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5, 2011

经济策划单位(EPU)济富劫贫


觉得首相不适也不应兼当财长。

看敦马时代,当年炒汇亏了至少300亿马币;阿都拉时代,一夜间把油价涨了80分,人民叫苦连天。

纳吉呢?一边是数不尽的mega超级发展工程,一边要削减人民补贴,我看不到两者如何相辅相成,只看到此“削”彼长。

或者说,自敦马兼任财长以来,国家就没有了财政部,财长职也变得可有可无。

为何这样讲?因为所有的财政职务,都由首相自己决定。

首相署还有一个经济策划单位(EPU),这个单位,其实应该属于财政部,但却归首相署管。

所以兼任财长的首相根本不必到财政部去上班,因为,所有的财政决策,在首相署里就可以敲定。

记得三美时期吗?每当大道酝酿收费起价的时候,大家就怪责三美,当时的工程部长。

某日,他忽然“爆料”说,他并没有权力批准及发出任何工程投标。

原来,所有的大道工程投标和合约内容,都是由首相署的EPU所批准和制定的。

EPU甚至可以不需经过招标,就可以决定把工程计划交给它所属意的公司去做。

为什么大道合约都偏向对方,却对政府大大不利,就是这个原因了。

你看,原来这么多年来,我们都错怪三美了,真正的culprit,原来来自首相署的EPU。

IPP的购电合约,原来也是如此。

上周,国能前主席阿尼揭露:倾向IPP的购电合约,也是由首相署的EPU决定合约里的条款,国能只是签合约而已。

他说,由于他不同意合约内容,敦马逼他辞职。

可见首相署的EPU权力过人。

说EPU济富劫贫,相信也不为过。

但,与其说是EPU的权力大,倒不如说首相的权力太大。

EPU是首相署里的一个单位,它所制订的合约条款,自然还要首相通过。

首相为什么要兼任财长,从这点也一目了然。

否则,假设财长反对,那首相就很难做了。

大家不妨想下,安华和达因当财长的时候,为何最后都与敦马意见不合。

后来敦马乾脆自任财长,开了不好的先例。

因此,能源部长表示国能和IPP签署的购电合约与政府无关,所以无法公开合约内容,那样的说法是不确实的。

至今,未闻EPU或能源部长或敦马或纳吉否认阿尼的指责,既有大道合约为例,我相信购电合约也是一样。

经济策划单位(EPU),原来就是新经济政策(NEP)的执行单位。

诺雅谷是现在负责EPU的首相署部长,他曾担任第二财长,也曾是国行的高级官员。

当年炒汇造成338亿巨额亏损的时候,他正是国行外汇交易部的主管,后为炒汇亏损事件辞职,敦马又委他为政府经济顾问。

阿都拉时代,他受委为第二财长。

针对此次前国能主席阿尼的指责,身为负责EPU的首相署部长,诺雅谷或许应该站出来证实一下。

1 comment:

西西留 said...

诺雅谷是个很傲慢的人,他曾经在和潘检伟对峙有关财政预算案的问题时说自己曾经在国行办事,对经济非常有研究,同时也常叫反对党『回去好好读书』……有时我说反对党,尤其是专攻经济的行动党在辩才方面(尤其是马来文)需要改善改善,别老是用脑子想英文,嘴巴说不出马来文。

针对这个倚老卖老的家伙,是我会送他一句:你说在国行当了酱久的官,而且官职不小,为什麽我们的币值越来越小,为什麽国债越来越高,为什麽现在就连泰国的储备金比我们多?

当官没表现,你都在国行干了些什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