,但因為沒有實際數字,只好以平均法來算。

以總數算的話,如果5%稅收等於72億,那過去40年從本州出口的油氣總值僅達1440億(72/5%)而已。

我覺得這個數字不實際,也被低估了。

單單以國油過去三年來每年派予聯邦政府的股息就高達300億元左右,平均每年1.8億的石油稅,根本是微不足道的。

針對民聯允諾一旦執政,就將石油稅從5%提高至20%一事,國油已經預先放話了,說那將降低國油利潤,進而減低國油繳給(聯邦)政府的所得稅和股息。

當然國油這番話是說給聯邦聽的,但對國油來說並沒有什麽分別,繳給產油州的石油稅增加了,那繳給聯邦所得稅和股息自然減少。但實際上,聯邦政府仍將取得最大的部份。

從5%增至20%的石油稅,其實僅將占以數千億元計營業額的不及0.1%,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何以盛產石油棕油以及早年木材等豐富天然資源的一個州屬,40年後仍是全國最窮的一州?

只是這一點,州與聯邦領袖就欠州民一個誠懇的解釋。

5 comments:

zeus said...

當年我們沙巴是自己拿完100%的,過後勉強減到80%。過後講下講下,55分賬,最後“66空難”,莫名其妙變成5%。現在民聯說20%,其實我也覺得有點少。(現在不要多點,以後沒機會了)

離體一下,當初新加坡要加入馬來半島,東姑發現如果小新加入,華人人口就會增加,導致種族人口不成比例。所以才要東馬2國加入,平衡一下。
大佬呀,你人不夠就叫我們加入?我們沙砂“獨立”,就是為了幫你平衡種族人口?
過後小新推出了,醬我們留下,也是一個種族人口不成比例呀?怎麼算?
還有最好笑的是,當初獨立前談的非馬來人和華人的待遇,是西馬馬華代表談的。過後聯合沙砂,你就算給沙砂的土著和西馬馬來人同樣的政治地位,也不表示可以直接自動讓沙砂的華人和西馬的非馬來人一樣待遇呀?我們根本沒談過呀?

· 康華 · said...

zeus,

哈里士時代,沙砂土著曾被當作二等土著(pribumi)呢!倒是不明,現在本地土著好像很安於現狀,反而是半島過來的在野政黨在為他們爭取。

你怎會到西馬去工作?也是人才外流。:D

zeus said...

我留在沙巴,除非參與政治,否則也改變不了沙巴的命運。頂多幫我沙巴的老闆賺多幾個錢,貢獻沙巴的GDP一點點而已。
居然留下改變不了,那就跑去待遇薪金較好的首都了,趁年輕時,到外面的世界看下。就如你說的,這裡的土著自己都安於現狀。你說他們蠢也好,淳樸也好,洗腦都好。凡可憐的人,必有可恨之處。
居然你們都這樣不思進取了,我還操心什麼,還是現實一點,顧着自己的前途、錢包好一點。

· 康華 · said...

喜歡你這句:可憐的人,必有可恨之處。想想也是,很多東西自己都不去爭取,然後整天在那裡自憐自艾,都是咎由自取。

你才華洋溢,不要在這裡被埋沒!祝福你!

zeus said...

“放可憐的人,必有可恨之處”,是魯迅先生講的,我不敢掠美。

謝謝康華大哥的祝福,才華洋溢就沒有,只是在沙巴的薪金待遇就真的比較差。不談薪水,只是工作時間,沙巴大部分連星期六都要上班,在這我可以找到很多5天制的,多出來的時間可以看書進修等。另外,我來KL這也為了書本,這裡有很多東馬很難找到的書籍,更不需要付多餘10%的歧視稅。也許我在佔沙巴人的便宜,但州民不覺醒,我也要自私了,呵呵。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