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1, 2011

州立圖書館心血来潮要搬迁


恕我孤陋寡闻。

孩子小时候,时常带他们到亚庇的州立图书馆去看书借书。

很多年前,当加雅学院背后的图书馆大厦建好的时候,我以为市区的图书馆将会搬去那里。

有一次,带了孩子去,入口处的职员却告诉我们,这里是图书馆的办事处和资料库,没有图书供借读。

当时就觉得,这么一个漂亮华丽的大厦,却不对外开放给民众借书,只做办事处,那不太可惜了吗?

孩子逐渐长大,去图书馆的次数也逐渐减少了。

不是孩子不再爱书,而是图书馆的新书不多,很多已破旧不堪,引不起孩子的兴趣。

二来也是我自己逐渐不想去,图书馆应该是个让人安静看书的地方,但每次去,必会遇上一些在里边吵闹、你追我逐的小孩子。

不止小孩如此,一些大人去图书馆不是去看书,而是坐在沙发上高谈阔论。

另一个原因,便是大众在亚庇开了分行,孩子喜欢那里的书香,有了选择,便再也不肯去图书馆了。

这些都是题外话。

上周,读到亚庇图书馆要搬迁到第一海滨去,好让法庭扩建的新闻,倒是觉得有点困惑。

第一,既要鼓励人民多读书,图书馆就应该座落在公众容易去到的地方;搬到丹容亚路去,交通都不方便,不是理想的地方。

第二,第一海滨座落在帆船俱乐部和香格里拉酒店的中间,那也不是理想地点。可供民众游玩的自然沙滩已经不多,再建一座图书馆在那边,岂不又少了一个民众的大自然去处?

第三,觉得应该搬迁的是法庭,因为法庭不是人人都去的地方,搬远一点没关系,但公众图书馆的地点交通应该四通八达,才可以吸引民众前去啊!

第四,我认同黄一鸣说的,与其搬迁,政府应该建更多的图书馆。我觉得理想地点是沙大和小布城一带,那里还有很多可以发展的空间。

总觉得亚庇缺乏一个完整良好长远的市区规划(town planning),常常是一些政治人物的心血来潮,就决定要做者做那,把整个市区规划弄得乱糟糟。

如果没有记错,旧图书馆原本是座落在加雅街店屋的楼上,在80年代初期搬来现址。

即是说,这座“新”图书馆只有短短的30年历史,说来并不算长。

感到诡异的是,原本已决定今年在原址进行,蓝图和拨款也批准下来了,但一个临时变化,就说要搬迁。

而昨天才提出建议,今天就鉴定了地点,这个决定也下得太快了吧!

我随即可以想到当下在进行的甚麽“新布兰河美化计划”。

所谓的新布兰河,其实是一条高度受污染的大沟渠,你若只是美化河边,沟渠依然臭气乌黑的,谁要来欣赏这条河?

下回再谈。

3 comments:

山城客 said...

我也觉得图书馆搬迁到丹容亚路去挺遗憾的,记得我在台北时,看到人家的图书馆也是建在市区的范围里,也许隔音设备好,进去里面后觉得还挺幽静的。他们里面的设计也很好,结合绿树和流水,非常舒心。

没错,该搬迁的是最高法庭才对,有个法庭在市区的显眼处,总是觉得怪怪的,法庭可以搬去郊区或市区外围才恰当。

这图书馆应该是建于70年代末吧?我在1980年代时候就去那里看书了。

小頑童@nottyboy said...

那些高官應該沒有看書的,而且他們有汽車載送,想搬哪裡就哪裡,只要有錢,什麼都可以,反正進圖書館的不是他們。。。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那些人民代议士,特别是在野党的,有去吵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